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浙江湖州、安徽马鞍山、河南新乡这些民间动物园路在何方?

重庆、浙江湖州、安徽马鞍山、河南新乡这些民间动物园路在何方?

重庆市涪陵区望州公园里,有一座“一个人的动物园”。动物园里只有一个工作人员,他既是园长,又是饲养员、清洁工、售票员。这位身兼数职的动物园老板谭德才,与动物相处了20年,而他最近失业了。

谭德才之所以失业,是因为这家动物园里的动物所剩不多,只有十几只,它们生存环境恶劣,经常忍饥挨饿,健康状态堪忧,目前动物园已被涪陵市政园林管理局要求停业整顿。

“一个人的动物园”所面临的困境,并不是谭德才一个人的困境。这种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的动物园因营收渠道单一、展览环境逼仄、价值观念陈旧,整个行业正面临举步维艰的境地。望州动物园里的动物形单影只,瘦骨嶙峋,而放眼神州,这种民间动物园比比皆是,他们的未来要么被整顿,要么被取缔。

重庆、浙江湖州、安徽马鞍山、河南新乡这些民间动物园路在何方?

关在笼子里的棕熊神态恹恹,无精打采,失去了动物本该拥有的野性。

风餐露宿的小动物,捉襟见肘的动物园

谭德才的动物园建在望州公园里,而望州公园始建于20世纪70年代末。谭德才的动物园从建园开始,就作为望州公园的一个附属板块存在。谭德才有这经营资质,于是就开了家动物园。门票只收10元,一直开到今天。

动物园里住着十多只无精打采的动物,“因为游人少,钱就少,就没有资金去引进新动物”。园内有一只非洲母狮、一只黑熊、一只鸵鸟、一只狐狸、一条蛇,此外还有一些猴子。谭德才无奈地说:“经营状况不好,动物吃的伙食肯定要差一些。动物关了很久,都不太有精神。你看动物觉得很可怜,是因为它们不像真正的野生动物那么有野性。”

涪陵市政园林管理局绿化管理处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整个涪陵地区只有望州公园里的这家动物园,作为当时仅有的动物园,彼时这家私人动物园是一代人的记忆,面积虽然不大,却总是人来人往。在不少当地人的回忆中,当时狮子的肚子是圆的,还能看到孔雀。

变化大约出现在10年前,或许更早。动物园的售票窗口荒废了,空笼越来越多,孔雀没有了,狮子也瘦得肋骨可见。那时候人们如果带小孩看动物,一般会去重庆市区的大型动物园,或者永川区的大型野生动物园。

人们用脚投票的结果立竿见影,加上园区规模较小、设施老旧、空间促狭、卫生条件差、缺乏办园资质,这些原因综合导致了望州动物园的经营每况愈下。

重庆、浙江湖州、安徽马鞍山、河南新乡这些民间动物园路在何方?

长隆野生动物园里一名小朋友正给长颈鹿喂食。

被遗忘的动物福利,被削弱的教育功能

而在千里之外,河南省新乡市封丘县的实新学校斥资百万建了一个校内动物园。由于距离市区较远,乡村孩子很难像城市里的孩子那样,有更多机会接触野生动物。想让学生能和动物近距离接触增长见识,也让长期寄宿离家的孩子从动物身上得到关怀和慰藉,校方的初衷很难说不是合乎情理的。

但面对城乡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现状,实新学校还是招来了外界的非议和质疑。在不能进入园内的情况下,学生和动物隔着铁丝网四目相视,仅仅是满足最浅层的好奇心而已。而自建动物园里的鸵鸟、梅花鹿、孔雀以及羊驼,虽然种类繁多,但都归纳于欣赏类动物,而非长见识的互动类动物。减少离家的孤独感,获得温暖和关怀,应该从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中汲取,而非动物,校方此举无疑是本末倒置。

由于没有专业的饲养员和防疫员,在资金充沛的条件下,动物可以得到很好的饲养,笼子可以被打扫干净。但当这些动物逐渐长大,一些食肉动物的食量非常惊人,每天光吃肉就可达到上百斤,这笔费用都要从学校平日开支里挪用。而羊毛出在羊身上,学校本应投入到教育方面的资源,却被转移到动物身上,教学质量或可受到影响。

退一步说,受限于当地条件,这种民间动物园的动物待遇,普遍不如专业的大型动物园,更别提动物本身的福利了。浙江省湖州市莲花庄公园里,也有一个私人动物园,老虎和灰狼躺在潮湿的笼内喘息,而笼内传来阵阵恶臭,墙上还能看到不少青苔。湖南省株洲市神龙公园里的猴子身上有伤,无法独立进食。由于管理不到位,动物生存环境恶劣、饥一顿饱一顿的现象十分常见。

家住安徽省马鞍山市的夏小雨,清明期间去了雨山湖动物园观看动物。鸟类笼舍污秽遍地,东北虎步态蹒跚,眼前所见让小雨失望而归。她在市政府网站留言栏里写道:“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健康活泼的动物,而不是这般死气沉沉、毫无生气的动物。如果经费不足,可以改成以小型动物为主的动物园,将大型动物移送到环境好的去处。”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高级科学顾问、动物学博士孙全辉对此深有感触:“如果展示动物是为了科普和教育动物保护的知识,那么把动物养成这般瘦骨嶙峋的模样,传递的并不是我们想要表达的意图。”

重庆、浙江湖州、安徽马鞍山、河南新乡这些民间动物园路在何方?

动物园的职能是保护和教育,应该让人们知道野生动物生活在什么环境中。

优胜劣汰的生存状态,行将没落的行业存在

像谭德才这类人,他们身上打上了“私人承包”的印记。西宁野生动物园副园长齐新章介绍,所谓私人承包动物园,很多时候并非把动物园承包给私人,而是承包一块地方给私人,他们在这块地上开设动物园。比如,重庆市涪陵区望州公园、浙江省湖州市莲花庄公园、湖南省株洲市神龙公园里的动物园。

这些动物园的雏形,有一部分是由一些具有马戏表演资质的杂耍艺人演变来的。不只私人承包动物园,20世纪90年代中期,随着旅游业的发展,中国掀起建设动物园热潮,各种新建的城市动物园、野生动物园、公园内园中园遍地开花。比如,仅武汉市就曾开设了7家动物园,共拥有狮、虎等大型猛兽近500头,堪称国内第一。

开办动物园,需要获得主管部门的审批,取得营业执照、野生动物饲养繁殖许可证等。原则上,城市动物园归住建部管,野生动物园归国家林业局管理,但这并不绝对。“很多动物园的直接主管部门五花八门,有的是林业局、园林局,还有的是旅游部门、城建部门,甚至有一部分隶属于某个公园,服从公园管理。”齐新章说。

中国动物园协会相关工作人员透露,目前协会里共有199家会员单位。一般来说,饲养的野生动物并对公众开放的都可叫动物园。其性质和功能包括:开展野生动物综合保护和科学研究,并对公众进行科普教育和环境保护宣传。“不管哪一种形式,只要符合动物园的特征都是允许的”。

国内动物园包括国有、民营和私营。在经营性质上,又分为事业单位和企业单位。事业单位的资金来源有三类,全额拨款、差额拨款和自负盈亏。如果按照定位来划分,动物园又分为城市动物园和野生动物园。城市动物园较为传统,主要在市区里,总体来说属于公益性质。而野生动物园多在郊区,占地面积较大,一般由企业投资兴建,以商业盈利为目的。

调查显示,国内民间动物园大部分处于亏损状态,尤其是那些地处偏远、饲养动物条件欠佳的动物园,由于游客稀少,交通不便,真正盈利的并不多。公开报道称,武汉市的7家动物园,10年来倒闭了4家。

随着社会的发展,野生动物对公众而言不再是难得一见的稀罕物。人们已不满足于简陋的集中箱式展出的观赏,而希望野生动物过得舒服,看起来更加和谐自然一些。但像谭德才这些小型的私人动物园往往做不到,要么转型,要么关停,等待它们的终将是淘汰。

重庆、浙江湖州、安徽马鞍山、河南新乡这些民间动物园路在何方?

长隆野生动物园里的动物。

好的动物园是自然教育中心

优胜劣汰之后保留下来的,算是好的动物园吗?如果不是的话,那么,什么才算是好的动物园?

北京的梁钊,曾逛过国内外的11家动物园。每到一家动物园,他关注的是动物福利和场馆设计,而这两项都可以从动物园的丰容情况大致看出来。他觉得,国内一些城市的动物园对此并不重视。此外,动物园还存在趋同性。比如,为了吸引公众眼球,不少动物园会从国外引进一些珍禽异兽,却忽视了本土物种的科研保护,这种做法无异于本末倒置。

2013年7月,住建部发布《全国动物园发展纲要》,提到一些地方政府缺乏对动物园价值的正确认识,过分强调动物园的商业属性和旅游服务功能,偏离了动物园公益性的发展方向,出现了把动物园变成盈利性机构、利用野生动物进行表演、违规经营野生动物产品等问题,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

梁钊说:“先进的动物园应该是一个自然教育中心。动物园的职能是保护和教育,应该让人们知道野生动物生活在什么环境中,它与栖息地有怎样的关系,而人类正如何破坏它们的栖息地,从而引导公众可以为保护动物做些什么。”

在齐新章看来,好的动物园是能够积极践行“综合保护”和“保护教育”两项宗旨的动物园。不仅能够保护好野生动物,参与野生动物繁育、救护、放归,以及本土野生动物野外栖息地保护等,而且能够教育引导公众参与或自发保护生态环境,比如传达正确理性的动物保护理念,宣传准确的野生动物科普知识。

每种动物的习性不一,动物园应从尊重动物和生命的角度,进行饲养管理,把动物福利放在各项工作的首位。动物园可以通过近距离的观察,开展科学研究,然后将积累的知识应用到野外物种的保护上。在公众教育方面,动物园应尽量展示动物自然的一面,引导公众关注物种和野外栖息地的保护。

从动物基本需求角度考虑,为保障动物在人工饲养环境下的基本福利,很多国家都制定了动物福利法,我国也将出台保护所有动物不受虐待的相关法律。这些与生态文明和社会进步都有关,但对于望州动物园、实新学校这样的民间动物园来说,目标实在有些高远。

重庆、浙江湖州、安徽马鞍山、河南新乡这些民间动物园路在何方?

重庆、浙江湖州、安徽马鞍山、河南新乡这些民间动物园路在何方?

文章选自《凤凰品城市》2017年5月刊

重庆、浙江湖州、安徽马鞍山、河南新乡这些民间动物园路在何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重庆、浙江湖州、安徽马鞍山、河南新乡这些民间动物园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