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院子

提起老北京城,外来客认为北京的胡同都是灰墙灰瓦,一个模样。其实不然, 每条胡同每个院子都有个说头儿,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着传奇般的经历,里面的喜怒悲哀的往事也多着呢。

北京的院子

院子是老北京人活动的小天地,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头百姓,都对自己所住的房子有着自己的认知。四合院是北京人代表性的院落,四合院顾名思义就是四面都有房子中间有院子的建筑,其实四合院只是个简称,它的规格规模是不一样的,北京最大的四合院那就是紫禁城,论讲究论规模天下第一,而最简单的四合院就是小门小户的院子,最多两重院子(前后院)。讲究的四合院有多重院子和跨院规模宏大装修讲究多为官宦人家的宅府。

北京的院子

作为主要的接人待客活动之地上房不管是豪宅大家还是平民小户选择房子坐北朝南的房子,老话说“有钱不住东南房、冬不暖来夏不凉”是老北京人选择住房的基本条件,其次那就是位置的选择,不管自己的宅子大小,坐落东西还是南北走向的街道胡同,院门除了豪宅王府是中间开门,一般人家都是在院子的东北方向开门,如果街道是东西走向大宅门和一般的人家都买坐北朝南的宅子,宅子的门肯定是在东南,南北走向肯定是买路西的宅子,宅门肯定是在东北。东面或南面的街门肯定不是宅门或正经的四合院,三合院,大杂院就另当别论了。宅门的坐向跟八卦风水有关,数字和位置及某种特殊的物件在北京居住方面起的作用。

北京的院子

老北京城有个好的环境就是树多,过去凡是院子宽绰一点就有树。稍微讲究一点的人家也要有花盆、鱼缸、石榴树等。老北京人把人住的院子称为阳宅,寓意代表活力和生命力。

坟地,称为阴宅。大户人家的坟地一般都种有松树、柏树,象征着死人的意念永存。此外,种上松柏树还有水土保持、保护坟冢的作用。也是人们为了便于找到自己亲人的坟墓而在其旁边种上树木,一待长大,数里之外便可看到自己要祭扫的地方。 与坟阴宅相反,老北京人从不将松柏树种进四合院,同样,即使是结最好吃的桑椹,其树也不会受到主人的青睐,至于清口爽脆的梨,其树也会拒之于前院、后院。为什么呢,大概是“桑”与“丧”,“梨”与“离”谐音罢了。北京人有句俗语:“桑松柏梨槐,不进府王宅”,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因此,北京的宅院里多种西府 海棠、临潼石榴、春桃、枣树等,真可谓:春可赏花,夏能纳凉,秋尝鲜果,用“春华秋实”来概括北京民宅中的树木是最恰当不过了。不过北京城院子里有槐树柳树的也不在少数,好像槐树柳树不在“禁树”之列吧。

北京的院子

老北京人忌讳院子里的地面比胡同、大街的地面低,原因是一进门就得跳“蛤蟆坑”,而出门从低向高如似登山,明显不吉利。这样的院子在贫穷的南城地势较洼的街道胡同常见。

此外,数目字中,人们认为单数不吉利,一般人都不能接受例如;买箱子要买一对,买椅子要买两把,帽筒要买一对,上供用的蜡也是一对等等。不过也有要单数的,那就是房间了,北房或西为上房的要单数,或三间,或五间,如果就有四间的地方也要盖三大间,每边再盖半间,美名其曰:“四破五”。至于东西厢房,也多以三间为准,目的是在院中建筑组合里产生一条中轴线,这条线如似人身上的脊梁,是院落中最重要风水源头。正因如此,双数在北京住宅建筑方面是不吃香的,所以,北京出现了这么一句俗语,“四六不成材”。

北京的院子

今天的北京城真正的四合院仅存的不多了,后海一带多为王府豪宅还保留下来不少,但平常人家居住的四合院保留下的不多,这里有诸多历史原因造成的问题,有的变成了大杂院,有的残破不堪,但主要还是利益驱使造成的遗憾,那些有着上百年甚至二三百年历史的四合院 ,在国外肯定会作为文物好好的保留维护。而在我们这里,那些被有识之士认为是文物价值的四合院随着开发商堆土机的轰鸣中消失了,留下的是无法挽回的遗憾,人祸猛于虎一点不假。

(文转自老北京网:了然客 画:冯柯)

北京的院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北京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