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城市建设新常态

智慧城市建设新常态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国已有超过500个城市宣布建设智慧城市,覆盖东、中、西部地区,除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特大城市外,杭州、厦门、珠海等一些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城市也已开始智慧城市的建设工作。

智慧城市发展至今已经进入新常态,新常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新常态一:由概念走向实施。

如果说着早几年智慧城市还是概念探索阶段,当前智慧城市已经进入实际实施阶段。通过政府政策的推动、相关机制的不断完善,智慧城市已经逐步走向落地。各个城市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和发展需求的需要,对智慧城市作出不同的解读和寻找不同的切入口。一大批如智慧医疗、智能交通等与民生关系密切的智慧城市项目的建设实施,丰富了智慧城市的内涵也夯实了智慧城市的基础,从而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热情支持与积极参与。如江苏昆山的智慧城市的重要构成智能交通项目,将城市公共自行车出租点等相关内容整合其中,市民通过手机可以方便的就近找到公共自行车出租点,极大地方便了市民出行,得到广大市民的赞许。

通过对智慧城市试点工作的推进,智慧城市建设由概念走向落地,与普通百姓的“亲密接触”,更促使智慧城市加快落地生根,逐渐枝繁叶茂起来。可以说,《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为智慧城市奠基,《关于促进智慧城市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关于开展国家智慧城市2014年试点申报工作的通知》、《关于促进智慧城市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等指导性文件的发布,对智慧城市建设的指导思想、实践路径、工作重点都做出了明确界定,智慧城市的标准也随之推行实施,智慧城市建设主体逐步从一、二线城市延伸到三线甚至四线城市,城市一体化推进效应愈加明显。智慧城市已经成为城市建设的新常态。

新常态二:智慧城市面临长期的挑战。

两化融合的社会新常态下,通过顶层设计、政府主导、社会参与、企业跟进、产业融合,智慧城市建设,赋予城市数据化、平台化、开放化和智能化的新功能,在一定时期内融合多方资源,有效解决城市化进程中诸如交通拥堵、资源枯竭、环境恶化等现实问题,促进城市发展。但长时期内城市面临的人口膨胀压力与资源分配之间的矛盾、城市历史文化与现实的冲突与传承、城市传统产业向新产业的转型等城市发展中的问题,对城市建设提出的挑战将是长期和持续的,一言蔽之,智慧城市并不能一蹴而就解决城市建设和发展中的任何问题。智慧城市的本质上链接人与技术,关键着力点还在于人。因此,2015年政府报告明确:将提升城镇规划建设水平,发展智慧城市。智慧城市的关键在于技术的运用完成跨部门、跨领域、跨系统的整合和交互,而深刻面对城市运营与人的和谐并不是技术本身能予以解决的。

另外,智慧城市建设本身面临建设资金、运用机制与体制、技术与人才等因素的挑战。这些都是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绕不开的难题。

新常态三:应用贴近民生。

从智慧城市的概念到落地,智慧城市的主体格局也在不断地调整中,无论是新晋申报的各地试点城市还是方心未艾的PPP模式,均从点面开始布局。具体到一座城市,与民生息息相关的项目优先得到设计和实施,如智慧医疗、智能交通、智慧房产、智慧城管、智慧旅游等等进一步壮大发展。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腾讯的马化腾带来了包括《关于运用移动互联网推进智慧民生发展的建议》。马化腾认为,利用移动互联网带动和促进交通、医疗、环境保护、公共安全等民生领域信息化的跨越式发展,对于优化社会资源配置、创新公共服务供给模式、提升均等服务水平、实现信息普惠全民具有重要促进作用;百度的李彦宏则表示,希望设立国家层面的“中国大脑”计划,推动中国人工智能的跨越发展。李彦宏表示,所谓“中国大脑”,其实是做一个“人工智能的基础设施”,即以智能医疗诊断、智能无人飞机、军事和民用机器人技术等为重要研究领域,建立相应的服务器集群,支持有能力的企业搭建人工智能基础资源和公共服务平台,“然后开放给社会各个层面,包括科研机构、公司,甚至是创业者,让大家在这个大平台上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和创新”。

来自工信部的数据显示,信息消费每增加100亿元,能带动GDP增长388亿元。毫无疑问,日益增长的信息消费,已经成为经济增长新常态的重要内容,互联网几乎覆盖了城市智慧化的每个角落,并不断向金融、电信、零售等城市民生的多个行业渗透,成为这些重点领域改革的技术推动力。

新常态四:城市公共资源数据开放性。

淘宝每天数据量超过50个T;百度每天约处理60亿次搜索请求,几十个PB数据;腾讯每天1千亿次服务调用、5万亿次计算、300G存储量;国家电网到2012年10月信息系统累计产生大数据2PB;联通用户上网记录83万条/秒,对应数据量3.6PB/年;交通银行每日约处理600G数据,存量数据超过70TB;公交一卡通每天刷卡量4000万次,地铁1000万次……

在物联网时代,大数据与智慧城市常常相提并论。智慧城市离不开大数据,大数据架构了智慧城市。每天面都天文数字的数据量,如何运用这些数据加以分析、归类,用于城市管理运营,引导、推动城市经济发展?毫无疑问,在政府主导的智慧城市建设机制下,政府是数据的最大拥有者和受益者。在物联网时代,城市数据已经成为智慧城市的重要资产。开放数据检验智慧城市。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认为,开放政府是智慧政府的前提。政府开放数据,才能使智慧城市的数据收集更全面。主动回应社会关切,重要政策、法规出台要科学解读,对重要吁请和社会热点问题要积极回应,这是智慧城市管理者的应尽义务,目前我国政府在开放数据上,与国外相比还有差距。大数据的利用,首先要求政府原则上该公开的必须要公开,要保密的只是少数。邬贺铨认为,当前我国在城市开放数据方面还需要加大力度,还需通过深化改革来推动政府数据的开放和智慧城市的健康发展。

毫无疑问,随着智慧城市建设的不断深化,开放数据将成为新常态之一。

新常态五:政企协同激活城市能量。

智慧城市作为城市信息化的高级形态,是城市要素、智慧经济与人文价值的组合,智慧城市建设周期长,不仅前期资金投入和基础建设任务繁重,而且需要调动财政、公安、交通、旅游等多个行政部门的协同配合,单靠任何一方单打独斗都无法系统支撑智慧城市蓝图。政企合作模式有利于推进政府与社会资源深度融合,整合产业优势资源,促进服务型政府改革和城市公共服务健康发展;而企业在信息化基础设施、信息资源能整合、公共服务应用和智能管理领域具有独特优势。智慧城市蓄积着千亿级市场,2014年起,国内外传统电子和家电厂商集中式轰炸展示家庭互联网概念产品;谷歌斥巨资收购NEST;城市与企业的全面战略合作等等,这一系列动作的背后,都有政府力量做牵引。因此,政企协同能借助市场和资本力量,将市场机制和经营理念引入城市运营,既能拓展城市管理的综合资源集成,又能增加城市管理的能力和品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智慧城市建设新常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