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的牛顿在皇家造币厂犯了一个错误,却帮助英国成为欧洲强国

文by艾栗斯

“我,牛顿,作为皇家铸币厂的厂长,誓在恢复银币至高无上的地位。”———from银币终结者暨金本位确立者 艾萨克.牛顿

晚年的牛顿在皇家造币厂犯了一个错误,却帮助英国成为欧洲强国

有种人类也许是被上帝的金手指点过,注定要扭转历史浪潮的方向,艾萨克.牛顿就是其中一位。凭着“万有引力”、“牛顿定律”、“微积分”这些给人类文明插上翅膀的科学发现,牛顿位列赫赫闪耀的世界伟人之巅、英国国宝之林,死后安葬于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与英国国王们同眠。但除了这些被世人仰慕的巨大成就,艾萨克.牛顿爵士还执导过一件扭转了英国金融格局的丰功伟业,可以说,十八世纪伦敦城成为世界金融中心,以及英国海上贸易的巨大成功,都是架设在牛顿的这个转折点上。晚年的牛顿在皇家造币厂犯了一个错误,却帮助英国成为欧洲强国

而历史总是饶有趣味,因为在三百多年前,牛顿其实把这件重要的事情搞砸了———然而阴差阳错之下,正是牛顿的失败,成就了他的伟大。

1696年,五十四岁的牛顿收到了来自曾经剑桥同窗好友、如今飞黄腾达的英国财政大臣蒙塔古的一份工作邀请并且欣然接受。在此之前的二十年里,这位少年得志的科学家一直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苦苦寻求炼金术而不得,而这个邀请恰好也跟金子有关——主持皇家铸币厂的货币重铸工作。晚年的牛顿在皇家造币厂犯了一个错误,却帮助英国成为欧洲强国

铸币技术来源于古罗马时代,在英格兰成熟于爱德华一世时期。贵金属作为流通货币的时代里,官方定期从民间回收破损的钱币,将金、银(有很少时候是铜)熔化后以固定的称量塑形、切割边锯、压出花纹和印模,成为市场流通的新货币。而牛顿突然接手的“重铸”工作可以说是临危受命,因为在17世纪末的英格兰,市场上的货币状况已是一片乌烟瘴气,银币的地位岌岌可危。

从中世纪开始,英国就与欧洲大陆上其他国家一样,实行的是金银两种铸币同时作为本位币的复本位制度,金银币可以在市场上自由流通、买卖,大部分时候银币是作为主要支付货币,金币则作为辅币。但是到了十七世纪末期,英国市场上的银币数量大大缩水,严重影响了货币体系的稳定性。

举个例子,从1558-1649年,英国银币的铸造量为1970万英镑,但是到了牛顿的那个时候,却只有300-500万英镑在市面流通。

银子都去哪儿了?

贵金属作为货币流通有一个弊端就是容易被“薅羊毛”,足额银币往往会被经手的市民刮下一点,集腋成裘攒成一坨拿去卖钱,头脑再不济的普通人也知道在手中钱币里挑挑拣拣,把有残缺破口的花出去,完整的留下来,这就是格雷欣的“劣币驱逐良币”法则。长此以往,市场上的流通钱币如果不经过重铸,当然越来越不值钱,物价随之飙升,英格兰的经济大后方当然也就不稳。晚年的牛顿在皇家造币厂犯了一个错误,却帮助英国成为欧洲强国

但除了英格兰岛内的内耗,其实吸收银子消失的神秘力量主要来源于岛外的“外销”,也就是说银子不光被销融私藏民间,还坐上船被运出海外。这就涉及到一个叫做“金银兑换比”的概念:比如说,如果英国的金银兑换比是1:11,而法国的比例是1:10,会发生什么状况呢?中世纪时跨国商品交易尚不发达,各国金银兑换比不一样也都是自家关起门来的事;等到了都铎王朝海上贸易开始兴起的时候,一个巨大的套利空间也随之初现端倪。

如果按照英格兰的兑换比,一盎司的金子可以兑换到11盎司的银子,运去法国按照当地的兑换比转手就可以得到1.1盎司的金子;再运回英国即可以得到12.1盎司的银子,意味着在法国可以兑到1.21盎司的金子……类似于今天套汇的操作,这样循环往复、一本万利的好事自然盛行于跨国贸易的商人之间,源源不断的货船顺带着金子登陆英国兑成银币,熔成的银子再被带去别国换成黄金再带来英国换成更多的银子——这才是英国银子消失的大型黑洞。晚年的牛顿在皇家造币厂犯了一个错误,却帮助英国成为欧洲强国

一开始英国人对于金融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特性还没有完全洞察,包括牛顿在内的大部分人都将白银的“失踪”的板子打在了那些私自销熔银币、伪造劣币的小偷小摸上。担任皇家铸币厂的厂长是一个劳心劳神的苦差事:牛顿爵士不但要费心从民间收回白银用作新铸币的原料,还要跟这些藏在阴暗角落的“揩油者”斗智斗勇,在对待后者上他从不心慈手软。

“私溶银币、伪造劣币的行为将被罚款100英镑,并在违法者右脸烙上R字,而对于揭发举报的人则奖励40英镑”。随后在牛顿的坚持下惩罚变得更加严苛,1697-1698年间就举行了27场绞刑,这其中有不少都是牛顿亲自参与侦查、协助举证、不将其绳之以法不甘休。

以好友蒙塔古为首的政府给予了牛顿莫大的信任与支持,这次的铸币行动的花费不少于270万镑,而当年英格兰政府一年的财政收入也只有400万英镑,所以可以说是一次代价昂贵的失败。

失败并不是说牛顿牵头铸造的新币有问题,事实上,根据当时铸币厂官员的记载:“一直到1699年,三年间牛顿负责新铸币的数量达到了680万英镑”,新出厂的银币沉甸甸又光鉴可人,不仅数量上达到要求,质量和成色也无可指摘。晚年的牛顿在皇家造币厂犯了一个错误,却帮助英国成为欧洲强国

牛顿的失败之处在于,这次秉持着要“重振银币雄风”的重铸,目的是建立一个银币在市场上正常流通的秩序。但是新投入的新币在18世纪的头十年就基本“消失”了,就像一只饥饿的大嘴把这些新出炉的好东西一口吞了下去。不用说,金银复本位的问题不被解决,国内国外吞噬白银的黑洞就还会继续存在,市场上的残留银币还是一样歪瓜裂枣,英国市民对银币没信心,物价还是会上涨…晚年的牛顿在皇家造币厂犯了一个错误,却帮助英国成为欧洲强国

这个时候牛顿开始觉得到问题的关键是英国的金价太高,利益诱惑带走了白银。在1717年9月21日,也就是英格兰市场上几乎无新铸的银币流通时,牛顿提交了一份名为《关于欧洲通货中金银价值问题的报告》,报告里这样写道:

“自几尼(金币)被铸造以来,就一直处于被高估的状态,在以银币为本位货币下的英格兰,几尼的被高估导致金银兑换比失衡。而在欧洲大陆各国,银币的价值较高,这就造成我国国内的银币外流,而国外的金币不断流向英格兰……因此,将几尼定为21先令才是合理的。”

虽然牛顿认为是金价过高的原因,而不是金银复本位制度的缺陷导致了金银兑换比失衡,但在他的报告里,这个21先令的决定第一次将黄金与英镑联系起来,金币几尼确定了它的货币本位地位。晚年的牛顿在皇家造币厂犯了一个错误,却帮助英国成为欧洲强国

另一方面,在牛顿铸币后的1699年到1717年这段时间,不断涌入的黄金和外流的银币使得人们开始逐渐习惯使用金币来支付交易,破损不堪的银币已经逐渐失去了它的法偿地位。也就是说,想要恢复银币至高无上地位的牛顿在铸币以后,英格兰变本加厉更加没有银币可用;牛顿的一纸报告被政府采纳,英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在欧洲国家中率先走上了金本位制度的道路。

从此到一战前很长一段时间里,金本位制度就像不列颠女神一样为英国的物价、汇率以及英镑的稳定性保驾护航,而这,却是1696年坐在伦敦造币厂里,苦苦思索要怎么“重振银币无上光荣地位”的厂长牛顿用想出万有引力头脑也没有想到的事情。晚年的牛顿在皇家造币厂犯了一个错误,却帮助英国成为欧洲强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晚年的牛顿在皇家造币厂犯了一个错误,却帮助英国成为欧洲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