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敬畏,学会谦卑;什么都不怕,那才最可怕

心存敬畏,学会谦卑;什么都不怕,那才最可怕

《围炉夜话》言:

“立身之道何穷,

只得一敬字,便事事皆整。”

为人处世,只要处处存有敬意,

便能理顺所有头绪。

一、人应该不怕鬼神,但不能没有敬畏之心

如果问当下我们最缺什么,我看最缺底线,最缺敬畏之心。一个人,如果没有敬畏之心,就没有了底线,他就会什么都敢干,腐败变质的食品,敢卖;假冒伪劣的产品,敢卖;还没咽气的病人,敢埋;贪赃枉法的钱财,敢贪;弄虚作假的论文,敢写;喝的酩酊大醉,车也敢开。当家长的管不了孩子;当老师的对学生也无奈;人与人可以对骂、欺骗、造假……

人,不能没有敬畏之心。

心存敬畏,学会谦卑;什么都不怕,那才最可怕

其实,我们中国人从不缺敬畏。孔子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即君子有三种敬畏:敬畏天命,敬畏居于高位的人,敬畏圣人的言语。

《史记·鲁周公世家》:“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用能定汝子孙于下地,四方之民罔不敬畏。”。唐代韩愈在《贺太阳不亏状》中道:“陛下敬畏天命,克己修身”。

自古我们中华民族就有心存敬畏的传统。比如,敬畏上天,毕竟民以食为天,所以就会敬畏老天爷。老天爷是仁慈的,厚德载物。老天爷是公正的,扬善惩恶。老天爷也是严厉的......于是就有了这样的观念:人在做,天在看,三尺头上有神明。亏心事做不得,肆无忌惮也不行。

做生意,明码实价,童叟无欺;做学问,言之有据,持之有故;做官,不夺民财,不伤无辜;做人,不出卖朋友,不丧天良。正是靠着这份敬畏之心,我们中华民族虽历尽苦难,中华文明却得以延续。

人一旦没有敬畏之心,往往就会变得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无法无天,最终吞下自酿的苦果。但今天我们似乎和敬畏不能相容,现在的我们不再敬畏鬼神,却依然需要敬畏之心。

心存敬畏,学会谦卑;什么都不怕,那才最可怕

二、心存敬畏,学会谦卑

俯仰天地,心存敬畏,上天才会给予丰厚的回报。敬畏之心源自于人的信仰,人的心里有敬畏或恐惧的事物,才能既敬重又畏惧,才会规范与约束自己的言行举止。常怀敬畏之心的人显得格外谦卑。

以前我们中国人信命,但什么是命?不知道,反正事好事坏,都认为是命。在做什么事之前,都会思量一番,觉得举头三尺有神明,不可行可恶之事。

东汉杨震,公正廉洁、不谋私利,为人所称道。有一次,他从荆州赴东莱郡(今山东烟台、威海一带)当太守,途中经昌邑县。县令王密是杨震当荆州刺史时,提拔起来的官员,遂亲赴郊外迎接恩师。

《汉太尉杨震》剧照

晚上,王密前去拜会杨震,告辞时,王密突然从怀中捧出黄金,放在桌上,说道:“恩师难得光临,我准备了一点小礼,以报栽培之恩。”

杨震说:“以前正因为我了解你的真才实学,所以才提拔你,希望你做一个好官。你对我最好的回报是为国效力,而不是送给我个人什么东西。”

可是王密还坚持说:“三更半夜,不会有人知道的,请收下吧!”

杨震立刻变得非常严肃,声色俱厉地说:“你这是什么话,天知,地知,我知,你知!你怎么可以说,没有人知道呢?没有别人在,难道你我的良心就不在了吗?”

王密顿感惭愧,赶紧像贼一样溜走了,消失在沉沉的夜幕中。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杨震拒金”故事。正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这不仅是对宗教的敬畏,更是对自己良心的敬畏。

心存敬畏,学会谦卑;什么都不怕,那才最可怕

日本著名大企业家稻盛和夫,一生培育了两个世界500强企业,他的成功之道,不过八个字——敬天爱人,利他之心。李嘉诚曾经这样总结自己一生:二十岁之前,事业百分之百靠双手打拼;二十岁到三十岁,百分之九十靠勤劳,百分之十靠运气好;三十岁以后直到现在,运气差不多要占到三四成。

古人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所谓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与其说这是迷信,不如说这是对命运的敬畏之心:对自己的成功永远葆有谦卑的姿态,踏实前行。

人只有拥有了敬畏之心,才谈得上良心、义务、责任道德,才能形成责任感,事业心,民族精神,这些才是一个人的最高境界。

三、什么都不怕,那才最可怕

《红楼梦》里王熙凤的判词里,说她“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仿佛她的死因是聪明太过。其实王熙凤聪明不是错,很多人认为王熙凤一生就亏在了耍小聪明上,她错就错在了她的无知无畏,胆儿大到什么都不怕的程度上,古言“天欲其亡,必令其狂”,这不让她吃大亏才怪。当然,这与她的家教有着必然联系。

心存敬畏,学会谦卑;什么都不怕,那才最可怕

王熙凤小时候父母对她可谓百依百顺,不加调教,这养成了她后来飞扬跋扈,唯我独尊的性格。另外家里没让她受传统的文化教育,堂堂金陵王家的小姐,居然不识字!没读过诸子百家的圣贤书,圣人之训一概不知,对仁义礼智信没有多少概念,缺乏做人处事的最基本道德准则。

没有基本道德素养,自我约束,自然就会变得很可怕,如同猛虎出笼野性难驯。这还有何敬畏之心,底线可谈?

不读书认字,儒家之理不知也就罢了,教人向善的佛和道好歹尊崇一样,人鬼神怕上一种,像王夫人那样念念经信信佛也好,可惜王熙凤统统没有。

心存敬畏,学会谦卑;什么都不怕,那才最可怕

王熙凤只遵循利己主义者的信条,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伦理法则一概被她视为空气。

所以在铁槛寺,她胆敢放言:“我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凭什么事,我说行就行!”口气狂妄至极。

在清虚观,她敢当着诸神金身发威,一个嘴巴子打得小道士一头栽倒,再怎么说小道士也是神前供职人员,她根本不忌惮。

她敢撺掇张华状告自己老公贾琏,叫嚣着:“便告我们家谋反也没事的。不过是借他一闹,大家没脸。若告大了,我这里自然能够平息的。”只为一点家事,就不惜大费周章拿国法当儿戏。

靠着公款生的利息中饱私囊,因为不按时开支,损害大家的利益,被人腹诽。王夫人过问了一下,她不但不收敛,反而放出狠话:“我从今以后,倒要干几件刻毒的事了。抱怨给太太听,我也不怕。糊涂油蒙了心,烂了舌头,不得好死的下作东西,别做娘的春梦!”边骂边走,状似泼妇骂街。

人没有信仰就难有敬畏之心,没有敬畏就无事不敢,“凡善怕者,心身有所正,言有所规,纠有所止,偶有逾矩,安不出大格。”

胆儿太大,又不知进退,小焉者误人生,大焉者要人命。如此没有敬畏之心的女人不死,天理难容。

隋炀帝开运河,原本利在当下,功在千秋,但由于没有敬畏之心,急功近利弄得民不聊生,结果运河万古流芳,自己身败名裂。

北宋王安石本着“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的原则变法。这三条宗旨,往好听里说是大无畏,一往无前。一个人应该常怀敬畏之心,可王安石谁都不怕,天、祖宗、同僚,没人能降得住他,如果连天命和天谴都不害怕,那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这也就加快了北宋灭亡的步伐。

心存敬畏,学会谦卑;什么都不怕,那才最可怕

曾国藩在给次子曾纪泽的家书中写道:“敬则无骄气,无怠惰之气。”人只有心存敬畏,方能谨慎行事;才能有战战兢兢的戒惧意念;也才能在变幻莫测、纷繁复杂的社会里,不分心,不浮躁,不被私心杂念所扰,不为个人名利所累,永远谦卑平和,恪守心灵的从容和淡定。

做人越是强势,就越要谦卑,因为谦卑就是心存敬畏。

时刻存有敬畏之心,无忧无惧。胆子太小,就激发自己的勇气。胆子太大,就培养自己尊重别人的敬畏之心。只有当我们有勇气,心存敬畏时,才会恰到好处的判断分析事物规律,才能够于人性的艰涩中,缓步前行,人生才有可能取得成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心存敬畏,学会谦卑;什么都不怕,那才最可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