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鲁迅《不知肉味和不知水味》(原创)

三言两语:

食肉者,韶乐,可想而知二者的紧密,否则,定然会用三月不知肉味来形容食肉者的专心。因为,别说孔子所处的年代,即便是在我小时候,三月不知肉味也是常有之事,偶尔知得肉滋味,便留下了异常深刻的印象,现在知啥肉都感觉味道越来越差。

水乃生命之源。人,可以三月不知肉味,但决不能三日不知水味,否则身体就受不了,要进医院治疗各种症状或静卧保养。不过,那些日夜听着韶乐知肉味者,不知水味者却大有人在。否则,鲁迅先生也不会祈祷——还要不知水味者听了而不想水喝的“韶乐”。

偶尔下乡或与人交谈,便能听到一些奇谈怪论——现在最好活的是农民。你若让他与农民进行包括房产、财产、工作等一切的互换,他却坚决不答应。况且,全国上下仍然在努力着脱贫攻坚的战役。如果农民真得好活着,我想,大概没有人会为了听韶乐而放弃知水味的生存。

这让我想起朱元璋的珍珠翡翠白玉汤来,饿到极点的人,食啥都是美味,以至常在酒足饭饱的空闲,思念珍珠翡翠白玉汤的独特味道,但是,那些常常喝着珍珠翡翠白玉汤的人,断然是希望早日与这汤决断的。

知肉味不知水味,这隔膜不见得一时能够消除。但我还是像鲁迅先生,希望有种“韶乐”能治疗了这病症,否则,为了争水也闹出人命来,病入膏肓,为时已晚。(程江河/文)

读鲁迅《不知肉味和不知水味》(原创)

笔记:

乐器不分古今,一律配入,盖和周朝的韶乐,该已很有不同。但为“扩大音量起风”,也只能这么办,而且和现在的尊孔的精神,也似乎十分合拍的。“孔子,圣之时者也”,“亦即圣之摩登者也”,要三月不知鱼翅燕窝味,乐器大约决非“共四十种”不可;况且那时候,中国虽然已有外患,却还没有夷场。

闻韶,是一个世界,口渴,是一个世界。食肉而不知味,是一个世界,口渴而争水,又是一个世界。自然,这中间大有君子小人之分,但“非小人,无以养君子”,到底还不可任凭他们互相打死,渴死的。

听说在阿拉伯,有些地方,水已经是宝贝,为了喝水,要用血去换。“我国民族性”是“酷爱和平”的,想必不至于如此。但余姚的实例却未免有点怕人,所以我们除食肉者听了而不知肉味的“韶乐”之外,还要不知水味者听了而不想水喝的“韶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读鲁迅《不知肉味和不知水味》(原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