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紫岩杀死妻子儿女事件回访:“折翼的天使”还好吗?

2016年5月22日凌晨,在忻府区紫岩乡双堡村发生了一起让人震惊的惨案,该村村民牛四拿刀砍向自己的亲人,造成妻子向某、二女儿和儿子当场死亡,大女儿和小女儿重伤住院。惨案发生后,本报曾作了持续报道,重伤两姐妹的命运牵动着社会各界人士的心。紫岩乡、忻州农行七一支行、忻州市妇联、忻州市人民医院……来自社会各界的关爱抚慰着两姐妹幼小的心灵,庇护着他们健康成长。

忻州紫岩杀死妻子儿女事件回访:“折翼的天使”还好吗?

去年出事后这个家就被一把大锁锁起来了,透过门缝院子里的杂草丛生一片凄凉。

在悲剧过后一年多后,本报记者回访了幸存的姐妹俩。事情的发展,让我们又一次“触摸”到了那特殊的爱。那一刻,我们突然觉得,一切的担心是那那样的苍白无力,对姐妹俩的那份爱并没有随父母的离去而远去,而是在悄悄地蔓延。

忻州紫岩杀死妻子儿女事件回访:“折翼的天使”还好吗?

院子里的枣树和花椒树疯狂的生长着,枝头结满了果实,探着墙外

小怡然已开口说话,照顾她的堂姐成“妈妈”

漂亮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一头浓密的短发……9月8日下午,在紫岩乡东南宋村,幸存小女孩的堂姐牛永红家里,记者又见到了小怡然,堂姐牛永红刚刚从学校接回放学的小怡然。与一年前年在医院见到她时相比,小怡然长高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而且那样灿烂。见到有人来,她忙着向堂姐拿过钥匙,着急地要开门,样子实在可爱。

忻州紫岩杀死妻子儿女事件回访:“折翼的天使”还好吗?

而在一年前,仅仅5周岁的小怡然亲历了自己的亲爸爸杀害了自己的亲妈妈、亲姐姐、亲弟弟、将自己和大姐砍成重伤的噩梦,这场现实的噩梦,让这个小女孩遭受了严重心理创伤,在长达四个月的时间里,与任何人不说一句话。为了让小怡然开口说话,家里人想了不少办法,但都没有效果,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的 堂姐将小怡然带到村里一个成年哑巴家里,“如果你再不说话,你就只能这样”,没想到这一招还真灵, 曾让人揪心不已的怡然,终于开口说话了……。

忻州紫岩杀死妻子儿女事件回访:“折翼的天使”还好吗?

“妈妈,我做的对不对?”靠在堂姐身边的小怡然瞪大眼睛,拿着作业本给堂姐看。

“妈妈?”面对记者的疑问,牛永红悄悄告诉记者:“就在怡然开口说话时,不知怎么就叫我妈妈,我也就答应了”。

而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小怡然就趴在茶几上看书、写作业,时不时叫声“妈妈”,问一两个问题,再调皮地笑一笑,和普通人家母女相处的模式一样。

“现在孩子的后遗症是癫痫发作,需长期服药,定期检查”可以看出,对于这样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这是牛永红最大的负担。

“如此的负担,你会选择放弃吗?”面对记者的疑问,牛永红说,“不会,无论遇到多大困难,我也决不放弃。”

忻州紫岩杀死妻子儿女事件回访:“折翼的天使”还好吗?

忻州紫岩杀死妻子儿女事件回访:“折翼的天使”还好吗?

姐姐上了职高,最想见的是爸爸

与去年在病床上见到的姐姐相比,现在已升入职高的她仿佛又长大了许多。灾难让牛楚雯的心灵遭受了巨大压力,但在社会的关爱下,她也开始了新的生活。

“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努力学习,长大了去回报每一位关心和帮助过我的人。”,灾难和关爱让年仅16岁的牛楚雯学会了坚强,更懂得了感恩。

“我最想见爸爸”。经历磨难,她从心底里已经原谅了爸爸,“爸爸之所以伤害亲人,是他心里有病了,对一个病人,有什么不能原谅的呢?何况他是我的爸爸”可以看出牛楚雯在说这些话时,记者再一次感受到坚强的力量。

对于这样的家庭,社会并没有将她遗忘。乡政府为她申报了五保户,学校为她申报了助学金。

采访结束时,牛楚雯告诉记者,有同学问她头上的伤怎么回事时,她告诉同学是自己不小心碰的,让记者意识到牛楚雯内心深处却依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忻州紫岩杀死妻子儿女事件回访:“折翼的天使”还好吗?

屋后的这片菜园子,出事前由牛四和妻子打理,是他们一家经济的主要来源。出事后,这片菜地由牛四的哥哥打理。菜园里,韭菜、白菜、西红柿、豆角、茄子长势旺盛。

晨报全媒体记者:靳子荣、赵海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忻州紫岩杀死妻子儿女事件回访:“折翼的天使”还好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