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妥妥的新一线城市 这么厉害 为什么还这么焦虑呢

南京——妥妥的新一线城市 这么厉害 为什么还这么焦虑呢

文/叶檀

本次的城市系列研究,将聚焦那些中产阶级较多,或者中产们最爱前往的城市,除了以往的交通、人口、教育和财富数据,还将尽可能地加入消费、旅游、个性化观察和景点数据,尤其是对当地商业生态和大众生活质量的评测。首先从以下几方面挖掘中国新中产趋势:

一是交通运输、人口流入流出和教育资源分布。

二是财富状况,房屋租金、新房与二手房价格。

三是美女、酒吧、旅游消费和5A级景点。

四是商业生态环境,以及近年当地人对政府的评价。

02

南京

自从南京被冠上“新一线城市”的光环以来,各种争议就从未停止,但不可否认的是,南京是近年崛起最快的城市。曾经的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作为六朝古都的南京,霸气内敛,温润如玉,不像北京处处散发着“天子脚下”的皇城气息,南京的气质更类似一个世家子弟。

根据《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1-2020年)》,南京是江苏省省会,东部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全国重要科研教育基地和综合交通枢纽。早在2016年6月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中,南京就被定位于长三角唯一“特大城市”,杭州与合肥、苏州被定位于“Ⅰ型大城市”。消息一出,杭州不如南京的舆论四起。

长三角是中国经济重镇,一直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南京虽是六朝古都,但论生活舒适,苏杭为尊。

但南京现在消费不在苏杭之下。南京的消费迅猛增长,根据当地统计年鉴和统计公报,2009年到2014年平均每年增长16.6%。以当地常住人口计算,人均零售额在2014年接近5.1万元,在江苏各省市中排名第二,仅次于苏州,常住人口人均零售额,甚至比苏州还要高。

南京——妥妥的新一线城市 这么厉害 为什么还这么焦虑呢

南京是个吃货聚集的城市,2016年12月20日,挖财发布的《2016 新一线VS一线城市信用报告示,南京刷卡吃喝消费排名全国第一。南京信用卡活跃用户人均美食消费为7340元,成功超越北上广。境外消费也不低,紧随杭州、北京和上海,位列第四,年人均境外刷卡消费达到7351元。在信用卡信用方面,像南京和杭州这样的城市,逾期数据甚至优于一线城市。

新一线城市的崛起,也是居民主动选择的结果。根据第一财经新一线研究所数据,在2016年母婴消费品排名前五城市中,在尿不湿、安全座椅、宝宝写真和叶酸分类下,南京分别排名第四、第四、第二和第五。2016年南京妈妈人均母婴总支出为3.42万元,相比2014年上涨21.276%。母婴消费可以说是消费升级最好的案例。除了经济实力提升,对产品越来越挑剔,产品购买渠道增多、选择也越来越丰富、妈妈爸爸们主动了解何为高品质产品,使母婴消费升级越来越成熟。这样的趋势在南京、杭州、成都和武汉等城市越来越明显,甚至已经蔓延到常州等二线城市。

作为小资城市特有的文化符号,南京多多。早在2013年,南京票房总收入为4.6亿,占全省票房收入的23%,已经跻身全国十大票仓。电影、演出、K歌和阅读氛围在南京很有市场,先锋书店、金陵书苑、猫咪咖啡书店和可一书店等倍受追捧。南京的栖霞寺,秦淮河,都是旅游胜地。新增的牛首山、大报恩寺景点增加旅游吸引力,黄龙岘、石塘人家等景点游客量节节攀升。

3月21日,领英发布“中国职场全球化指数”显示,前七个城市分别为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杭州、南京、苏州,新一线城市对全球化人才的吸引力不逊于北上广深,南京与杭州、苏州在同一阵营。在海归人才流入流出比的统计中,杭州、南京超越了传统的北上广,分列第一第二。

南京——妥妥的新一线城市 这么厉害 为什么还这么焦虑呢

从人口规模来看,南京的确可以被划为特大城市,但从细分产业来看还有待进步,在创新上,南京与互联网一线的杭州有差距。

首先是GDP,根据统计公报,2015年和2016年南京GDP均位于15个副省级城市第六名,而其GDP增速在2015年蹿升至第二,仅次于杭州,却在2016年跌至8%,名次也降至第五。尽管南京拥有苏宁这样的大型零售与电商企业,但无论是规模还是业态,都无法与站在互联网一线的杭州相提并论。电子、石化、钢铁和企业等产业依旧是南京工业的主体,统计公报显示,2015年其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13065.8亿元,重工业总产值10144.2亿,比例高达78%。

在江苏省范围内,南京曾一度被苏州和无锡超越,仅位于全省第三,直到2014年南京才超越无锡,这其中与产业结构有很大的关系。无锡过去以工业为主,同时是外向型经济为主,出口所占比例在2008年之前非常高,而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外贸出口阻力越来越大,地方经济也受到冲击,南京则以服务业为主,面向国内市场,受冲击相对较小。加上青奥会的举办,加快南京的基础设施建设,又明显拉动了服务业增长 ,统计公报显示,在2014年上半年服务业增加值增速达到11.2%,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为13%。

从南京城市工业发展史来看,曾经太重,需要变轻。

相关数据显示,建国初期,随着南京汽车制造厂、南京炼油厂、南京化学工业公司等一批大型企业的布局,南京成为一座重工业城市,化工、钢铁、汽车等重工业在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一度高达70%。

南京——妥妥的新一线城市 这么厉害 为什么还这么焦虑呢

到了20世纪7、80年代,机械工业、电子仪表、建材水泥、轻纺、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等,逐渐发展为有规模的工业体系,GDP在全国基本排在前十。随后的改革开放却使南京失去了节奏,1982年首次跌出全国经济总量前十,被无锡和苏州赶超,1995到2000年间经济毫无起色。

直到2001年,当地政府确定了“工业第一方略”,使南京制造业规模和从业人员大幅扩张,第二产业比重再次提高,工业总产值在此后的几年中一直保持着20%以上的高速增长,成为南京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贡献率始终保持在70%左右。2006年,南京在继续推进“工业第一方略”的基础上,又提出了“十大产业链”战略,希望以产业链的发展作为新时期提升工业产业整体优势的突破口。

好在,这几年南京新兴产业发展迅猛。以信息技术、智能电网为代表新兴产业占比,首次超过石化、钢铁、建材等传统制造业,2016年占比达到40%,同比提高3%,占据南京工业增加值的4.8%。

南京有便利的交通,高铁便利度超过北广深,仅次于上海。南京处在京沪高铁和沪汉蓉客运专线上,杭州则地处沪昆高铁与东南沿海客运专线上。从车次尤其是高铁动车车次数量来看,南京以533趟车的优势力压杭州的426趟,超过北京、广州和深圳,仅次于上海。同时2016年3月29日,南京成为高铁枢纽的动车段,即动车日常检修和维护基地。此前仅上海有如此待遇,南京、杭州与合肥均在管辖范围内。南京动车段,将覆盖南京、南京南、合肥男和徐州东等列车。

南京——妥妥的新一线城市 这么厉害 为什么还这么焦虑呢

南京的交通实力雄厚。据第一财经新一线研究所数据,通过高铁指数、高速指数、2小时交通辐射城市数和航空指数,测评出来的城市交通实力。得出结果为上海、广州和北京综合交通指数为86.67、82.91和81.68,排名前三。南京排名第四,超越成都、深圳和武汉三大交通枢纽,主要因为南京作为长三角城市群中的中心之一,其2小时辐射城市数就达到了10个,是深圳的2倍。南京影响幅射到了安徽东部,对合肥都有很大的影响。

南京一直以来都是科教重镇,根据2015年统计公报,南京拥有53所高校,包括南京大学、东南大学、河海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和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等,每年有超过25万大学生、研究生毕业。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南京的高校数量和在校人数均可进入前五。南京高等教育在长三角城市群里仅次于上海。

南京也有梦想,南大一度在国内声势很高,后来,你懂的,先是50年代被拆分一次,后来上升无路,现在再怎么样也无法与北大、清华分庭抗礼。这不是南大的错。

良好的工业基础,便利的交通,各种产业的集聚,都是南京的优势,但同时也面临着外来人口增长缓慢,科教转化率低的困境。从工业基础、教育基础、交通基础看,南京成为准一线城市,也不是什么太出意外的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南京——妥妥的新一线城市 这么厉害 为什么还这么焦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