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天连遭三道令牌,武汉凡谷三份财报深不可测

富凯摘要:一番细究之下,武汉凡谷多份财报竟然都存在重大问题,一时间从交易所到证监局再到证监会都惊动了。

9月13日,武汉凡谷股价暴跌8.33%,位居跌幅榜第一名。究其原因,是该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正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如果其存在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并暂停上市。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立案调查。

44天连遭三道令牌,武汉凡谷三份财报深不可测

十多天前的9月2日,武汉凡谷刚刚收到湖北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湖北证监局查实,武汉凡谷不但未在规定期限内对业绩预告、业绩快报作出修正,2016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与业绩预告及第一次业绩快报中披露的净利润存在较大差异,2016年半年报和三季报也进行了大额更正,半年报净利润由2051万元调整为482万元,三季报净利润由-2796万元调整为-6729万元。

湖北证监局要求武汉凡谷深刻反思信息披露、内部控制制度建设及执行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进行认真整改,进一步提高信息披露意识和规范运作水平。

中国证监会发出的《调查通知书》,编号是鄂证调查字2017021号,或许是了解到事态的严重情况之后,认为一个警示函的处理太过简单,必须作进一步调查。

证监会的判断不无道理。一个多月前的8月3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对武汉凡谷进行公开谴责,理由是2016年10月28日该公司披露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预计2016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00万元至-3,000万元,2017年2月24日披露业绩快报,预计2016年净利润为-3,603.28万元,到3月25日披露业绩快报修正公告,预计2016年度净利润为-1.65亿元,到4月26日,披露经审计的2016年度净利润为-1.65亿元。该公司未在规定期限内对业绩预告、业绩快报作出修正,且2016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与业绩预告及第一次业绩快报中披露的净利润存在较大差异,未能及时、准确地履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

44天连遭三道令牌,武汉凡谷三份财报深不可测

可以看出,深交所公开谴责时,并未指出武汉凡谷2016年半年报、三季报也存在重大问题,经过湖北证监局短时间的调查,就发现了更多问题,证监会有理由作进一步深入调查。

去年10月28日预告2016年度业绩之后,武汉凡谷董事长孟凡博及其亲属分别于10月31日、11月1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近400万股,成交价为17元/股以上,之后该公司股价一路下跌至7.56元/股。

今年6月19日,武汉凡谷副总裁左文龙辞职,他先后供职于台达电子(东莞)有限公司、王氏华高(中国)有限公司、富士康科技集团,2014年加入武汉凡谷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职场社交平台领英的信息显示,左文龙目前并没有开始新的工作。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今年4月26日,中信建投证券对武汉凡谷的2016年度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出具了一份核查意见,中信建投证券认为:武汉凡谷已建立了较为健全的法人治理结构,制定了较为完备的公司治理及内部控制的相关规章制度,现有的内部控制制度基本符合内控有关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的要求。本报告期内,武汉凡谷虽然出现过重大内部控制执行不到位的缺陷,但公司已做积极整改。武汉凡谷《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基本反映了其内部控制制度的建设及运行情况。

在武汉凡谷《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中,该公司将年度财务数据与公开披露的业绩预告数据存在重大差异且在内部控制运行过程中未能发现该错报,归咎于ERP系统已使用多年,因为历史原因而缺少成本核算模块,所以每月需要从ERP中导出基础数据后再由人工进行数据处理和成本核算,每月的数据处理量多达数万条。2016年4月因为业务需要进行了财务人员的岗位调整,由于工作交接不全面,新上岗的财务人员在数据处理环节出现失误,从而导致截止到当年12月末累计少记成本12,452.99万元。因为月度的经营数据存在波动且规律不明显,公司推行的精益改善又对分布多地的仓库及物料进行了持续而反复的调整,导致物料的全面盘查存在难度,所以以上差错并未及时发现,直到年报审计过程中进行跨地域的全面盘查才得以确定。

对于这样的解释,看来证监会不太相信。

44天连遭三道令牌,武汉凡谷三份财报深不可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44天连遭三道令牌,武汉凡谷三份财报深不可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