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别人的情歌,唱自己的心事

借别人的情歌,唱自己的心事

1

有天晚上,和室友大龙跑完步,路过艺文广场,听到唱歌的声音,突然想起来,是菠萝乐队的毕业演唱会,站在台上,弹着吉他唱着歌的是和我脚对脚睡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另一个室友,老张。

来到舞台下,近距离听着老张唱《杀死那个石家庄人》。

“傍晚六点下班,换掉药厂的衣裳。”

台下很多女生,挥着手合唱。

“妻子在熬粥,我去喝几瓶啤酒。”

大龙说要走,我说再听一会儿,因为很多事,一旦错过,就再没机会遇见。而借别人的情歌,宣泄自己的情绪,除了花钱去听演唱会,更不容易遇见。

借别人的情歌,唱自己的心事

2

白岩松在他的新书《白说》中写,“当语言停止的时候,音乐就响起了”。有很多情感是语言所无法描述也描述不清的,因为它不能完全传递一个人想要表达的内容,但音乐可以。

把许多矫情的话,伴着音乐唱出来,就不会让人觉得尴尬,因为在听歌的人看来,你只不过是在唱情歌而已。

借助另外一个介质,来表达内心的小情绪,很想中学老师在讲解古诗词时,教的一种修辞手法,借物抒情。

借别人的情歌,唱自己的心事

3

王家卫的电影《重庆森林》中,金城武扮演的何志武,在心爱的女人阿May离开之后,他每天都要去便利店买一罐阿May最喜欢吃的凤梨罐头,而且必须是May 1 生产的,第二天就要过期的凤梨罐头。何志武以为,当他买够三十罐凤梨罐头后,阿May就会重新回到他身边。

何志武坚持买本不喜欢的凤梨罐头,是因为阿May,罐头的日期必须是May 1,也是因为上面有一个相同的 字May。

他不是再简单买凤梨罐头,是在储存自己和阿May有关的所有回忆。

借别人的情歌,唱自己的心事

4

借物抒情情难书,

寓情于景景独孤,

托物言志志悲哭。

5

记得老师在讲余秋雨的散文集《文化苦旅》时,说刚刚经历文革之后,许多作家是不敢讲真话的,而余秋雨开了先河。

讲真话真的有那么难吗?相较于说谎,确实后者正在被大多数人在日常生活中一遍一遍实践着。

不轻易吐露心声,见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渐渐向一个我们都讨厌的圆滑靠拢。如果试着反省为什么,也许会发现,让你变圆滑的可能是别人的说三道四和流言蜚语,让你害怕的裹上另一种皮囊,掩盖内心不堪一击的脆弱,和轻微触碰就会掉眼泪的感性。

当听到你和别人在谈论一个不在场的人种种不是的瞬间,已经想到,当自己不在场时,也会变成嘲笑的对象。

这个时候,借用另外一种语言,是情不自禁为了保护自己。

借别人的情歌,唱自己的心事

6

老张站在台上,闭着双眼,右手拨弄和弦,用力唱着。

“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

唱到情深处,台下的女生,挥动双手跟着一起合唱。

“云层深处的黑暗那,淹没心底的景观。”

站在我前边的三个男生,伸着摇滚乐队的手势,对着舞台大声喊“老张,牛B!”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借别人的情歌,唱自己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