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嫁入豪门妹妹抢我未婚夫,逼我嫁丑村夫,却不知正合我意

为嫁入豪门妹妹抢我未婚夫,逼我嫁丑村夫,却不知正合我意

古时姻缘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然而姻缘天定,全是月老线牵,是对姻缘还是错姻缘,是好姻缘还是坏姻缘,却不是人所能看破的。

话说明朝有一户崔姓人家,家道殷实,兄弟二房,均未生育儿子,各有一独女。兄长崔顺古之女崔玉英自幼许配扬州富户顾长青之子顾恒才,二弟崔顺全之女崔玉珠婚配知事萧山权之子萧迟端。

崔玉英与崔玉珠年龄相仿,家中又再无其他兄弟姐妹,故两个女孩,感情甚好,无话不谈,常来常往。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崔玉英家遇不测,先是母亲亡故,不到两年,崔顺古也病重。崔顺古将二弟崔顺全叫到床前,交待后事。

“为兄先去了,唯放心不下小女玉英。她早已许配扬州顾家,希望二弟将玉英抚养长大,家中资产尽为二弟抚养玉英的费用,唯有我夫人当初所陪嫁的妆奁,就作玉英嫁妆与她陪嫁了吧。”崔顺全悲悲切切满口答应。不过一日崔顺古就撒手而去,崔玉英哭成泪人儿,崔顺全也哀伤不已,和崔玉珠齐劝崔玉英。

从此十四岁崔玉英就住到二叔家,崔顺全夫妻对玉英也算好,吃穿用度与自己女儿玉珠一般无二。崔玉英的心郁之结终于解开,对叔婶也尽到女儿之礼,女儿之孝,对堂妹玉珠尽到姐姐的爱护和责任。

一晃两年,两姐妹已到适婚年龄,正是无巧不成书,这顾家儿郎与萧家子弟竟然不约而同,来到崔家谈论婚娶之事。

这顾恒才长得眉清目秀,肤白体匀,神彩俊朗,风度翩翩,又是富家公子,穿绸挂缎。他又存心卖弄,一日几换衣裳,每换一套衣裳,又兼不同配饰,伺候更衣仆人就有好几人,一人管衣裳箱笼,一人管鞋帽箱笼,又有一人专管配饰和其他小物件,另有两人换取衣物,左右随从人等共计十几个仆佣。

再看萧迟端,父亲萧山权为官之时,两袖清风,一身清白,从无贪污受贿,谋私之行。到萧山权病亡时,家中清贫如水,只留孀妇孤子坚难度日。故而萧迟端只穿一领青衫,虽干净却显寒酸。

最重要的是,这萧迟端长相却实在不可恭维,长脸大耳,眼眍窝深,满脸坑坑洼洼的麻子,与顾恒才一站,谁人不欣羡顾恒才美貌,如潘安再生,却又歪嘴斜眼评说那萧迟端似鬼一般丑,崔顺全自己也看不过去,心中好生不快。

崔顺全的老婆在屏风后偷窥,见到二人,心中懊恼不已。回到后屋,责骂崔顺全不会选女婿,当初怎就把这如花似玉的女儿早早许配,就便要选,也得选顾家儿郎这般人才的人家才好。

一顿好骂过后,她突然又想到,这顾萧两家人都没见过女儿崔玉珠和侄女崔玉英,而两个女孩年纪又相当,不如来个李代桃僵,换凤倒凰,将自己女儿玉珠嫁给顾恒才,将侄女玉英嫁给萧迟端。

想到这好主意,她不由得意起来,唤来夫君和女儿将此计告诉他们。崔顺全听后低头不语,心里暗自思量。玉珠却是拍手同意。哎,人心人性啊,平时里玉珠与玉英亲密有加,如今却为了一己私欲,将姐妹情抛之不顾,可怜玉英一片赤诚之情错对了人。

就这样,崔顺全夫妻将女儿崔玉珠盛妆打扮送上顾家花轿,将兄嫂留着侄女崔玉英的嫁妆悉数陪嫁给女儿崔玉珠,将侄女崔玉英送到萧家小轿,只挑平常便宜的物件随便陪嫁给玉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为嫁入豪门妹妹抢我未婚夫,逼我嫁丑村夫,却不知正合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