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洛天依到荷兹,二次元虚拟偶像一直处在争议中

近日,薛之谦担任偶像养成节目《明日之子》的星推官,其中虚拟偶像荷兹和新秀赵天宇的对决引起众人关注,该节目26日晚间以直播方式播出。可是节目中却出现意外的一幕,薛之谦怒摔话筒,要求节目暂停。此情况一出,观看直播的观众则看了十几分钟的广告。

原本主持人在台上准备邀请星推官发言,薛之谦此时双手交叉胸前,不断往后仰,起初被以为是身体不舒服,后来拿起话筒冷冷说出节目单位的内幕:“对不起,节目暂停一下。这可能是应该是个播出事故。对不起我有话要讲。对于上一轮,非常抱歉各位,我得到主办方指示,他们告诉我,不要让荷兹输得太难看,所以要我投赫兹一票,现在反而让荷兹晋级了。我觉得我有责任。如果是这个原因,导致任何一个人走,我辞去星推官的责任。”

从洛天依到荷兹,二次元虚拟偶像一直处在争议中

据在场人员描述薛之谦重摔话筒在桌上,头也不回离开录影现场,现场观众骚动又尖叫,主持人愣住数秒只好说“我们尊重……。”这段画面瞬间在网络疯传,还有人捕捉到薛之谦在台下怒吼“耍我啊!”

到这里大概的事算是捋清楚了,那么问题来了,荷兹到底是谁,什么来头的选手能让节目组出动为他“挽留面子”?有意思的是薛之谦质疑的选手赫兹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个二次元人物。

从洛天依到荷兹,二次元虚拟偶像一直处在争议中

不过,现在虚拟人物也是有靠山的,荷兹的亲爹是腾讯,并且从荷兹的投票部分来看,王老吉和京东都榜上有名,看来这两位金主和荷兹也脱不了干系。

从洛天依到荷兹,二次元虚拟偶像一直处在争议中

事件发生后,《明日之子》总监制马昊说:“荷兹是时代的产物,会有很多虚拟选手出现在选秀舞台,就现阶段的赛制来说能走多远看观众。”这段话也没太大毛病,但是我们看看出品方的人这么说的:“我们做的是偶像选秀,没立场做一个市场不接受的选手。”

从洛天依到荷兹,二次元虚拟偶像一直处在争议中

嘛,这样的回答,基本已经告别洗白了,这不等于变相承认自己的立场就是为了捧荷兹嘛。。

那么,所谓的荷兹被市场接受具体表现在哪里呢?

在腾讯视频的粉丝应援榜上,荷兹的人气基本维持在前十。制作团队表示,荷兹的《罐头》刚推出时,在 QQ 音乐《明日之子》人气榜上霸榜一周,「基本上初高中小朋友会特别陶醉在他身上」。

从洛天依到荷兹,二次元虚拟偶像一直处在争议中

有荷兹的粉丝这样描述喜爱它的原因:人类可能无法唱出的音色,加上魔性的歌词,特别容易「打开洗脑循环」。

《明日之子》将目标受众锁定在 90、00 后,声称是为年轻人做的节目,看中的正是二次元这块正在飞速发展的年轻市场。2016 年,整体动漫市场的用户规模已达 3.1 亿,泛二次元人群大量崛起。根据 TopMarketing 发布《2017 娱乐内容洞察白皮书》,「目前从大的数据来看,2017 年上半年影视节目、综艺节目受众主体没有变,依然是沿海发达城市的女性。不过在受众兴趣标签方面,宅、动漫这样的新兴标签已经挤入了用户爱好 TOP12」。

从洛天依到荷兹,二次元虚拟偶像一直处在争议中

同时,二次元偶像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他们拥有完美的外形、宽广的音域,不会变老、变丑、整容失败,也不会有绯闻、吸毒被捕之类的负面消息,人设可控不易崩,是更接近偶像养成的一种模式,好的虚拟偶像运作公司都是成熟的粉丝经济操盘手。

二次元文化爱好者是一个非常喜欢分享交流的活跃群体。B 站用户很卖力地为偶像打 call,微博上也有荷兹粉丝耐心地为路人解释「虚拟偶像的存在为什么很合理」,传播「只要能做出好听的音乐,其他都不重要」的价值观。

然而,从洛天依到荷兹,二次元虚拟偶像一直处在争议中,「人们就是不能很好的接受新的事物」,理性的粉丝这样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评判一件事物的时候,你首先需要接触他、了解他,这是一个正常人做判断的基本逻辑。」

但现实情况是,在人们面对二次元文化的时候,这样的逻辑是完全失效的。中国的 ACG 群体从无到有生长起来,经历了白手起家的引入和饱受歧视的成长,并天然拥有低龄、幼稚的标签。

从洛天依到荷兹,二次元虚拟偶像一直处在争议中

显然,荷兹团队和《明日之子》节目组并没有试图撕掉这样的标签,而是完全迎合这个圈层的刻板印象,放任他出现在一档混合选秀的直播现场。对跨次元的文化鸿沟视而不见。

说到底,无论是特意捧,还是有黑幕,如今的薛之谦怒摔话筒事件真正反映的问题仍旧是次元壁的问题,是如何能让次元壁外的人,也能够感受到它的美学、文化和基因中颇为迷人的那一部分。

也许,当即使有人看不懂它,也能在其中找到可以消费的乐趣时,小众文化才能构建起生态,亚文化才能摆脱边缘命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从洛天依到荷兹,二次元虚拟偶像一直处在争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