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连破五大案 青岛也有个“神探狄仁杰”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鑫 孙桂东 实习生 张艳慧

每次大案要案侦破后,我们看到的是嫌犯落网、大快人心的消息;我们看不到的是众多民警在背后辛苦的付出。在青岛刑警支队,有这样一位民警,从事刑侦工作14年来,他先后出了大大小小的现场600多个,在即墨抢劫金店等重特大案件的现场,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从案发现场的点滴痕迹中发现线索,揭露背后的真相,他是各种复杂疑难案件的“终结者”。近日,半岛记者走近这位破案高手,揭开他神秘的面纱和不为人知的一面。

一年连破五大案 青岛也有个“神探狄仁杰”

曹金利用技术手段正从一个案发现场带回来的杯子上寻找证据。

刑警队里的“老同志”

今年36岁的曹金是青岛刑警支队技术处一科的主任科员,半岛记者眼前的这位刑警长得非常魁梧,眉宇间闪现着刑警独有的睿智和干练。2003年,从中国刑侦学院痕迹侦查专业毕业后,曹金就加入了青岛刑警支队技术处这个大家庭,14年来始终战斗在刑侦技术的第一线,虽然年龄不是太大,却也算是科里的“老同志。”

在同事的眼中,这个和相声演员曹云金有一字之差的大个子“十分内秀”,操着一口标准普通话,行事干练遇事冷静不冲动,有着与生俱来的幽默和风趣,“他是个很好的弟兄,最大的特点就是直爽热情,爱说笑,愿意帮助别人,洞察力强敢啃硬骨头,天生是个刑警的‘料’。”这是同事兼科长李鹏对曹金的评价,在和记者交谈之间,曹金也不经意就流露出他的直爽和开朗,谈吐之间也非常得体,身上透露着西北汉子特有的热情和豪迈。

一年破获5起大案要案

“刷粉、猜闷(猜谜语)、灌石膏,”曹金说,他们的工作,通俗来说,用这三个词就可以概括。干这个活需要过硬的专业素质,不是一朝一夕能锻炼出来的。

他喜欢读武侠小说。如果把工作比喻成武功,他会选择少林派。“做好基础,练好内功”,曹金说,一个刑事案件发生后,他们是整个案件侦查的第一个环节,做好了这些基础的工作,案件的侦破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同样是刷粉,寻找痕迹,但是老的技术员能把这些基础的工作做好。“四年能出徒的,就算天赋异禀,一般得要七八年”。“俗话说十年磨一剑,我自己算是天资一般的,干到第十年才真正打通任督二脉。”曹金说,因为之前,都是前辈们带着他出去,他只要做好一个方面的工作就行。现在,他要独立带队,要考虑好方方面面的事情。于是,他开始思索这十年所遇到的每一个现场,总结里边的经验,自己也领悟到里边的精髓。

2016年对于曹金来说是忙碌的一年,也是收获的一年,曹金成为同事们眼中的“办案能手”,连续破获了5起大案要案。

[ 破案能手 ]

窗帘上发现血迹,楼下揪出杀人犯

“工作最大的乐趣就是每个案件都不一样,”曹金说,从业14年以来,他经手的600多起案件,没有一个是相同的。“有一起案件,我们在现场找到了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证;找到嫌疑人衣服、凶器,”曹金说,他们就在现场找到了犯罪嫌疑人,当场将其拿下。

“有一年,岛城某小区发生了一起命案,一家两口被杀,”曹金说,接到群众举报后,110民警迅速赶往事发地,并封锁了现场。随后,他们接到指令,也赶到现场进行侦查,从现场的血迹来看,凶手作案的时间不长,他们赶到现场后,立即搜索相关的痕迹。在现场,一个很小的细节引起了他的注意。因为房间里到处都是鲜血,但是楼道里,路上均没有血迹、偏偏在窗帘上,有一滴非常模糊的血迹。

根据这一点判断,凶手很可能是从窗户逃走的。但是,房间在四楼,直接跳楼危险很大,应该能发现。综合其他信息,曹金判断凶手就在附近,没有跑远。于是,民警立即对整栋楼进行搜查。搜索到事发房间正下方的房间时,打开门,一个人双手全是血迹站在里边,民警当场将其抓获。后经审讯,此人就是作案凶手,案发以后,他刚准备逃离现场,110民警就已经赶到。无奈之下,他只好爬窗逃跑。看到正下方的房间没有人,他就打开窗户进去,想着先躲躲,自以为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去年2月份,莱西市某镇发生一起凶杀案件,接到线索后,他和同事立即到达现场,经过查勘,死者是一名女性,现场几乎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而当时受害者全身被烧焦,现场为室外且经焚烧,破坏严重,加之案发地所处偏僻,一时也无法分析出有价值的线索,受害者的身份无法查明,案件陷入僵局。

死在荒郊野外的女子到底是谁?凶手为什么在这个地方作案?她和受害者什么关系,一个个问题接连出现在曹金脑海中,为了给死者讨回公道,快速寻找突破口尽快破案,曹金和刑警支队的领导中午饭也没吃,就决定再次赶到太平间进行二次检验寻找线索,在太平间,曹金小心翼翼检查尸体的每一个细节。

“有了重大发现,这次破案有希望了。”曹金向随行的领导表示,原来受害者一只手的小手指上的指纹保存完好,获取这一有价值信息后,曹金及时提取了受害者的手印进行鉴定,很快确定了受害者的身份,随后顺藤摸瓜抓获了犯罪嫌疑人于某,案件成功告破,从案发到破案只用了短短两天。

小拖布推理“还原场景”,揭开真相

作为一名合格的刑侦技术民警,到达现场后,就要善于发现和捕捉现场的细节,有目的地去发现一些不易发现的痕迹物证,推理能力也是一位优秀刑侦民警必备的技能,刑侦民警要从细枝末节中找出蛛丝马迹,然后结合现场和痕迹物证的情况,研究其所反映出的各种信息,判定痕迹之间的相互联系,把众多细节拼凑起来从而“还原场景”。一个要案的侦破犹如一个悬疑推理的侦探故事。

“每一个不起眼的细节都是案件的突破口,抓住细节推理还原当时案发场景,就有助于快速破案。”曹金说,有一年,在城阳发生一起命案,到达现场后发现一名女子被杀害在房间内,据曹金回忆,他当时在现场发现地面上有一个拖布,而且地面有拖地印痕,根据这一细节判断现场有被清理的痕迹。

此外,在案发后杀人凶手触碰过的电灯开关和拖布上都有血迹,根据这一细节再次推理判断,嫌疑人在整个作案过程中有可能受伤,随后又经过系列推理判断嫌疑人的基本情况和还原了当时的“场景”,很快嫌疑人浮出水面,民警迅速将其抓获,在强大的证据面前,嫌疑人交代了作案过程,交代了和受害者因为发生口角,后持刀将其捅伤致死的犯罪经过,而事后通过嫌疑人的交代,也证实了曹金的推断,“他善于运用逻辑思维推理破案,他对于疑难案件能捋出自己的头绪。”同事对其评价,平时他喜欢观察细节,通过严密科学的推理,善于发现现场的细节,曹金从事痕迹鉴定14年,每次案件告破后,他都会进行总结,丰富的经验靠平时积累总结。

一年连破五大案 青岛也有个“神探狄仁杰”

曹金和同事一起在案发现场打捞证据。

一年连破五大案 青岛也有个“神探狄仁杰”

刑警支队多名民警在处置现场。

[ 心声 ]

破案像考试解题,把受害者当亲人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曹金说,这就跟解题一样,每次遇到的都是不一样的情况。比如说,同样是火灾,有自然原因造成的,也有人为的,人为的火灾还包括助燃剂、汽油等等,每一个现场都是不一样的。教科书里讲的都是一些理论知识,跟实践还有很大的差距。以前的方法很管用,但是遇见新的问题,情境变了,你就需要想新的方法。

“每一起案件我们同事都是全身心投入,必须尽快破案,否则对不起他们期望的眼神,如果案子破不了我们就寝食难安,一心想着找线索,脑海中每个细节都会反复来回回放。”曹金说,每个人都有亲朋好友,每次出现场他的心情都很沉重,看到刑侦民警到来,受害者温暖地像见到自己的亲人一样,见到受害者他们在安慰的同时,更多想的就是怎么样快速破案,“有时候我们和受害者的家属心情一样,一样的愤怒和心痛,特别是一些儿童伤害的案件,听完受害者的讲述后也会义愤填膺,内心本能上有一股干劲和力量,想得最多的就是用确凿的证据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于法。”曹金说。

每一个案件都关乎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刑侦民警天职就是破案,“我们每办理一件案件,就像了却一桩心愿,有时候办理一次大案要案后我们都会自费喝酒庆祝一下。”曹金说,他非常享受破案的过程,干刑警时间长了,职业使命感和责任感越来越强,在他看来,没有所谓的“神探”,干好刑侦技术民警必须具备严谨的态度、过硬的心理素质,以及高超的技术,“每一次破案就像一次考试和解题,要想考好,工夫在平时。”,“我们刑侦技术队伍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我只是队伍里普通的一兵,希望我能把前辈给我的标准传承下去。”曹金表示。

[ 背后艰辛 ]

为破案,曾专门到鞋厂学制鞋

“每个案件都不一样,破解的方法也不一样,这就要求你各方面都要了解,”曹金说,每一起案件侦破,都是在一个团队的合作之下完成的。有的时候,他们的工作跟考古的差不多,到了每一个现场,都需要在里边找到蛛丝马迹。因为很多案件在侦破阶段,都需要保密,不能交给社会单位,他们只能自己来。

研究的东西“五花八门”

刑侦研究的东西可以说是五花八门,他们有的同事学会了开锁,学习用C++编程,为了研究人的足迹方便破案。他们还专门到制鞋厂,研究不同的鞋是怎么做出来的,不同的轮胎车印有何区别,不同动物的咬痕有什么不同等等。

说到底是团队的力量,“我们是一个团队,和别的警种不同,我们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专业,大家关系都是师兄弟,大伙在一起其乐融融,没有上下级之分。”曹金说,目前整个技术处一科共有李鹏、李华、谷大明、赵怀远、戚迹、曹金6名民警,在整个技术处一科,无论是科长还是普通民警,大家都是同事兄弟间的深厚情谊。

“英雄所见略同在我们这个地方特别适合,很多时候大家都想到一块了,在现场,大家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有默契。”

为锻炼胆量爱看恐怖片

由于职业的习惯,曹金业余最大的乐趣就是爱看悬疑推理剧,《神探狄仁杰》、《大宋提刑官》以及香港的刑侦剧《刑事侦缉档案》、《法证先锋》系列等他都看过,“说起来你也许不信,我也爱看恐怖片。”说起爱看恐怖片的原因,曹金表示当初就是锻炼胆量,干技术刑侦需要过硬的心理素质和胆识,没有过硬的心理素质无法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跟随老前辈经常出入血迹斑斑的现场,刚开始的时候不适应,回来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和许多“80后”一样,曹金爱摇滚,“平时没人的时候我就吼几嗓子,如果不是当警察,我可能是一名摇滚青年。”曹金笑着说。

搜寻上百个垃圾桶找线索

在一些影视作品中,刑侦民警工作看起来风光潇洒,其实,背后更多是他们艰辛枯燥等鲜为人知的一面,“影视剧中的一些镜头不真实,哪能穿着西装革履开着豪车去现场,有时候开个破面包车就到现场,到现场就扑在工作上,哪有时间耍帅。”曹金说,刑侦技术既要动脑还要动体力,有时候还需要干既脏又累的活,“大学的时候学的大部分是理论,很少接触尸体。”曹金说,刚开始干刑侦技术工作的时候,他就遇到一个案子,当时尸体高度腐烂,为了破案,他硬着头皮完成了自己的任务,随着工作的深入,他逐步克服了心理障碍,“有一个案件让我至今仍记忆犹新,当时被害人的尸体被埋藏很深,由于是夏天过了很长时间,尸体已经腐烂,现场气味非常难闻,雇来的村民一看就走了,最后就剩下我们几个刑警戴着口罩在挖。”曹金回忆道,为了寻找线索,他们几位刑警在现场挖了6天,至今对这起案件印象深刻。

刑侦工作最重要就是严谨,来不了半点的马虎,在重大案件遇到瓶颈的时候,有时候就需要抽丝剥茧,有一次嫌疑人把证据扔到马桶中,但嫌疑人住处比较多,为了能够找到有价值的线索,他和同事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连续找了嫌疑人的6个马桶和周围上百个垃圾桶,才找到了证据并进行了固定,正是靠着不懈努力的韧劲,才最终确定该案的犯罪嫌疑人,揪出真凶。

[ 铁汉柔情 ]

24小时待命,最愧对家人

青岛刑警支队负责岛城辖区发生的大案要案,他们在幕后守护岛城每一刻的安宁,谁也无法预料案件什么时候发生,熬夜加班和没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是每一位刑警都不可避免的,遇到特殊情况有时还要通宵。曹金说,现场勘查工作讲究就是速度,早一步到达案发现场就早一步掌握案件的主动权,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要和时间赛跑,由于工作的关系,他们手机要24小时开机,保持随时待命的状态。每天入睡前,他把手机放到床边,只有自己听到手机的震动。

“有成就、有荣耀、有乐趣,但也有压力,”曹金说,像大学里老师说过的那样,你隔开了光明与黑暗,就要承受因此带来的冲击。这里面,他最愧对的就是家人。“跟妻子结婚九年多了,在工作这方面逐渐磨合得差不多了,”曹金说,现在只要他去出现场了,妻子一般不会给他打电话。在现场的时候,为了防腐蚀以及保护现场,他通常需要套上三到四层手套。如果要接电话,他要一层层地脱下来,再换成新的,非常麻烦。因此,现在他每次去现场前,都会先给家里打个电话,妻子就知道他要暂时“失联”,便一直等着他结束现场后,再给自己打来电话,才会安心。

由于平时工作太忙,没有时间陪伴老人孩子,照顾孩子和老人的重担全部压在妻子的身上,提到家庭,曹金满是愧疚,“这么多年挺对不起老婆孩子的,平时陪孩子太少,现在孩子和我的关系一般,可能等他长大了就理解了,其实整个刑警支队很多战友和我一样,大家都是‘身不由己’。”曹金说,既然选择了刑警这份职业,就要无怨无悔。

[编辑: 张珍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一年连破五大案 青岛也有个“神探狄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