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目睹老鼠偷蛋,郑板桥再不为官

夜半目睹老鼠偷蛋,郑板桥再不为官

郑板桥在潍县当知县的时候,经常化装成老百姓到民间微服私访,查探民间疾苦。

有一次他带着两个衙役到了乡下,一个多月没回县衙。干粮吃光了,银钱也用的差不多了,就只剩下了三个鸡蛋。这天晚上,他们在村子外面的一座破庙里住了下来。

这座庙破败已久,也没住和尚,只有一个大殿,殿中摆着一张供桌。郑板桥坐在桌前,点上蜡烛,整理起白天所处理的公事来。两个衙役一个在门口放哨,一个躺在神台上歇息。

天快亮的时候,郑板桥不知不觉趴在桌上睡着了。忽然他听到“当啷”一声响,睁眼循声一看,原来是两只老鼠在偷那三个鸡蛋。鸡蛋本来放在褡裢里,因为这会儿衙役要枕着褡裢睡觉,所以就把它放在供桌上了。老鼠就趁着大家都睡着的时候出来作祟。它们一个把鸡蛋抱住,一个骨碌滚下桌子,然后用两只前腿将蛋一搂,另一个老鼠咬住它的尾巴,往窝里拖了起来。郑板桥看得清清楚楚,本可以将老鼠打跑,把鸡蛋留下。但郑板桥人称“怪才”,自忖一生虽然读了些诗文,画了些兰竹,可像这般妙趣还从来没领略过呢!花钱买不到的好光景,他哪舍得惊动?就这样,他眼睁睁地瞅着三个鸡蛋全让老鼠拖走了,这才站起来打了个哈欠。此时天色已大亮了,他见两个衙役一个在神台上打呼噜,一个在门口打盹。忽然想到:我何不逗逗他们,寻寻开心呢?于是“嗵嗵嗵”拍着供桌,朝两个衙役喊道:“快过来快过来,老爷我要升堂议事了!”

两个衙役一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又揉眼又整衣,愣愣怔怔地站到了供桌前。郑板桥打量打量这个,端详端详那个,煞有介事地问道:“方才是哪一个在外面看门哪?”

看门的衙役打了一躬说:“回老爷,是小人在外面看门。”

郑板桥一下子板起面孔,将桌子猛一拍喝道:“大胆奴才,你可知罪?”

那个衙役一听吓呆了,扑通跪下说:“小的不知。”

“你做了坏事还装蒜!”郑板桥手指桌子,说道:“我问你,这上面的鸡蛋哪里去了?分明是你夜深肚饥,趁我二人熟睡,偷愉拿去吃掉了。赶快给我如实招来!”

那衙役一听是这么回事,连忙叩头分辩说:“启禀老爷,这鸡蛋真的不是小人所偷……”

“还敢狡辩!”郑板桥愤愤地打断了他的话,随即吩咐另一个衙役说:“来呀,给我狠狠地打他二十板子,看他招也不招!”

这话果然灵脸,板子还没打呢,那个衙役就连声喊道:“我招我招。”接着就说了自己如何肚子饿,如何偷鸡蛋,又如何吃到肚里,编得有鼻子有眼,像真事儿一般。说完之后还连连磕头哀求:“请老爷开恩,宽恕小人这一回,往后小的再不敢了。”

听完衙役的供词,郑板桥不由得长长叹了一口气,在屋里来回走动起来。边走边自言自语地说:“潍县这八年,错断多少案!枉做真青天,回家去种田。”他对两个衙役说:“老爷我是跟你俩逗着玩儿的。那鸡蛋是叫耗子偷去了,不成想你也屈招了,这分明是怕那二十大板。由此可见,这些年我还不知断错多少案,错打多少板子呢!我这官要再做下去,不知还会做出多少伤天害理之事,不如趁早散伙,回家抱孩子去吧!”

据说,郑板桥就是从这以后辞去了知县,并且一辈子再不做官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夜半目睹老鼠偷蛋,郑板桥再不为官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