一个要讲道理,一个要谈孝顺,子女和父母两代人的冲突,没解!

许多多的烦心事

普通市民许多多最近比较烦,她和自家老父亲居然起了冲突。

许多多同学大学毕业后在省城定居,最近几年,钱不值钱了,她便在自己的家乡小城去买了套房子保值。

房子盖好后,她让父母在里面住,然后让他们把自己的房子租出去赚租金零花。

许多多的老公对此并没说什么,许多多也很感动老公的通情达理。

后来,房产公司通知去办房产证。许多多让父亲全权办理。

但是钱打给她爸爸很久,却迟迟没见证办下来。

许多多去催,才知道父亲把要交的契税拿去理财了,根本没去办。

父亲和她说:房子都已经到手了,人都住着了,要那证干什么?这钱自己拿着,还可以挣利息!等到需要房产证的时候再去办也不迟。

许多多不同意,催他快去办,催了几次后,他爹便火了:我是你爹,能坑你吗?周围人家都没有办的,就你有钱是怎么?

话说得比这难听。大概意思就是这样。

一个要讲道理,一个要谈孝顺,子女和父母两代人的冲突,没解!

许多多的父亲

许多多父亲,外人看来和善可亲,人缘极佳。但在家里,却截然相反。是那种从来不知道要关心家人感受的人,由于各种生活琐事不如他意,10句中有8句是训斥怒吼,家里的声音听起来总象吵架。也因此,她家里几个孩子从小都小心翼翼,不敢和他爹多说话。

他爹据说因为小时候家穷,所以在生活上过得特别节省。节省到让生活都处处不便的程度,她家总是暗暗的,灯永远不能多开一个,要是走开没有及时关,当头就是一顿骂。洗手洗脸,水不能开大,太浪费。剩菜的汤都是要加水喝掉的,坏了的东西也要吃吃看看,许多多妈妈出去买东西,回来都得把价钱降下来几成再告诉他爸爸,否则就得到不过日子的责备……

从小被这么熏陶下来,花钱是可耻的、不敢花钱的意识被深深烙印在许多多心里,想改都改不掉。比如只要看到东西贵,许多多第一反应就是不要,看见豪华的购物场所,她进去的勇气都没有。虽然许多多现在并不缺钱,而且在某些方面还有点大手大脚。但是穷人心态,许多多知道,她一直有。

小时的影响象陈年的老伤,去不了根。

就连现在,过年许多多回老家,住几天,下意识的连脚都不愿在那儿洗。而在许多多自己的家,她从来都是灯开的特别亮,剩菜能倒掉就倒掉,仿佛是在和过去的生活示威一样。

许多多的爸爸自己是大学毕业的人,做的也是文化人的职业,但是许多多家的几个孩子,一开始从来没想过要上大学。许多多的爹都是让他们先去考中专,好赶紧去挣钱。许多多后来遇到很多农村同学,家里并不富裕,但人家父亲却是砸锅卖铁也让孩子上大学。许多多长大后有一天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她不明白,她的爸爸,为什么会这么短视?

后来由于各种境遇,许多多最先逃离了这一宿命,上了大学。许多多妹妹不幸高分考上中专,花了很长时间很辛苦的也挣脱了出来。但是许多多的哥哥,和姐俩不一样,学习不好,身为文化人的父亲又打又骂,最终证明对学习的促进是无济于事,最终许多多的哥哥花了很多钱上了技校。刚毕业还吃香,到了改革转型期,她哥哥被淘汰下放,沉沦至今。

在许多多哥哥工作不顺的早期,她父亲不曾因此给过儿子一点温情和安慰,依旧是该骂就骂,最后因为一件小事,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哥哥再不登父亲的家门,后来甚至连自己家的门都不愿出。

许多多爱她的哥哥,她努力劝慰鼓励,想让哥哥重新和父亲互相接纳,但她哥哥一直无法走出来,从小缺爱造成的脆弱心理,加上工作的不顺,父亲的责骂,让他找不到足够的勇气和力量去和命运抗争。许多多也曾暗示甚至明示自己的父亲,希望他能放下父亲的架子,来拯救自己的儿子,但还是无能为力。父权思想很重的父亲,根本不认为自己有错。自己的教育没有错,有错的是别人。孩子不肯回家看老父,那当然是孩子的不对,不孝!

一个要讲道理,一个要谈孝顺,子女和父母两代人的冲突,没解!

许多多和父亲对着干

那以后,许多多开始从心理上抵触父亲。她不能理解,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父亲,居然根本不会、不能也不肯反省自己。许多多哥哥的孩子都老大了,他还是想骂就骂,半分不知道要平等对待要尊重自己的孩子。儿子明显心理有问题了,他的眼睛依然完全看不到,只顾恼怒孩子不回家看他,藐视他的权威和面子。

许多多抵触的结果,就是开始顶撞父亲,凡是看不惯的地方,就直截了当的表达不满和反抗。

所以,无论父亲怎么说不办房产证的好处,许多多就是不同意。

许多多做事情的原则是按照章程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事情一旦做了就赶紧做完,没有做一半的道理。再者她想,房子没有办下来产权证,就存在风险。万一公司倒闭了,或者给抵押了,岂不麻烦?不能因小失大。

父亲视钱如命,不管是谁的钱,在他看来都是一样,她逐渐也明白了。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不去办,许多多请假回来自己去办。

许多多没想到,办到一半的时候,父亲也想通了也来办手续。看到许多多瞒着他来办,他大为光火。许多多安抚了好半天,他爹终于勉强同意一起去办手续。

许多多本以为事情就过去了。没想到这件事一直搁在她父亲心里,耿耿不散。

后来,房产公司又通知办车位的产权证。父亲又反对,许多多不管,自己按照要求去办了,结果这次钱交了两年,房产公司一直没办下来。

许多多有一天突然想起这事,便让父亲去公司催催。父亲当时没有表现出异常,许多多自己也觉得小事一桩,完全没放在心上。

父亲的爆发

没想到,许多多父亲去了一下那个公司,回来就莫名其妙的爆发了。

他给许多多发微信一一历数许多多的各种罪状:他是亲爹,他太寒心,伤透了心,办一次证,伤一次心,生一次气。为这事和许多多妈吵了很多次(许多多妈站在许多多这边,老催他快去办,也被骂了很多次),他苦口婆心的劝啊,不急用弄个本干嘛!许多多就是不听,天天催,闹,他不得已办了,结果税费降了,多交了6千啊,连本带利就是一万,没了!小区不少没办的啊,许多多不听他的话,好像他这个爹要骗她这两个钱。他能骗自己的亲孩吗?许多多对他是什么心理,什么态度啊!又办车位证,人家又白拿了两年钱。事实都给了许多多耳光了,许多多你对得起亲爹吗?

许多多看完只有苦笑: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许多多试图耐心解释:我做事的原则是blablabla,你看看咱不要因小失大嘛。

许多多父亲不接受女儿的解释:就算公司倒闭了房子在你手你怕啥,你那点伎俩我还不明白……你们没爹……

许多多也火了:我有什么伎俩,我就是不喜欢做事留个尾巴!为什么不按正常程序走,非把简单事情弄复杂?我妈从来没觉得我有伎俩,你当爹的能这么想闺女,算什么爹?我能算计你什么?只不过请你帮忙办个手续,你就一直生气发火,我一直就莫名其妙,有什么好气的,为了6000块你至于吗?我本来以为买房给父母住,自己还挺高尚的,没想到爹却这么想……

许多多噼里啪啦连发了N条消息,越说越上气。

但她爹就此沉默,不理了。

许多多本来还想继续坦诚地指出他爹的错误:事情的起因是父亲缺乏界限感,子女是平等独立的个体,是成人,他不应该替作决定,还强求接受。

许多多还想任性的说两句:我最讨厌的人是你的哥哥我大爷,一个脾气性格一样更暴躁不讲理的人,之所以特别讨厌他,就是因为不能讨厌自己的父亲。

但是话到手边,许多多终于还是控制住了脱缰的情绪。担心说多了把她爹气大了。

一个要讲道理,一个要谈孝顺,子女和父母两代人的冲突,没解!

许多多于是转发了一条朋友圈文章:想要成为爸爸的骄傲,直到某天事与愿违。

里面几句话,她希望父亲能看到,能感受到她的心思,愿意去思考问题的所在,双方都退一步,搞个小团圆局面。

父女关系的和谐,一定要建立在女儿的乖巧顺从之上?

人是很复杂的,为了让自己更好过,我选择放过自己。

但不管是否事与愿违,我还是会终其一生爱着那个给了我们生命辛苦养育了我们的父亲。

许多多错了。

他爹更气了。

他爹也转发了一篇朋友圈文章:若不容父母,何以容天下?!

许多多看到题目之后,脑子发晕。后来鼓起勇气去点开,看着满纸逻辑混乱的说教和诅咒,通篇重复父母无论怎么有问题,孩子不能不孝,否则就是小人,自己得不到幸福,连她的孩子也无法幸福顺利——许多多木了。断了继续交流的念头。

两代人的纽带是什么?是孝,还是爱?

什么是孝?不就是顺吗?

一个真实的事儿:某人载着父亲,国庆期间,上了高速,车多,路堵,他爹一个劲儿指挥他上应急车道,理由是,好多人都走,而且他的侄子也曾带他走过应急车道。某人不从,他爹气愤异常,骂他水平太差胆子太小。

如果孝是至高无上的,某人是不是应该顺着他爹的意思呢?

这个字背后,其实藏着2000多年统治文化的核心:控制。

若想心甘情愿的被控制,从小处去培养,就是一个孝字。多么巧妙。

所以历朝历代,推崇备至,乃至成为中国的文化符号,深入到每一个普通民众的灵魂中去。

孝,向上,就是忠,就是皇权永固,江山一统。但是,打得如意算盘再好,几千年间,天下可曾太平过?

一个要讲道理,一个要谈孝顺,子女和父母两代人的冲突,没解!

中国的乡土民间,其实,一直还是那个为尊者讳的社会。

看着仿佛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只是皮,骨子里,科学和文明思想,和鲁迅的时代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在这个地界,事情的对错真伪不重要,重要的是尊卑,是秩序。

吾爱吾主,但吾更爱真理。这句话,不会从这块地里自己长出来。

因为本土的各种真理太强大,太深入人心。各种微言大义至理名言,随便一炖,就是十全大补汤,各种毛病根治。

下一代,科学精神就有了吗?

在大力发展国学,重读弟子规的时代,不敢看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一个要讲道理,一个要谈孝顺,子女和父母两代人的冲突,没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