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人写荡寇志也不敢黑的两个梁山好汉:比水浒传更神勇无敌

清朝人俞万春写了本《荡寇志》,在那本书里,他把梁山一百单八将全写死了,而且死的都挺惨,不是阵亡就是斩首,宋江吴用都被凌迟处死。

清朝人写荡寇志也不敢黑的两个梁山好汉:比水浒传更神勇无敌

在那本书里,梁山好汉几乎个个穷凶极恶,而朝廷军官却个个神勇无比,根本就没用方腊动手,就把梁山剿灭了。

俞万春是道光年间的人,那时候遍地烽烟,作为一个考不上举人的官二代,俞万春一直跟着他爹镇压农民起义,自然对“造反”的梁山好汉没啥好印象,所以恨不得他们全部死光。

当然,也有人说俞万春写《荡寇志》,对梁山好汉是“明贬暗褒”,实际心里是同情并赞赏的。但是笔者并不同意这种看法,因为要是尊敬一个人,是不会诅咒他不得好死的。著名小说家张恨水就认为施耐庵应该从地下爬起来对俞万春猛扇耳光(数掴其颊以责其不肖)。

清朝人写荡寇志也不敢黑的两个梁山好汉:比水浒传更神勇无敌

笔者闲着没事,也翻了翻《荡寇志》,发现那里面对两位梁山好汉不是“明贬暗褒”,而是公开表扬了:这俩人威风凛凛,没有朝廷军官能打过他们,一个被写成“天字第一号神力”,另一个发疯般地砸了忠义堂,连卢俊义也被他打得抱头鼠窜。

这两位英雄就是行者武松和花和尚鲁智深。

清朝人写荡寇志也不敢黑的两个梁山好汉:比水浒传更神勇无敌

俞万春写小说,一百单八将里就四个人不是被杀的:神医安道全病死了——如果俞万春敢把安道全写凌迟了,估计他有病都没人给他看;林冲是被同行王进骂了个半死,然后摔碎了高俅的脑袋才死的——也算大仇得报而善终,但是被王进骂得哑口无言,也很丢脸。

而鲁智深和武松那叫虽死犹荣,连仇视农民起义的俞万春也不得不对他们表示了崇拜之情。

且看花和尚鲁智深,他第一天与官军中的的一流猛将、张叔夜的两个儿子张伯奋、张仲熊(小说中与张伯奋力擒卢俊义,但历史中却是先投降伪齐刘豫,后来又到金国做了官,是个不折不扣的叛徒汉奸)从早上打到天黑,而且这哥俩死不要脸,公开大叫:“你我二人索性用车轮战,战杀这厮。”

清朝人写荡寇志也不敢黑的两个梁山好汉:比水浒传更神勇无敌

第二天杀红了眼的鲁智深被那俩无耻的车轮战累得有些发晕,打上了宋江的忠义堂,柴进裴宣等十一个头领也拦不住他,连卢俊义也“见他凶猛,心胆已怯”,差点被鲁智深一禅杖拍死。

最后鲁智深大叫一声:“洒家今番大事了也!”然后安然圆寂,让人不禁想起《水浒传》里他临终前的偈语: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清朝人写荡寇志也不敢黑的两个梁山好汉:比水浒传更神勇无敌

圆寂前还在跟汉奸拼命,可见俞万春(汉奸?)对鲁智深也是相当尊敬的。

至于武松,那就更加神勇了。

武松先是与打过豹子而又生擒过李逵的军官唐猛打了将近三百回合,又跟庞统的后人,生擒过刘唐段景住斩杀施恩的庞毅大战一百回合,连俞万春也感叹武松:“使出那平生天字第一号的神力,将一条铁棍左右上下横扫过去”。

清朝人写荡寇志也不敢黑的两个梁山好汉:比水浒传更神勇无敌

武松且战且走,而庞毅和唐猛跟张叔夜那俩儿子(四个人都是所谓的雷将,相当于梁山上的天罡)一样不要脸,追着车轮战,庞毅又跟武松打了一百回合,缓过劲来的唐猛又上来战了四十回合,就连那个闻达(也是雷将),也跟着捡便宜,斗了五十回合,最后连老天都看不过眼了,刮起一阵怪风,让武松脱离了战斗。

清朝人写荡寇志也不敢黑的两个梁山好汉:比水浒传更神勇无敌

武松再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独自一人,执棍挺腰,怒目圆睁,踞坐石上。小人们呼他,只是不应。”等到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宋江来看的时候,武松还是挺棍怒目,威风凛凛,但是向他脸上一按,已经冷如凝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清朝人写荡寇志也不敢黑的两个梁山好汉:比水浒传更神勇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