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如果余淮考试没有失利家庭没有变故结果将会怎样?

一直对小说里后续余淮的遭遇表示不满意 如果没有那次考试失利 没有家庭的变故 耿耿余淮的故事本来可以更美满 一起去北京 恋爱 毕业结婚 于是一时心血来潮 脑洞大开决定自己续写 还耿耿余淮一个美好的大学生活,文章转载自Springgiry,感谢作者Springgiry给我们带来耿耿余淮另一个美好的结局、

最好的我们,如果余淮考试没有失利家庭没有变故结果将会怎样?

最好的我们,如果余淮考试没有失利家庭没有变故结果将会怎样?

第一章 那年夏天的约定(上)

那年6月,夏天来得格外早,本该属于梅雨季节肆虐的雨水仿佛都被高照的艳阳吸干了,空气中弥漫着燥热的气息,而就在这样一个极其不适合吃麻辣烫的季节,他约我去吃麻辣烫了。

「余淮,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我在心里呐喊了十遍百遍不止。

那天对完答案,我的狗屎运再一次证明了它的威力,去北京应该已问题不大,就在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该报什么学校选什么专业时,我满脑子想的却只是高考前夜余淮在晚秋高地时说过要给我的奖励。

「耿耿,你再仔细看看,这道大题的步骤都写全了没有?」

他还在专心研究答题卡,而我的心思早已不在这高考估分上。

「应该。。。是都写全了。。。吧。。。」我心不在焉地小声嘀咕着,盯着他阳光帅气的侧脸愣愣地看得走了神。

「你别应该啊!你。。。」

他抬起头来,正好对上我一脸花痴的神情,也是一愣,顿时没了下文。

完了完了,又丢脸了,哎。。。我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迅速转开脸去。

「嗳,行了行了,反正出成绩还得过段时间呢,现在也就估分而已,不纠结了。」

他习惯地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余淮,那天。。。你说要跟我说的话。。。是什么呀?」

也许是他揉我头发的举动缓和了尴尬的气氛,也许是那一刻我的大脑神经短路了,就在丢脸完的下一刻,我不假思索地问出了这几天一直萦绕在心头,迫切想要揭晓的答案。

「啊。。。」

他微张的嘴,似乎有那么一点不知所措。

「就是高考前一晚上,你说过要给我的奖励啊,这考试不都结束了么」

我继续咄咄逼问。

「嗯,那个。。。就是。。。」

他吞吞吐吐地摸着后脑勺,眼神没有注视我,他的神情为什么让我有一种他在害羞的感觉呢

「我请你吃麻辣烫吧!」

啥?我的脑子一片空白,预演的剧情走向不该是这样啊,我的梦境里花痴过余淮深情告白,说着‘耿耿,我喜欢你’的模样,或者没有深情告白,起码也应该有暧昧的,模棱两可的暗示吧,毕竟他在高考的前一晚还惦记着我当年随口一说的话,费了老大的劲从小区抗树苗一路抗到了晚秋高地,那天,他一脸自信满满地说着‘我有事要跟你说,等高考之后吧,就当是给你的奖励!’

「嗯,那个我们再联系吧,周末约了我打球,我先走了啊!」

他唠下这句,头也不回地转身出了教室门,望着他的背影,为什么有种落荒而逃的错觉呢?还有,不过约顿麻辣烫,他脸红什么,该脸红的是我才对!

我摸了摸自己隐隐发烫的双颊,努力平复扑通扑通跳得乱七八糟的心律,我的满腔期待最终竟然败给了一碗麻辣烫。

余淮的内心独白:揉你头发就是在对你说‘我喜欢你’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你有看到我对别的女生这样吗 笨蛋

最好的我们,如果余淮考试没有失利家庭没有变故结果将会怎样?

第一章 那年夏天的约定(中)

我在衣橱镜前仔细地挑选起衣服,虽然只是一顿麻辣烫之约,但因为他的那句‘周末今天来不了,他陪简单去连岛玩了’又让我想入非非了足足一整天。

会不会是他故意选周末简单不在的日子约我呢?会不会因为上次的谈话其实还没完,所以今天他单独约我出去还想说些什么呢?

嗳,不想那么多了,我套起了一件粉底白色碎花连衣裙,就是它了!不管余淮心里是怎么想的,他约的我,还是单独邀约,光凭这点,就足以让我兴奋得睡不着觉。

「呦,耿耿,这件衣服挺漂亮么!」

刚一出房门,我就被老爸待了个正着。

「嘿嘿,上次见面妈妈给买的。」

「哦,怪不得啊,之前都没见你穿过,你妈眼光不错。」

「今天约了简单他们一起,考试结束了出去庆祝下。」

怕老爸看出端倪,继续刨根问底,我只能撒了个小谎。

「哦,嗳,对了,之前见过的你那同桌这次考得怎么样啊?」

听到老爸嘴里蹦出的‘同桌’两字,我差点惊出一身冷汗,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成绩好着呢,肯定没问题。」

「呦,还对他挺有信心的么!」

老爸乐呵呵地看着我笑。

「爸,那个我不跟你说了啊,都快来不及了,我走了。」

我几乎是逃离了家门,带着十足被老爸抓包的窘态。

第一章 那年夏天的约定(下)

因为磨磨唧唧挑选衣服耽搁太久,导致我差点迟到,到店时余淮到了已经有一会儿。

「我已经点好了,都是你爱吃的。」

他自信满满地冲我一笑。

「老板,上菜吧。」

我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

小店里的空调功率不强,于是墙上又加装了几把摇头风扇,强劲的风力一阵吹过时我的裙摆便不听使唤的夸张上扬,我连忙伸手去按住,方才选衣服时完全没有考虑这个。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抬头看了看余淮,他也正看着我,那一刻突然就觉得自己有点傻,显然,穿T恤和牛仔裤来吃麻辣烫才是正确的选择,我却偏偏选了一条娇贵的雪纺。

「这裙子挺好看的,新买的?」

他盯着我的衣服打量了片刻。

「嗯」我点点头,「妈妈买给我的。」

「以前很少见你穿裙子,嗯。。。除了大合唱那次吧。」

他笑起来,露出两颗标志性的小虎牙。

民国装。。。这令我不由地又回忆起贝塔给我俩合照时的光景,和那句略带暧昧的调侃。

「你觉得我穿裙子怎么样?」

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觉得挺好看的!」

他回答得坦荡荡。

那时,他说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感觉,也是觉得我挺好看的。可是,有没有好看到让他有一点点心动的感觉呢,还是仅仅像喜欢樱木花道和流川枫那样的喜欢?

三年了,我一直没法确定,我唯一能确定的,只有自己的心,对他,从一开始就是非常不纯洁的那种喜欢。

就在胡思乱想间,麻辣烫的热气扑面而来。

「两位的菜,慢用!」

老板用熟悉的大嗓门吆喝着。

我的思绪被拉回到现实,低头一看,满满一锅,花枝丸,鱼丸,午餐肉,日本豆腐,空心菜,果然都是我最爱吃的。

「嗳,耿耿,发什么呆呢,赶紧吃吧。」

「太烫了。」

我随口编了个理由。

「也是啊,这几天实在太热了。」

你终于发现眼下不适合吃麻辣烫啦。。。。。

我瞟了他一眼,谁叫你每次给的奖励都与我的预期相差十万八千里,对这碗麻辣烫,我简直又爱又恨。

「不知道到了北京还能不能找到你喜欢的麻辣烫。」

他自言自语道。

我顿时心里一暖。

「要不等到了北京我们就找找吧。」

「我看还是算了。。。你少吃点麻辣烫,免得脑袋瓜里装的都是这个。」

他伸过手来揉了揉我的脑袋,一脸恶作剧得逞的坏笑。

「余淮,你个混蛋!」

我放下筷子,一把拍掉它搁在我脑袋上的魔爪,眼神‘恶狠狠’地瞪着他,无奈今天穿得太淑女,一手还要按着裙摆,实在无法像平日里一样对他‘施暴’。

「行了行了,跟你开玩笑呢,你脑子笨点没事儿,这不有我在吗,快吃吧。」

我看着他,顿时就没了脾气,这一句“别怕,有我在呢”温暖了我在振华的整个三年。

我想,就这样吧,似乎也挺好。

夏天麻辣烫的威力不可小觑,才半锅下肚,我们脑门上的一层薄汗已显而易见,任凭空调加电扇也拯救不了。

我撩了撩额前厚重的刘海。

「热死了!」

「嗯,要不等会我们去吃冰吧,降降温。」他提议道。

「好啊好啊!」

我兴奋地一拍手,下一秒,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今天。。。那个还造访得真不是时候。

「嗯。。。我忘了,今天。。。。。我不能吃冰。。。」

「你。。。那个来了啊?」

我有点窘,答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干脆避开了他的目光不作答,继续解决我锅里剩下的麻辣烫。

「那要不。。。等吃完了我早点送你回去吧,那个,你没有什么不舒服吧。。。」

「没有」

我轻轻摇了摇头,仍然不看他,低头专注我的麻辣烫。

今天出门没翻皇历,一定是诸事不宜,为什么在老爸和他面前连翻出丑,还让不让人活了!

气氛显得有点尴尬,我们很有默契地都选择快速大口解决锅里剩下的,结帐,走人。

他一直送我到了家门口。突然,我有点讨厌这个高考结束后格外漫长的暑假,因为考试结束了,我好像连找他讲解习题的机会都没有了吧。

「耿耿,到时我们一起出发去北京吧。」

他开口道。

「好!」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这点真是必须的,拼了半条命挣扎过来的一年,为的就是这天的来临。

「噢,对了,去北京之前我们再去看看种的小树吧,要一学期不能见呢,没人照顾它哪,会不会活不成啊?」

「嗳,你别诅咒它了啊!它好着呢,小爷我种的树哪有这么脆弱。对了,倒是这次去你可以把相机带着,我担心等我们下次回来见它,都认不出它了呢!说不定这么高,嗯,也有可能这么高!」

余淮自信地用手比划着,逗得我呵呵大笑。嗯,我们的树,一定要长得好好的!

「那我们电话联系。」

「好!电话联系!那我走了,拜拜!」

我一步步倒退地走,一边挥手跟他道别。我差点就说出了跟一年前同样的话,“那我们说好了,要天天打电话”,可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十九岁的耿耿,终究是不够勇敢。

我一步步蹦蹦跳跳地走上了台阶。

「耿耿」

他突然叫住我。

我有点惊讶地转身。

「怎么了?」

「噢,就是刚才忘了问你,去北京你喜欢坐飞机还是火车啊?」

他站在台阶下,离我不过几步远的距离,单手摸着后脑勺,脸上全是阳光的笑。

小剧场之余淮的烦恼

最近,余淮小爷很烦恼。

自从晚秋高地一别后,他一直都在踌躇着如何跟耿耿表白。原本以为已自己的高智商这点小事肯定不在话下,但经过这几天的挣扎,他悲催地发现,自己好像真的遇到了短板,他不会表白!

为此,他找到好哥们周末,让他支支招。

「表白!?余淮你没发烧吧?我说你俩都在一起老夫老妻三年了,还酸溜溜的表什么白!」

「这不还没在一起吗。。。」

「好好好,那你说你想怎么表白来着?学人家路星河写情书吧,就你那语文水平,我劝你算了吧,肯定是场火星撞地球的灾难。在一众人面前拿个大喇叭喊吧,这招人家已经用过了,还赔上了学校整个喷水池,所以你也没胜算。」

「周末,你还是不是我兄弟?」

余淮的脸色不好看了。

「是兄弟才跟你讲实话,表白那是不确定对方心意,或者明知对方心里有别人还想争取一下时才做的事,你们俩那关系,用不到表白。」

。。。。。。。。

余淮有点听懵了。

「我跟你讲啊,你跟耿耿,只需要确定关系。」

「怎么确定?」

「余淮你怂不怂啊,直接要她做你女朋友不就成了!」

「啊?那万一她不愿意怎么办呢?」

「哎哟,我说你到底什么程度的情商啊!耿耿要是不愿意,我这个头你拿去,随便当球踢!」

余淮沉默了,耿耿喜欢他,难道有那么确定吗?

「嗳,我说余淮啊,你不会在担心路星河吧,等到了北京,耿耿就又能见着他了,听说这两年他在美院混得不错啊,家里底子厚,人还长得不赖。。。。。。嗳!余淮,你去哪儿啊?」

周末,这事我跟你没完!

于是,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未完待续,持续更新,欢迎关注本头条号第一时间更新阅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最好的我们,如果余淮考试没有失利家庭没有变故结果将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