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元求解补贴依赖症

三元求解补贴依赖症

作为北京的品牌百强,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元食品”)近期却有些高兴不起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三元食品不断创新背后是依赖政府补贴才得以扭亏为盈,这与同为奶业巨头的光明、伊利等差距明显。作为北京本土巨头,三元食品一直稳坐北京乳制品的头把交椅,而在稳固自身的同时,三元食品也在准备走出去,收购太子奶则成为走出去的第一步。但对政府补贴较为依赖的三元食品来说,未来能否改变这一态势,决定着它能否从北京实力派进化成全国巨头。

推新品求变

作为稳居北京乳企市场的老大,三元食品已经成为北京居民不可或缺的品牌,产品研发上也获得多方认可。2016年北京市科技进步奖获奖名单中,三元食品等单位共同研发的“乳品产业链质量安全监控关键技术创新集成及应用”项目,荣获北京市人民政府科学技术二等奖。

消费的升级推动企业创新,三元食品也正在发力。此前,三元食品推出有机鲜牛奶,希望打入巴氏奶高端市场。有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北京市场的高端巴氏奶一直被归原、万得妙、朝日等小众品牌占据,由于定价高端,这些品牌能够占到北京巴氏奶销售额的四成。

据了解,三元食品推出的极致有机鲜牛奶240ml/瓶装,售价为7.5元,900ml/瓶装的售价为27元,同等类似规格的三元普通巴氏奶售价普遍较有机奶低10-12元。不仅如此,在三元食品的大本营北京,光明食品已经开始布局,巴氏奶业务已全面上线,市场竞争变得激烈。

在此背景下,三元食品推出的有机鲜牛奶虽然打着有机的旗号,定位高端,但仍难被消费者接受。北京三环附近某超市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市场上主要的巴氏奶仍然以三元为主,作为北京本土品牌还存有一定的优势,但是三元食品的这款有机奶销售情况并不如普通巴氏奶,售价过高是一个重要原因。同时,面对上海乳企光明的挑战,以及各大品牌的巴氏奶纷纷进入,三元食品在这场“守擂战”中的局势显得有些被动。创新产品主打的有机概念很难被消费者理解,超市工作人员表示,销售人员也不清楚有机的具体含义,对于该款产品为何会这么贵,也存有疑虑。

除推出有机鲜牛奶外,三元食品还调整了家庭订奶的价格。4月初,三元食品将纯牛奶订奶的价格由2.95元/瓶涨到3.3元/瓶,涨价幅度11%,奶站工作人员表示,提价的原因是由于人力成本上涨、物流支出增多以及更换新包装。

北京商报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三元食品,但至截稿未收到回复。

老乳企转型

纵观北京市场,有机巴氏奶产品依旧鲜见。主动推新品求变的三元食品抢占不少先机,转变的背后源自三元食品的业绩困局。据三元食品2017年一季度报告显示,三元食品营业收入13.83亿元,同比下滑0.18%;净利润168万元,同比下滑92%。

在三元食品的业务板块中,液态奶为三元食品主力业务,该业务去年营收达到32.95亿元,扭转下滑态势,但增速有所放缓,毛利率有所减少,库存也随之增加42.54%。去年新增的冰淇淋业务板块贡献9.9亿元收入,占总收入的16.9%,奶粉业务占22%。

三元食品希望通过冰淇淋业务以及奶粉业务转型,但转型效果并不明显。2016年1月,三元食品为了加强盈利能力,以现金方式收购“八喜”的生产商北京艾莱发喜食品有限公司90%股权,2016年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了8308万元的净利润。但艾莱发喜给三元食品所带来的变化有限,在乳业专家宋亮看来,艾莱发喜的确有业绩增长,但整体业务给三元食品带来的增长并不大,很难为三元食品带来质的提升。

除冰淇淋业务外,奶粉也正在成为三元食品另一个重点扶持的业务。去年,三元(河北)工业园开园投产,该座新工厂可实现年产乳粉4万吨及各类液态奶25万吨。其中,工业园建成了10条乳粉生产线,这是三元奶粉当前产能的4倍。宋亮表示,作为老牌乳企,三元食品开始了转型之路,此前该公司已经完成了事业部的改制,撤销了液态奶事业部,设立了常温奶和低温奶两个事业部,保留了奶粉事业部。在低温方面,除了高端巴氏奶以外,冰淇淋也是新事业部的重头戏。

宋亮梳理三元食品各个产品业务后表示,三元食品在奶粉领域做重点布局,但该市场表现并不乐观,增长并不如意;液态奶仍然固守在北京市场,受众较窄;太子奶虽然有所增长,但是体量较小,形成不了大的影响。三元食品整体盈利情况不容乐观,2016年是三元食品的突破年,三元食品处于市场扩展和调节以及内部框架重组的过程当中,这一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在北京地区增长放缓的情况下,未来如何提振华东等地区的业绩,是三元食品在市场调整和框架重组时需要解决的问题。

补贴依赖症?

尽管今年一季度业绩下滑,但过去三年,三元食品业绩一直呈现微增状态。查阅三元食品的财报不难发现,在三元食品液态奶、固态奶、冰淇淋三大业务板块背后,政府补贴已成为三元食品净利稳增的重要原因。对于一季度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三元食品方面表示,原因是报告期内没有收到相应的政府补助。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政府的补贴多次成为三元食品业绩“胜负手”,2014年三元食品净利润为5327万元,收到政府补贴6448万元;2015年三元食品获得政府补贴1900万元,占当年净利润1.12亿元的16%;2016年,三元食品净利润为1.05亿元,报告期内获得政府补贴1.29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三元食品2016年财报发现,三元食品去年收到的政府补贴主要来自上海、湖南、内蒙古呼伦贝尔、河南、河北、江苏、天津等多地政府,其中最大补贴来自河北省乳粉企业发展补贴1亿元。根据三元食品2015年3月发布的一份名为“河北三元食品有限公司年产乳粉4万吨、液态奶25万吨搬迁改造项目可行性报告”显示,三元食品计划在河北落地年产乳粉4万吨、液态奶25万吨搬迁改造项目,该份可行性报告引用《加快石家庄市乳业发展的实施意见的通知》表示,当地政府对现有年产1万吨以上、新建或技改达到3万吨以上的乳粉企业,除享受省级补贴政策以外,市级再分别给予一次性补贴3000万元和5000万元。对获得“中国驰名商标”的乳品加工企业,市财政给予每项50万元的一次性奖励;对获得“省著名商标”、“省名牌产品” 称号的,市财政给予每项20万元的一次性奖励。

据悉,上述项目于去年6月初正式投产,随后三元食品发布公告披露三元全资子公司河北三元食品有限公司于今年6月收到了河北省乳粉企业发展补贴资金1亿元。同时,三元食品所获补贴中还涉及科研方面约1363万元,涉及稳岗补贴约64万元,此外还包括龙头企业扶持基金、工业园生产线及食品安全建设等多个方面。

与其他乳企相比,三元食品受政府补贴带来的影响较大。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光明乳业2016年净利润为5.6亿元,其中有约1亿元的政府补贴,如果去掉政府补贴项目,光明乳业仍能实现净利润的增长。国内另一知名乳企伊利2016年获得政府补贴11亿元,净利润为56亿元,刨除政府补贴,伊利净利润与上年持平。在研发方面,2016年三元食品的研发支出为3093万元,光明乳业研发支出为4655万元,伊利的研发支出为1.71亿元。

宋亮认为,与同一领域的光明等品牌相比,三元食品在全国化布局方面仍然任重道远。新希望乳业通过近年来对地方乳企的收购,已经初步达成了全国化布局,光明也已经打入了三元食品的北京大本营,此前三元食品曾希望进入光明的上海大本营,但未见成效,未来想要再次进入,难度不小。“三元食品固守北京市场,受众面比较窄。市场情况并不乐观,未来三元食品很难摆脱目前的现状。液态奶与奶粉业务是三元食品的主力业务,在液态奶固守北方市场增长幅度有限的情况下,三元食品的奶粉业务需要担起重任,但我国奶粉市场表现也面临挑战,即便未来三元食品的奶粉业务能够为三元食品带来增长,但增长能力仍然有限。”

北京市场受到外资品牌的强势入侵,以及蒙牛、伊利等行业龙头企业渠道下沉的挑战,三元食品目前的处境不容乐观。即便由于前期处于企业布局调整期,较为依赖政府补贴,产品创新缺失,没有明星产品带动,后期三元食品的发展仍然艰难。“未来,三元食品需要在产品创新上下工夫,研发出至少一款明星产品,保持品牌的年轻化活力,还需要加强向华东等地区的扩张,打开全国化的局面。”宋亮如是说,三元食品治愈补贴依赖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三元求解补贴依赖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