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剑者

无限之剑者

平静无波的湖面上,荡漾着波光粼粼,四周出奇的静,既无鸟兽之音,亦无鱼虫之声,唯有湖边一侧有细微的呼吸声。那呼吸声较常人略显悠长,一吸一吐约有十数秒。

湖边这人面目清秀,身材健壮,长发及肩,一袭白袍随风飘扬,颇有古人之儒雅。若不是这四周并无其他人,倒像是在拍古装戏。

忽然,这人睁开双眼,目光如剑,冷若寒冰。此人便是莫笙,原是21世纪的大好青年,却在机缘巧合之下进入这武道空间,自此,人生发生了重大转折。

莫笙吐出一口浊气,那浊气如同箭矢一般,直射出数米之远,令人咂舌。

“中原一点红的剑法果然是名不虚传,不过太重于刺杀,一击不成,后面招式便弱了大半。”莫笙轻声叹道。

就在十天之前,莫笙进入了第一个剧情世界,《楚留香传奇》。莫笙虽不是什么“武侠迷”,但也看过不少武侠电影,对这《楚留香传奇》颇有些记忆,于是乎,千方百计接近中原一点红,直到剧情快要结束,方才习得上乘剑法,《剑上一点红》。

为何不选楚香帅?楚香帅四海游荡,也只不过结交了中原一点红和无花等几个朋友,而且聪明绝顶,岂是那么好接近的?而中原一点红,面冷心热,称得上是君子得近乎迂腐,比楚香帅的难度其实要小上不少,更何况莫笙对剑法情有独钟。

莫笙心中默念:回归!

眨眼之间,这方小世界便仿若镜碎,化为一处古雅的府宅,对莫笙来说,这似乎也算是一点好处,至少不必再沦为房奴。

莫笙正欲回房休息,备战下一个剧情世界,府邸外却传来了脚步声,莫笙并无听声辨人的本领,便转身朝着府门走去。

“哟,原来是李兄,不知有何见教?”莫笙走到门前,便看到一个青袍男子立于门前,这青袍男子眉清目秀,不过眼神中却透露出几分阴毒。

青袍男子名为李凯,之前与莫笙可谓素不相识,现在却是死对头。

《楚留香传奇》,是这一批新人们共同经历的第一个剧情世界,新人们分散在剧情世界各地,如莫笙般运气好的便离楚留香等人近些,运气不好的,剧情结束,还未见到剧情人物半面,反正第一个剧情世界并无抹杀型任务。

而这李凯,算是运气好的,原本是想从楚香帅手上得点好处,与莫笙并不冲突,不过这李凯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有猪脚光环笼罩,行事毫无顾忌,对莫笙的计划产生很大的影响,莫笙便略施小计,将其赶跑,由此便结下了梁子。

李凯冷眼望着莫笙,阴沉地笑道:“莫笙,你小子既然敢阴我,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我倒是想看看,你跟在楚留香和中原一点红身边,到底学到了什么高深的武功。”

“原来李兄是想指教几招,那在下乐意奉陪。”莫笙满眼杀机,右手已握紧剑柄,脸上却依旧挂着笑意,可谓是笑里藏刀。

所有的被选者都拥有一座府邸,而且彼此相邻,府门之上都挂着匾额,所以李凯想要找到莫笙,并非难事。不过武道空间为了杜绝强者肆意屠杀弱者,也有限制,每座府邸都有结界,唯有主人才能进入。

莫笙二人互相对望,战斗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阵阵笑声,莫笙二人皆是瞥了一眼,脸色骤变,立刻收回兵器。李凯冷笑道:“今天算你走运,我还会回来的。”

莫笙冷眼笑道:“我就在这等着。”

随即,李凯身形化为白光,消失不见,而莫笙也是快步走回府邸之中,不敢有半刻停留。那笑声的主人给这批新人们留下了太多阴影,让所有人心存余悸。

……

半日后。

莫笙盘坐床上,闭目养神,耳边突然响起那熟悉的声音:

“还有10分钟,即将进入剧情世界!”

这威严至极的声音让莫笙瞬间清醒,整顿衣装,背上一个小包袱,便静待着时间流逝。

“10,9,8…3,2,1,0!进入剧情世界!”

只见那白光一闪,莫笙便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进入低武世界,《绝代双骄》!”

“阵营:邪!同阵营被选者:51人!”

“任务1:取得武林贴,参加武林大会,任务奖励:500修为点,任务失败:抹杀!”

“任务2:击败一名武林大会参赛者,任务奖励:500修为点,任务失败:抹杀!”

“任务3:帮助江玉郎取得武林至尊之位,任务奖励:1000修为点,任务失败:抹杀!”

“任务4:击杀十大恶人之一,任务奖励:2000修为点,任务失败:无!”

“任务5:取得武林大会前八名,任务奖励:2000修为点,任务失败:无!取得武林大会前四名,任务奖励:4000修为点,任务失败:无!”

“任务6:击杀小鱼儿或花无缺,任务奖励:10000修为点,任务失败:无!”

看完这几个任务,莫笙倒是松了一口气,前三个抹杀型任务难度不大,小命算是暂时保住了。至于后面那几个难度极高的任务,莫笙不敢过多奢求,只能等待时机。莫笙接着唤出自己的属性:

被选者:编号9527

武功境界:后天九重(江湖中的小虾米)

武学:2级•剑上一点红(上乘剑法)、1级•基础身法(下乘身法)

修为点:250

势力:无

修为点,是武道空间的通用货币,可以用于兑换生活用品、武器、武功秘籍等,也可以创造合适的练功环境。

低武世界•武功境界,后天九重至后天大圆满,先天九重至先天大圆满。

低武世界•武学档次,下乘、中乘、上乘、绝学;武学等级,一级粗通至九级大成,如有顿悟之流奇遇,可突破圆满。

莫笙所在之地是片森林,天色渐晚,莫笙正欲寻处干净地方过夜,毕竟夜晚的森林万分危险,即便是寻常野兽,也有可能要了莫笙的小命。

莫笙刚走没几步,树上突然跳下几个女子,用网将莫笙网住,随即打昏了莫笙。良久,莫笙只觉得脸上清凉无比,方才苏醒。

莫笙这才发现,自己被人抓来了这处大屋,屋里多是男人,而自己,正躺在一个类似担架的东西上。莫笙尽量回忆着《绝代双娇》的剧情,顿时大悟,自己竟是被抓到山贼万人迷的淫窝里来了。

“果然有几分姿色,眉清目秀,像是个书生。小男人,若是你伺候得我舒服,可以饶你不死。”万人迷上下打量了莫笙,有些意动,不由轻笑道。

莫笙苦着张脸,自己守了二十多年的贞操,不会要交给这个御男无数的大妈级人物吧?想到这里,莫笙不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不过这万人迷武功不弱,与莫笙也在伯仲之间,再加上这许多手下,莫笙的胜算并不高,只能静待时机。

莫笙皮笑肉不笑,应道:“娘娘,小人一定好好服侍。”

此刻,万人迷突然大怒,一脚将旁边那面貌猥琐的男奴踢开,骂道:“你会洗脚吗?”

那男奴赶紧爬到万人迷脚边,恭恭敬敬地说道:“娘娘,小人知错了,小人的水越洗越冷,马上去换。”

莫笙心中暗想:此人应该就是江玉郎,果然是城府极深,伪装得极好。

“马上?我马上让你做官啊!”万人迷满脸轻蔑,冷笑道,随即推翻身后捶肩之人,不耐烦地说道:“别捶了!”

万人迷挺起身子,正欲领着莫笙去鸳鸯戏水,以解苦闷,就在这时,几个手下又抬着一个担架走了进来。那担架之上,赫然躺着一个英俊男子,让莫笙自愧不如。

“娘娘,我等在林中抓住此人,特献于娘娘!”为首的女子恭敬地说道。万人迷挥了挥手,身旁一个男奴便拿了个水碗,走向这边,正欲唤醒此人,谁料此人突然自己醒了过来,双目之中透着一股邪气。万人迷看着这英俊男子,不由大喜,笑道:“还是个难得的美人儿,罢了,这个书生便赐于尔等,一同享乐!”

“多谢娘娘赏赐!”那几名女子面露欣喜,急急忙忙地将莫笙拖到了一边,莫笙自然是顺应着,根据剧情,马上花无缺就会来此剿贼,不必担心。

那英俊男子与万人迷一通废话,便被万人迷带进了内堂,而莫笙,则是与这几名女子逢场作戏,期待着花无缺的到来。

不多时,莫笙身上的衣服便被扒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一条裤衩,这几名女子则是决定次序问题。

就在此时,屋外忽然传来女子的声音:

“里面的人听着,移花宫少主花无缺奉命围剿山贼万人迷,限半个时辰内出来投降,否则杀无赦!”话音刚落,万人迷便冲出内堂,身旁一个女子轻声询问道:“娘娘,怎么办?”

万人迷面无表情,冷冷地说道:“清场!”这话一落,十数名女子手持钢刀,肆意屠杀着碍事的男奴们,莫笙则是紧贴着墙壁,向内堂摸去。

不料此时,一个女山贼发现了企图浑水摸鱼的莫笙,一刀砍了过来!莫笙一个懒驴打滚,便钻进了内堂,那女山贼随即杀来,莫笙极快地从腰间取下一把匕首,插进了这女山贼的咽喉之中。

莫笙不敢过多停留,赶紧跑到粪坑旁,钻了下去!

莫笙刚跳下粪坑,两个拳头便落了下来,莫笙早就知道小鱼儿与江玉郎就躲在这下面,自然是有所准备,双掌击出,抵住那两个拳头,卸去了力道。

“两位,请勿动手!”莫笙赶忙说道。

小鱼儿和江玉郎亦不是笨蛋,这番交手,便知莫笙功夫不弱,若是想要对付莫笙,免不得费上一些工夫,万一莫笙狗急跳墙,大呼小叫,那不是得不偿失?

小鱼儿拱手笑道:“兄台好武功啊,在下佩服。”

“兄台见笑,大家现在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各自慎重为是。”莫笙低声笑道。小鱼儿和江玉郎点头称是,三人如三国鼎立,各自防备,却又不敢出手。

……

过了多时,屋内传来剧烈的打斗之声,夹杂着女子的惨叫声,不多久,却又安静了下来,看来那万人迷与其手下都被花无缺给干掉了。

良久,屋内又响起女子的嬉笑声,小鱼儿心感好奇,欲出去探望,不过碍于莫笙和江玉郎,只得安抚下躁动的心。莫笙怎会不知小鱼儿心思,便开口说道:“兄台,不如我等上去瞧瞧?”

“我同意。”小鱼儿立刻投了赞同票。至于江玉郎,一个勉强算是后天九重的渣男,自然没有发言权。

莫笙三人便爬上粪坑,小鱼儿透过门缝窥视着花无缺与四个美艳侍女,将莫笙和江玉郎抛诸脑后。江玉郎悄悄地走向了万人迷的藏宝箱,正欲打开宝箱,却被莫笙在肩上拍了一下。

“饿,兄台,这藏宝箱里的财宝都是万人迷搜刮来的,不如我二人联手将那小子杀死,平分如何?”江玉郎被吓了一跳,不过随即摆出一副笑脸,想出了一条奸计。

莫笙自然不会上当,小鱼儿已是后天八重,比自己的武功高了那么一点,就算是和江玉郎这个废柴联手,胜负也在五五之数。

莫笙脚踩在宝箱上,冷笑道:“兄台,我可没那么蠢,你放心好了,那位兄台对这狗屁财宝应该不感兴趣。至于你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你来这儿的目的我也知道的一清二楚,是吧,江少爷。”

“兄台,你这是什么意思?”江玉郎被莫笙道破心机,脸色大变,眼藏杀机,却又不敢动手,悻悻地说道。

莫笙慢慢打开宝箱,找出了那本账簿,扔给了江玉郎,笑道:“江兄,你大可不必害怕,我只是想与你合作罢了。我助你登上武林至尊之位,不过你也要帮我办几件事。”

“何事?”江玉郎并未放松,精神依旧紧绷,对莫笙的话算是半信半疑。毕竟莫笙知道他的秘密,而且武功比他高强,随时可以要他小命,没必要撒谎。

莫笙摆了摆手,道:“反正不是要你的武林至尊之位,只不过要你帮我杀几个人。”

“只要我能当上武林至尊,区区几个人算得了什么?兄台,还未请教名号。”江玉郎故作姿态,像是与莫笙达成合作,心里却想着,寻找时机,将莫笙干掉。

莫笙拱手笑道:“在下莫笙。”

二人还未来得及拉近关系,只见花无缺突然出手,击碎了门板,小鱼儿冲破屋顶,飞上天去,花无缺随即跟上。

莫笙可没心情欣赏这二人的缠绵,与江玉郎搬起宝箱,便从后门离去。离去之时,莫笙回头瞥了一眼,花无缺身着女装,可谓是倾国倾城,不过可惜,自己是没机会泡到了。

赶了几天路,莫笙跟着江玉郎来到了武林城。

江别鹤虽然对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并不伤心,但为了维持自己的名誉,还是亲自来迎接江玉郎,随行的便是北海神僧。

“玉郎,你可算是回来了,这么多天你去哪儿了?让为父甚是担忧啊。”江别鹤一番虚情假意,演技堪比影帝,让莫笙叹为观止。

江玉郎万分恭敬地答道:“爹,前些日子我不慎掉下山崖,幸得这位莫兄弟相救,劳爹挂心,玉郎不孝。”

“唉,玉郎,只要你没事,为父便放心了。明日便是武林至尊大会召开之日,为父还有许多事情处理,你便领着这位莫兄弟下榻在客房。”江别鹤完全无视莫笙,与江玉郎嘘寒问暖之后,便径直离去。

莫笙望着江别鹤的背影,对江玉郎倒起了同情之心,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江别鹤对江玉郎根本没有什么亲情可言,难怪江玉郎要为自己的未来谋算。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

莫笙本就防着江玉郎,不敢熟睡,刚过丑时(4点),武林城便热闹起来,让莫笙想睡也睡不着了。莫笙索性在屋里练起了剑法,以打磨时间。

半个时辰后,江玉郎方才敲响了莫笙的房门,与莫笙同去吃了早饭。江玉郎作为东道主一方,自然是事务繁多,便给了莫笙一张金贴,让莫笙自由活动。

莫笙得了金贴,耳边随即传来那威严之音:

“编号9527,完成任务1!获得500修为点!”

莫笙闲的没事,便上了二楼,寻了处角落入座,盘坐调息。又是半个时辰,这二楼才热闹起来,不过也只是其他人之间的客套,莫笙这个生面孔自然是无人相识,也就无人理会。

莫笙身侧便是武林一窝蜂的捕头铁心兰,这铁心兰面容姣好,虽比不得妖孽般的花无缺,但也无愧于绝色之名,莫笙免不得多望了几眼。

这铁心兰似乎是到了发春期,极为敏感,感受到莫笙眼神之中的热意,不免有些羞臊。

就在此时,小鱼儿上了二楼,坐在北海神僧身旁,并未看见莫笙,不多时,江玉郎也走了上来,与小鱼儿相邻。

等了许久,小鱼儿有些不耐烦,与江玉郎相视一眼,二人同时说道:

“吃菜吃菜!”“干一杯!”

小鱼儿放下筷子,有些不满地说道:“还干?菜放在这儿都快凉了,真没礼貌,要人等。”江玉郎赔了个笑脸,并未搭话。小鱼儿脾性如此之顽劣,岂能再等?索性抄起筷子,随性说道:“不管了。”

江玉郎赶紧压住小鱼儿的筷子,安抚道:“大哥大哥,要人等的确是没礼貌,不过不等人呢,也是没有礼貌的。”

“你这个王八蛋,当着大家说我,算不算有礼貌?啊!”小鱼儿有些怒气,质问道。江玉郎略显尴尬,解释道:“不过这个人呢,真是值得我们等的。”

话音刚落,对面一人指着楼梯口说道:“来了,来了!”

“来了。”江玉郎这才松了口气,急忙说道。小鱼儿才肯罢休,扭头看去,瞥见了铁心兰,便抛了个媚眼,惹得铁心兰手忙脚乱。

莫笙则是盯着那楼梯口,众人站做两排,将花无缺如同众星捧月一般迎了上来,那嘴脸让莫笙不免有些厌恶。花无缺尚未入座,小鱼儿便笑道:“唉,好啦,迟到好过没到,吃饱了好过饿肚子。”说完,捧起饭碗便吃。

“对不起,对不起!在下花无缺,习惯了……”花无缺坐在小鱼儿对面,举起酒杯,示意众人,话说到一半,忽然对上了小鱼儿,便以衣袖遮掩,接着说道:“独饮、独食、独断、独行。今天来是想告诉大家,我不跟大家吃了,干杯!”

喝完这杯酒,花无缺便站起身子,两袖遮面,道:“请,请……”随即快步离开。

小鱼儿自然是认出了花无缺,虽心生疑虑,但也并未点破,开口说道:“现在是吃饭时间,吃东西,不许说话啊。”

“唉,武林人士千奇百怪,真是什么人都有啊。”北海神僧瞥了小鱼儿一眼,冷嘲热讽。小鱼儿聪明之极,自然听出了北海神僧话中之意,随口说道:“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嘿嘿,吃菜,吃菜。”

“在下北海神僧,晓克大师!还没有请教……”北海神僧双手合十,冷眼问道。小鱼儿自知这北海神僧想要套他的话,双手抱拳,答道:“在下松花江天刀峰绝命崖崖主,向前一镖!你没听说过啊?”

北海神僧摇了摇头,自然不信这小鱼儿的鬼话。

小鱼儿笑着说道:“没关系,没关系。家师的名字你一定听过,他就是小李飞刀李寻欢!了不起吧?”

“很熟,很熟!”北海神僧连连点头。

“哈哈,很熟?”小鱼儿满脸笑意,应承道:“哈哈哈哈,佩服佩服。”

莫笙正喝着小酒,倒是乐得自在,一个陌生的黑袍男子却坐到了莫笙身旁。这黑袍男子面容阴柔,双眼透着邪气,仿佛能够看穿人的内心。

“兄台,不知有何指教?”莫笙把玩着酒杯,对这黑袍男子的突然出现有些不解,不过隐隐猜到了一点。

黑袍男子嗓音低沉,轻声说道:“大家都是被选者,无需伪装。”

“兄台,什么被选者啊?我看你是认错人了。”莫笙故作迷惑,这黑袍男子也不知是邪派阵营,还是正派阵营,莫笙可不想拿命赌。

黑袍男子冷笑道:“莫要再装,我看过《绝代双骄》少说也有几十遍,画面之中本不该有你,可你偏偏出现了。我想你应该也是邪派阵营,而且与江玉郎有点关系。”

“兄台真是语出惊人啊。”莫笙脸色骤变,这黑袍男子太过神秘,而且聪明得有些过分了。黑袍男子也不废话,直接撂明了自己的目的:“你能拿到金贴,已是不凡,我们二人合作,必定如虎添翼。”

莫笙盯着这黑袍男子,妄图看出点什么,可一无所获,应承道:“在下莫笙,兄台看走眼了,我只要过了三个抹杀型任务,保住小命便足以。”

“叫我黑袍就行,莫兄,你的心恐怕没那么小吧,难道你就不想杀掉小鱼儿或是花无缺?更何况是十大恶人。”黑袍自是不信莫笙的谎话,但也没点破,只是侧面敲击。

莫笙自嘲道:“花无缺绝不是你我能够匹敌,过不了几天,小鱼儿的武功也将突飞猛进,我们根本没有机会。”

“哼,到时自见分晓。”黑袍冷哼一声,转身便离去了。

今天夜里,小鱼儿和花无缺等人上演了一场闹剧,不过莫笙并无心观赏,而是在完善着自己的计划。莫笙自然是不甘心趋于平凡,现实社会的种种压迫磨灭了莫笙的韧性,武道空间却让莫笙那近乎毁灭的野心渐渐膨胀。

莫笙所需要关心的不只是剧情人物,还有同他一样的被选者,虽然被选者们的武功比不上江别鹤之流,可他们了解剧情,很可能破坏莫笙的计划。

一夜无眠,次日。

不同于电影中的场景,群众演员只有区区数百人而已,真实版的武林至尊大会竟有七八千人,各门各派都有,可谓热闹非凡。

一些小门派只能高举大旗,站在拥挤的人群之中;大门派自然享有特权,坐在看台上,以象征他们的实力。江别鹤、北海神僧和江玉郎当然坐在主看台,毕竟是东道主,而莫笙,则是被安排在右侧看台首位。

武林人士陆续进场,一刻钟后方结束,而花无缺,依旧秉承着她的原则,迟到。过了几分钟,花无缺才飞进了会场,落在那主看台,那一手轻功让莫笙望洋兴叹。

由于武道空间的干预,武林至尊大会的参赛规则已被改变,并非拥有金贴者方可参赛。

“比武抽签仪式现在开始!”人已到齐,司仪高声喊道。

这抽签仪式也不像电影里那样,撒出几十只鸽子,每只鸽子腿上绑着一张写有次序的纸条。由于本次参赛人数过于众多,便只好换个方法。几个壮汉抬着一个大木桶,走到会场中央,众人纷纷上前,从大木桶里摸出一张纸条,再去验证。

莫笙早就与江玉郎打好了招呼,自己可不想第一场就遇到高手,那任务可就完不成了。江玉郎派了一个手下,一同参加比赛,而他的对手,自然就是莫笙,在大木桶里做点手脚,实在是太容易不过。

“比赛开始!由启联帮草上飞对武同盟的欧阳华!”

这两人刚上擂台,欧阳华双手抱拳,以示礼仪,却被草上飞一脚踹下了擂台,可谓冤枉之极。

数十场比武之后,莫笙也看出了不少被选者的影子,其中就有黑袍,黑袍这家伙当真是个小高手,使的应该是田伯光的狂风快刀,已近小成,看样子是个资深者。其实所谓的资深者,也只是比莫笙这批新人早了一期,多经历了三四个剧情世界而已。

直到预赛最后,才轮到莫笙出场,还未动手,对方便已认输。莫笙成功打进半决赛,同样也完成了任务二,获得了500修为点。

中途休息时间,莫笙找到了江玉郎,知道了下一场的对手,是个什么金刀门的掌门,不足为患。在这低武世界,几乎没有先天高手,就算是后天三重以上的高手,也是少得可怜,寒玉功九重大成的江玉郎也只不过算得上后天五重而已。

半决赛开始。

小鱼儿、花无缺等人自然是一路杀到底,江玉郎这渣男估计也是找了什么路子,遇到的全都是不入流的龙套角色,莫笙仗着出其不意的剑法与包袱里的暗器,倒也有惊无险。

至于黑袍,运气不好,被刷下去了,不过半决赛之中,如黑马一般的燕小三让莫笙有些吃惊。这燕小三剑法极快,剑招灵巧精妙,莫笙自认不是对手,若是对上这燕小三,恐怕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但在武林中毫无名气,据此判断,应是资深的被选者无疑。

“经过一番龙争虎斗,十六强已全部选出。半个时辰后,再进行八强之争。”

休息期间,黑袍找上门来,脸上并无溃败之色,看来止步半决赛早在意料之中。

“莫兄,照此看来,江玉郎当上武林至尊势在必行!不知你有何看法?”黑袍端着小茶杯,似乎是心不在焉,但眼睛的余光却紧盯着莫笙的脸。

莫笙轻松地说道:“只要小命保住了,什么都好。至于其他事情,随遇而安吧。”莫笙对这黑袍还是存有戒心,况且莫笙可不喜欢吃大锅饭,还是吃独食比较爽。

“莫兄的警惕心令人钦佩啊,到时你自会相信我。”黑袍似乎想到了莫笙的反应,并无不妥,临走之际,又嘱咐了莫笙一句:“小心燕小三,别被他的剑蒙蔽了。”

莫笙对黑袍这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现如今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仔细思考,还是筹备下面的比武要紧。下一场的对手是少林寺的晓觉和尚,精通残缺版的金刚不坏神功,内力浑厚,恐怕得有后天七重的实力。

在低武世界,例如金刚不坏神功之流的绝学,都是残缺版的。

“比武开始!”

江玉郎跳上擂台,拱手向四周致敬,恭谦有礼,看不出一点歪心思,他的对手是个牛鼻子道士,二人还未开打,那牛鼻子道士开口说道:

“久闻江公子承继令父品德,乃武林少有的君子,老道是为长辈,怎可伤了江公子?老道认输。”

说完,这牛鼻子老道便跳下擂台,一脸正气,江玉郎自然是赞美这牛鼻子老道几句,便回到了主看台,让莫笙好生羡慕。这牛鼻子老道定是收了江玉郎的好处,可惜莫笙空有银子,却没有关系,要不然万人迷的财宝便能发挥作用了。

几场比斗之后,江别鹤、点苍派的陈暗苍、小鱼儿和花无缺依次晋级,燕小三接着晋级,然后是天山派的武天装。

莫笙手持宝剑,对面站着的正是那老和尚,老和尚口宣佛号,淡定无比,让莫笙直骂装比。莫笙也未等待时机,挑起长剑便杀将上去,那老和尚依旧淡定,长剑刺于老和尚的胸口,却不得寸进。

莫笙使劲全力,仍是无功,老和尚身形一震,喝道:“破!”

一声喝下,长剑崩碎,莫笙连退几步,方才稳住身形,老和尚嘴露笑意,似乎是在告诉莫笙:小子,跟老衲斗,你还太嫩了。莫笙面无表情,既无长剑,便用拳脚。

老和尚心高气傲,又碎了莫笙的长剑,根本不把莫笙放在眼里,任由莫笙捶打,仍是淡定。莫笙渐渐体力不支,老和尚寻这时机,一拳打出,莫笙抬手来挡,被击飞了数米之远,莫笙隐隐听见了骨折的声音。

不过老和尚正要装比之时,突觉身上奇痒难耐,再无法淡定,金刚不坏神功随即破功。莫笙面露笑意,这老和尚果然中计,自己的拳头上早就涂抹了痒痒粉,刚才的拳打脚踢不过是为了将痒痒粉沾染到老和尚身上。只要这老和尚一动,痒痒粉便随着气流吸附在他皮肤上,奇痒无比,那滋味可不好受啊。

莫笙快步走到老和尚身前,一脚踹在老和尚屁股上,一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便将老和尚送下了擂台。

“编号9527,完成任务5,获得2000修为点!”

“八强已经产生,他们是点苍派的陈暗苍、武林城的江玉郎、武林新秀小鱼儿、武林城城主江别鹤、移花宫的花无缺、天山派的武天装、快剑燕小三和智剑莫笙!”司仪高声喊道。

虽然莫笙很郁闷,狗屁的司仪突然给自己起了个“智剑”的绰号,但也得向看台下的武林人士致礼。

就在此刻,北海神僧突然跳了出来,走到武天装身边,冷笑道:“武天装,你也敢出来争武林至尊吗?你当强、奸民女是你的分内之事啊?”

“什么强、奸民女啊?随口说,也不想想,你怎么说都行啦。天山又高又大,我做什么,你知道吗?”武天装赶忙狡辩,并未把北海神僧的话往心里去,只以为北海神僧在诈自己。

北海神僧自信满满,接着说道:“天山山高树大,屋少人稀,全山四乡十二村,男丁一百二十人,民女四十九人。上个月月圆之夜,你醉酒闹事,打伤陈氏兄弟,还强、奸他们的妹妹。在天山上下,有谁不知道?”

“你是什么人啊?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武天装有些不敢置信,询问道。

北海神僧轻捋胡须,缓缓道来;“全国的巡城马都是我神僧的眼线,我每天收到的飞鸽传书,起码三千封!我在长安白鸽城用的白鸽粟,每日不下十担。试问天山发生什么事,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武天装恼羞成怒,立时拔剑,北海神僧早有防备,反手便是一掌,将武天装击飞。北海神僧转过身子,边走边道:“善哉善哉!你就是点苍派的陈暗苍?”

陈暗苍心中有鬼,自然不想让北海神僧道破,连忙说道:“我也没有资格参加,告辞了,告辞了。”说完,便灰溜溜地走了。

司仪对着小鱼儿等六人,笑道:“恭喜六位可以进入到总决赛。”

江别鹤等人拱手致礼,小鱼儿、燕小三和莫笙则是熟视无睹。

……

回到房中,莫笙还没坐热屁股,江玉郎便敲响房门。

“莫兄,小弟可否进来?”江玉郎询问道。

莫笙回道:“江兄,进来吧。”

江玉郎闻声便推门而进,走到莫笙身边,在椅子上坐下,笑道:“莫兄,明日之战事关武林至尊之位,不知你有何看法?”江玉郎刚刚便去过了北海神僧那边,心里不太放心,便来找莫笙,想看看莫笙的看法。

莫笙端起茶碗,安抚道:“你大可放心,明日之争,小鱼儿和花无缺自然有人料理,至于那个燕小三,只要让他和你爹对上,必败无疑。到时候,你再拿出那本账簿,交给双尊,武林至尊之位便是你的了。”

“听了莫兄此言,小弟才算是放心啊。”江玉郎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不过对莫笙的杀意却愈加严重,在他眼里,莫笙太过聪明,无法掌控。

莫笙自然看出这江玉郎不是什么好东西,开口说道:“江兄,你大可不必担忧我,过不了几多时日,我便要离去,只要除了北海神僧,你的事情再无人知道。不过事成之后,你必须帮我杀了十大恶人,还有小鱼儿和花无缺。”

“这是自然,就算是莫兄不说,我也要这样做的。”江玉郎被莫笙点破心思,杀意未减,不过心里却有了些担忧,这莫笙既然敢如此毫无顾忌,凭借的到底是什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无限之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