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接受特朗普上台的美国人为何没能在选举人投票中翻盘?

拒绝接受特朗普上台的美国人为何没能在选举人投票中翻盘?

唐纳德·特朗普

2016年11月8日的大选结束后,美国人民震惊地认识到,在现有美国选举规则下,唐纳德·特朗普被选为了即将于2017年1月20日宣誓就职的美国第45届总统。在人们反复检讨出现这一结果的原因并对现有的选举人制度提出质疑的同时,有一群以左翼政治活动家为首的人们拒绝接受特朗普当选这一结果,并想方设法地展开了在现有规则下阻止特朗普上台的活动。

美国的总统选举投票采取各州“赢家通吃”的选举人制度,即在各州得到普选票较多的总统候选人将会得到这个州全部的选举人票,而最后得到538张选举人票中270张或以上的候选人当选总统。美国宪法第二章建立的选举人规则本意虽然是为了防止“多数人暴政”,避免党派主宰立法机关(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在第68号联邦人文集中如是说),但归根结底还是个在南方仍然奴役黑奴的情况下南北妥协的产物。支持普选总统的詹姆斯·麦迪逊在制宪会议上直言因为南方的奴隶无法在普选中投票,选举人制度更有可能被南方各州接受。

这一制度的一大问题是,赢得全国普选总票数却输掉选举人这样听起来很不合理的现象成为了可能,在一些人看来,这违反了“一人一票”的民主原则。美国历史上一共出现过四次这样的情况,分别发生在1876年(拉瑟福德·海斯击败普选获胜的塞缪尔·提尔顿当选总统)、1888年(格罗佛·克利夫兰在普选获胜的情况下连任失败)、2000年(乔治·布什击败普选获胜的阿尔·戈尔当选总统)和刚刚过去的2016年。可以看到,过去的16年间这种情况发生了两次,并且都是共和党人依靠选举人击败普选胜利的民主党人。

选举人制度的诸多弊端长期以来被许多政治家和学者诟病,围绕改革展开的辩论不绝于耳。例如,选举人制度下人口和选举人票的比例不均导致人口较少的州获得了不公平优势,而赢家通吃的规则不但完全歪曲了“一人一票”的原则,还迫使候选人们将大多数资源投入到选举人票多的摇摆州中,使得本应代表全美国人民意志的总统竞选的重心严重偏向不代表整个美国的几个关键州。

截至1月7日,在moveon.org网站上进行的废除选举人制度的在线请愿已经收集到了六十一万个签名。然而选举人制度改革所需要的修宪在现有国会格局下十分困难,并且就算选举人制度改革最终发生,也无法改变本届大选的最终结果。因此,对本次选举结果不满的人们便开始另辟蹊径。比如绿党候选人吉尔·斯坦恩就高调募集资金,用以开展要求特朗普获胜但票数接近的摇摆州重新计票的法律程序。而大选结束第二天,多位政治活动家便开始号召全国原本理应投票给特朗普的选举人将票投给特朗普以外的候选人,成为“失信选举人(faithless elector)”。一时间不少对选举结果失望的人们看到了希望,纷纷参与到请愿活动以及其他的政治活动当中。Change.org网站上,呼吁选举人们破格投票给希拉里的请愿在选举人投票日(12月19日)前收获了四百六十万个签名。在“团结美利坚(Unite for America)”发布在youtube上的视频中,包括“白宫群英”中饰演总统的马丁·辛在内的多位明星联合呼吁选举人们考虑拒绝给特朗普投票。以哈佛法学院教授劳伦斯·莱斯格为首的意见领袖们也纷纷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呼吁选举人们背叛特朗普,莱斯格甚至称已有20名共和党选举人愿意成为失信选举人。

然而现实情况是,这些共和党选举人大多无动于衷。宪法规定各州自行决定如何选出选举人,而各州大多将决定权或多或少地交给了各个党派。而各个党派自然会挑选对组织最忠心耿耿的人来担当决定总统选举结果的这一要职。最终公开表示将会背叛特朗普的两名选举人在压力之下被迫辞去选举人职务。而且,不少州还有专门针对失信选举人的法律,将他们所投出的票无效化并临时换人重新投票。

无奈之下,民主党的选举人们又想出了另外的计策——自己背叛希拉里。据Politico报道,早在12月5日,对说服共和党选举人叛变不抱希望的民主党选举人们就向希拉里团队汇报了他们接下来将会采取的策略——把票投给特朗普以外的共和党候选人,从而吸引对特朗普不满的共和党选举人将票投给同一个候选人。这一破天荒的计划如果成功,那么美国的选举人将会选出一个普选几乎没有得什么票的候选人。然而,这个计划没有施行就失败了。因为本届大选中特朗普获得306张选举人票,希拉里获得232张选举人票,这意味着除非37名共和党选举人和所有民主党选举人背叛组织,并且齐心协力地把票投给同一个候选人,这个计划才可能奏效。而且即便这一计划真的造成了没有任何候选人获得270张的多数选举人票的局面,总统也将由国会选出,而国会一定会阻止选举人这种荒唐且破坏民主原则的反叛。不过,这一破釜沉舟的计划也不仅展示了民主党选举人门为了阻止特朗普上台而不择手段的狂热,也体现出了民主党内部对以希拉里竞选团队为首的党内高层的不满。

12月19日,选举人正式代表美国人民进行决定第45届美国总统的投票。结果出来后令不少人大跌眼镜——事前想方设法阻止特朗普上台的民主党阵营反而出现了更多的“失信选举人”。最终,特朗普获得304张选举人票,比应得的少2票,而希拉里获得227张选举人票,比应得的少了5票。小布什时期的前任国务卿科林·鲍威尔获得3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约翰·卡西奇和罗恩·保罗各获得1票,民主党候选人伯尼·桑德斯获得1票,印第安人活动家Faith Spotted Eagel获得1票。实际上还有两位民主党选举人试图将票投给桑德斯,但被他们所在的州的失信选举人法律阻止了。

1月6日,国会对选举人投票结果进行认证,期间不停有民主党议员起身进行抗议,最后随着副总统乔·拜恩的一句“There is no debate, it is over.(没有争论余地了,这事结束了)”,围绕着2016美国总统大选选举人投票的种种政治斗争终于落下了帷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拒绝接受特朗普上台的美国人为何没能在选举人投票中翻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