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李活容不下思考──谈《攻壳机动队》

荷李活容不下思考──谈《攻壳机动队》

改篇自日本动漫史册式经典──《攻壳机动队》同名的荷李活版权电影在全球正式公映,凭藉原作的超现实设定与无限哲学巧思,满心期待的笔者早早已购票入场欣赏,可至今隔了差不多两週才写这篇回顾,不是因為太忙(也或许是),但更多的,是小弟忘记了剧情,真的,甚至不算忘记,而是根本没有记上,唯一留在脑海的印象,就是打打打,跟打打打。

荷李活容不下思考──谈《攻壳机动队》

為此,笔者為了完稿,迫不得已淘腰包再看一次,用心听着每句对白才「勉强」开始动笔,本以為是笔者的记忆力开始衰退,但看罢第2次才明白,电影根本的设计就是让我们忘记剧情,乃至忘记思考,这也是荷李活典型的英雄电影设计,可这却直接粗暴地摧毁了原作的日式细緻设定与巧思。

荷李活容不下思考──谈《攻壳机动队》

炫目特技──重构近未来香港

故事以近未来架空式的香港作背景,街道上同样满佈繁体大字招牌。那时候科技已极致发达,坦然面对人类身体总有天消逝的事实,五官肢体等已能进化成以机械配件代替;唯新进化的时代定有新罪案发生,人脑内心亦能潜入其中,偷取或篡改记忆。在这种背景前设下,以破除新型罪行的《攻壳机动队》(即所谓机动部队)公安九课正式成立。故事就以队中女成员──全身由机械组成却保有人心的「少佐」(即草薙素子,施嘉莉祖安逊饰)的视点展开。)

荷李活容不下思考──谈《攻壳机动队》

对,设定相当有派头,可供发挥的空间亦很大。电影剧情推进却如一般荷李活大片一样,主角沿路打打打,过关斩将,遇上强敌,倒下,迷失自我,重拾信念,再打打,并胜出,唯地球尚未和平,英雌仍需努力,站直身子远眺城市与夕阳,完,好像没有这幕,但也差不多。

荷李活容不下思考──谈《攻壳机动队》

飞天遁地──唯有施嘉莉

唔,哈哈,其实是夸张了点,整体来说电影其实挺不错,如果你完全没有接触过原作的剧情与任何讨论的话,电影内十级炫目亮丽特技与场景,完美把我们熟悉的香港旧楼混和3D立体投影与「叮噹」式没有轮子科技车,呈现科技发展的过度繁杂与新旧交替,配合空灵目光的施嘉莉祖安逊「穿上」肉色性感紧身衣,恶斗面目可憎和风能剧机械公仔及一眾坏人,绝对令观眾目不睱给,美术指导功力之高令人拜服,再加上动作场面极多,飞天落地跳楼样样齐,全球大卖绝不成问题。

荷李活容不下思考──谈《攻壳机动队》

很多人说「少佐」应由较小年纪更性感美艳的演员担纲,至少「全裸」一镜会更加亮眼,笔者认同,哈,就那麼一部分,整体要呈现「少佐」内在的极级复杂心理状态与女汉子本色,施嘉莉祖安逊演过《Lucy》后,实為绝对合适人选(不包括《復仇者联盟》)。

荷李活容不下思考──谈《攻壳机动队》

「我是谁?」──荷李活认為不重要

那「少佐」有甚麼困扰内心?唔,我想观眾们其实没有觉得很在意,如果只看电影的话,对,电影的确拨了一定时间让「少佐」反省问题,如「我是谁?」、「当人类的身体换作机械,需要多大比例,才会令人类的定义產生质变?」、「记忆与自我存在的作用与联繫」等。

唯问题是有了,甚至是直白地以角色之口问了出来,剧中情节却没有顺着推论延伸,反倒是将抽象答案变成具体的奸角,打倒了,答案就掉出来,记忆回到主人身边,跟你打机差不多,完全牵动不了观眾跟着一同思考,欣赏过整整两小时的特效便告离场,直把原作的哲学巧思设计赏了一记大巴掌。

荷李活容不下思考──谈《攻壳机动队》

但,算了,也看化了,正如一般的动漫改编电影被劣评是常识,為了票房多点暴力洒点盐花在所难免(说的是《进击的巨人》),原作者士郎正宗收个可观版权费亦只好闭上嘴巴。

站在荷李活这个国际化的流水线上,思考大眾喜欢甚麼,再将结论以更大眾的方式外显呈现,进而压倒优质小眾小资、但贵於精緻的作品,正如麦当劳与Uniqlo一样,这没法避免,反倒动画这种以青年小眾為导向的艺术外显方式,却能在创意与哲思的讨论间更进一步,是有点讽刺。至於目前景况是否不能改变?唔,这个问题,且要交由那些说着肤浅不爱看却每每购票入场的朋友,正如笔者,自行想像,啦。

荷李活容不下思考──谈《攻壳机动队》

<採编:梁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荷李活容不下思考──谈《攻壳机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