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情圣》:要“梦露”不要“玛丽莲”的男人不是好丈夫

电影《情圣》:要“梦露”不要“玛丽莲”的男人不是好丈夫

撰文|Adam天泽

【脸书国】原创内容,转载请在后台输入“授权”

电影《情圣》:要“梦露”不要“玛丽莲”的男人不是好丈夫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前一阵的《我不是潘金莲》开篇独白:武大有兄弟叫武二,在景阳冈打过虎。虽说在打虎这个事上,武大郎没帮过武松什么实际的忙,但有着神一样的队友的《情圣》们,却用一部教科书般的电影来诠释了一个问题: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想约你得有团队!

于是哥们四个分工明确,江湖道义为朋友两肋插刀,尤其是在“约么”这个问题上,似乎能极大的激发团队热情,宁愿大热天穿着公仔服带着男主的女儿看一场马戏,也要为兄弟赢得宝贵的约会时间;“四哥”宁愿观看马戏一半被叫回来,拖着疲惫的身子哄着兄弟的女儿睡着,也要在兄弟的“利用”之后没有一句怨言,只是丢下了一句略显苍凉的话:我扮了一天大白熊,连一口水都不让喝。

电影《情圣》:要“梦露”不要“玛丽莲”的男人不是好丈夫

这是一个有着极强临场应变能力的队伍。从第一次乌龙约会就能够看出来,除了“大傻超”的能力稍弱一点但执行到位,对男人无趣的“四哥”干着看孩子的“脏活儿”,抢了“俏活儿”的小沈阳虽然舒服但风险最大,这看似一场一锤定音的捉奸大戏愣是被哥儿几个扭转乾坤了。也正是这一场戏,打破了前面约三十分钟的平静和零星的笑声。老实讲我是带着《煎饼侠》和《夏洛特烦恼》的嘴和牙,来看这部三部影片演员严重重叠的片子的,虽说不一定青出于蓝但总不会差得太多吧。

不过前面的铺垫我着实是捏了把汗的,直到“裙角”引出的笑料借鉴《夏洛》被夹紧的玛莎拉蒂车,转门夹裙的那一刻电影是在通知你:这部影片你终于开始笑了。于是影片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乌龙约么”,红裙换黑裙,老男变沈阳。男主执着的追寻他那被排风吹起裙子的“梦露”,却阴差阳错的约起了“玛丽莲”。

电影《情圣》:要“梦露”不要“玛丽莲”的男人不是好丈夫

前一阵看过一篇大话文章,说美国人有很多得了抑郁症的患者,来到中国都痊愈了。为什么?大多数白领在资本主义国家生活比较优越,每天重复着一样的劳动拿着不菲的收入,于是开始思考人生,思考为什么活着。小资的老美们想着想着就把自己装里了,生活的“激情”没了,抑郁了。

后来,他们在医生的建议下来到中国。这来了可好,每天挤地铁那么多人霎时打败了一切孤独感,出个门要不戴个口罩都觉得是不珍惜生命,每天忙忙碌碌的活着也来不及想到“死”的问题生的意义了。

电影《情圣》:要“梦露”不要“玛丽莲”的男人不是好丈夫

片中的两个男人过着小资生活,即将步入的中年危机使之严重感到内心空虚,及渴望难得的一次激情。两个问题来了:一是社会问题,另一个是心理因素。男同胞终于不用苦逼的看那年《蜗居》的屌丝男被抢女友的虐心片了,国产片经过升级和开挂,男主们纷纷成了高配和顶配男。

不过《情圣》这次换成女同胞难受了,所有影院中的女孩差不多都会问一句身边的男友:你以后能不能也变成这样啊?所以三观正的女生,就不要看这部片子了。

电影《情圣》:要“梦露”不要“玛丽莲”的男人不是好丈夫

《夏洛》和《情圣》在影片的时间递进上喜欢采用一个“截点”。前者在从1到10的顺序中用一道光束来作为启示和生活归零,后者用那老掉牙被淘汰顶棚电扇来替代旋转的时针,一切错误以可以修正时间的滴答声,从去往泰国约会变成昆明的旅程重回一次起点。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定义了两种不同结果:泰国是激情的起点和纵身一跃为结束,昆明则告诫人生所传达的一次正确方向和平淡生活。

其实生活不是生来平淡,只是你经营的平淡罢了。

兄弟们的最后一次救驾出现在影片的3/4,小沈阳在车中阐述了他再也不想这样胡乱激情了,他用尽最后一丝歇斯底里的气力救出了尴尬的男主,最后哥们几个用一次嘲讽的“臭屁”来告诉他们的朋友:这个屁就是你放的,而且放的那么臭,你最先下了车可留下了一车人连累受苦。

电影《情圣》:要“梦露”不要“玛丽莲”的男人不是好丈夫

对于男主来说,电影最美好的那段不是那个青涩的苹果,而是多次出现的大海和“水床”,潮起潮落人生几何,你甜美的刚要含下糖果谁知大浪拍来。拍死在沙滩上的不是死去和复活的“老二”,而是红衣女郎“梦露”敲门来袭的韩国男友。

一瞬之间,约么不再是约么,或者它就是那种约么。被红衣女郎梦露赶往窗外南柯一梦之后,无论那一句向他老婆大喊的“我错了”还是“我做了”,他永远是那一句人性茫然之后最真实的写照。庆幸的是跳下大楼后的下一秒是梦境,或是一次心灵之旅它都以全新的起点为开始。

“爸爸,我要喝橙汁”。还好还有这个叫男主大懒虫的女儿,和被他自己称作老夫老妻的妻子。无需以身试法的一次致命约会,看起来有多美好呢……

电影《情圣》:要“梦露”不要“玛丽莲”的男人不是好丈夫

为什么我讨厌《蜗居》那类的片子,不是因为它告诉人们这个社会有多么残酷,而是它没有告诉你残酷过后的人生缺乏了一丝结局的美好。

人们不需要你告诉我怎样的现实,影片需要给予全人类的是希望:我希望你告诉我我能赢,我希望你告诉我我还有一丝机会,我希望你告诉我可以修正的一切错误,让那些痛苦过去重归平静。

就像男主最后和老婆说的一句话:我们去看大马戏吧!如果用心的活着,生活的每一天都是缤纷不同的人生。

让我当你们的大象,你们当我的狮子吧。

祝福朋友们!

电影《情圣》:要“梦露”不要“玛丽莲”的男人不是好丈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电影《情圣》:要“梦露”不要“玛丽莲”的男人不是好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