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水好着嘞”——山东农村人口饮水安全问题政策跟踪审计掠影

4月18日下午,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县乐平铺镇赵楼村,53岁的杨淑莲扭开了家里的水龙头,水花溅到记者手上,几滴清凉。“这个水好着嘞”,她指着自来水说,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村支书杨书福介绍,去年春天,这个有着826名村民的村庄通了自来水,“水是东阿水”。

东阿县以“东阿阿胶”闻名,好阿胶离不开好水源。聊城大部分地区地下水含氟、铁量大,不适合饮用,市区和部分县生活用水都来自东阿。“现在村里的自来水和市区同水同源”,茌平县水务局张电广介绍。

赵楼村,是山东实施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审计后,开始集中供水的村庄之一。

“‘打酱油的钱也可以打醋’,这太好了”

水是生命之源。在中国广大农村地区,饮水安全更是事关民生大事。从2013年开始,山东计划利用5年时间,将全省农村自来水普及率提高到95%,规模化集中供水率达到85%以上。

自2015年起,山东省审计厅连续两年组织全省审计机关对解决农村人口饮水安全问题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进行跟踪审计。“山东缺水,水质不好,含氟量高,又是农业大省”,投资审计二处处长狄元孝介绍,“因此,在2015年对全省17个地市农村饮水安全情况进行了全面审计后,2016年,我们又重点选择了9市23个县进行审计”,关注整个“十二五”期间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目标完成情况。

“这个水好着嘞”——山东农村人口饮水安全问题政策跟踪审计掠影

聊城,江北水城,连续两年接受了审计。虽为水城,却以其他地方引入的客水居多,人均饮水资源占比仅为全国的十分之一,全省的三分之二。聊城市81.3%的人口生活在农村,约为465万人。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在这里十分重要。

一个村是否纳入饮水安全工程规划,需要村民同意。“虽然是好事,但有些百姓不愿意,自来水虽好,毕竟要花钱,村民不在乎水质,觉得自己能打到水,又不花钱。”但审计人员却急在心头。山东省审计厅投资审计二处阎福龙说,“水利部门和乡镇去做工作,说水质不好,需要改自来水,村里人都不信。所以我们就给当地提议,要加强动员宣传,有一个好的经验是,通过专门的检测部门,检测水质情况,给出书面报告,让老百姓明白、懂得,确实这个水对他们生命健康造成了影响,他的思想观念转变了,就好推动工作了”。

茌平县水务局庄荣军形容两年的审计帮助他们解决了两件事:一是有了干事的钱了;二是知道怎么干了。

农村安全饮水工程规划制订时间较早,随着城镇化建设的开展,一些村已撤并,村庄建设、水质和村民的想法也发生了改变。一些本在建设方案内的村不再需要管网安装,而另一些不在方案内的则希望重被纳入。已经确定的方案能改吗?资金能不能调剂使用?庄荣军很犹豫,“当时审计厅的同志说,‘打酱油的钱也可以打醋’,只要都是用于民生。我一听,这太好了。”经过相关乡镇党委召开大会,反复征求意见,茌平县将当时不能实施工程的6个村调出规划,增补了7个不在规划内,但却需要管网建设的村。

同时,针对审计发现的配套资金不到位的问题,该县政府用20天时间分两批把438万元项目资金全部配套到位。“审计给予的指导,让基层工作找着了方向。”庄荣军说。2016年6月底,增补入规划的7个村全部通了自来水,解决了4000多名群众喝水难的问题。“群众非常高兴。以前的水不行,他要去老远的地里打水,现在接的水和咱们聊城同水同源。”

目前,聊城市农村人口饮水工程供水模式主要包括四种:以现有水库向村供水管网供水;优质地下水大规模供水;乡镇集中供水;万人以下联村或单村供水。全市农村集中供水率达96%。

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6年5月底,审计的9市23县农村人口饮水安全工程累计完成投资43亿余元,解决了845万余名农村人口和78万多农村在校师生的饮水安全问题。

民生审计重心下移

“要坚持民生审计重心下移,不断扩大审计的广度和深度,促进应享尽享,让人民群众有更强的获得感。”山东省审计厅厅长马青山说。

2016年,在全省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审计中,山东省审计厅直接对聊城、滨州2市4县进行了审计。审计组下村入户,对4个县进行抽查,实地查看管线到村口位置,自来水有没有入户,并入户查看水压情况。“当时我们怕他不入户,怕有假,确实有这种情况,到了村边没连接上,这个我们直接反映了。”审计人员说。

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水质安全第一,这是政策制度的落脚点,也是审计关注的重点。在一个乡镇审计时,一份水质检测报告引起了审计人员的注意。由于检测费用不低,一般乡镇能检测9个项目就不错,但这个乡镇检测了42项。审计人员于是取水重新送检化验。检测结果显示不达标。该镇后来提供了真实的检测报告,显示部分村或学校水质不达标,其中有个学校水中砷含量超标85倍。面对这样的结果,该镇重新打井,解决水源安全问题。

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由项目所在区县负责招投标,并明确规定“本地与招标单位有明确利害关系的企业不得参与投标”。一次,两个在不同县审计的审计人员在交谈中意外发现,这两个县的中标企业竟然互为本地水利部门的下级单位。是巧合吗?审计组长立即决定,采集该市各区县农村安全饮水工程招投标资料。通过汇总对比,最终发现存在围标、串标问题。针对审计发现的问题,相关县也立即整改,对转包单位进行约谈,做出罚款处罚,并对有关责任人进行了通报批评。

要让农户得到真正的好处

“审计要围绕政策更多倾向民生这个概念,看(项目)到底能不能真正解决农村饮用水安全,农户能不能真正得到好处,能不能真正解决他饮水难、吃水难、水质差这个根本性问题。”狄元孝说。

“这个水好着嘞”——山东农村人口饮水安全问题政策跟踪审计掠影

博平镇袁楼村,这个本未纳入农村安全饮水工程的村庄,因为审计提出的“打酱油的钱也可以打醋”的理念,而被增补进工程。200多户村民在去年4月吃上了自来水。

村民孟秀红,一家7口人,家里已有一口水井,以前土地灌溉时常打不上水来,要到外面去买,费时费力。“井水有污染,还是这个水好”,她扭开水龙头说。但是除了饮用,平时洗洗涮涮,用的仍是井里的水。“还是舍不得。”她说。目前,该村自来水价每立方米3.5元,由于刚开始使用,还未收费。

水价,是农户非常关心的问题。为了了解水费收缴情况,审计人员把某县规划区内的所有村庄跑了个遍,发现了水价征收随意,缺乏有效管理的问题。聊城市审计局2015年《关于加强农村饮水安全建设的调研报告》也显示,存在水价管理混乱,未实行政府定价等问题。“后期管理资金目前缺乏保障,管道维护、水管员工资等日常性支出没有,有的地方水价由水管员自己定,富裕的乡镇水价可能反而收得少,因为经费有保障”,审计人员建议关注水价问题,“自来水入户了,还得让老百姓用得起”。同时,也要提高村民对饮水安全重要性的认识,积极引导其改变传统的用水消费观念和用水方式。

在审计人员看来,随着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的推行,集中供水方式提高了整体水质安全,加强了水源地保护,也真正解决了一部分农村人口饮水问题。但它仍是个长期的工程,需要因地制宜,逐步完善,无法一蹴而就。政策和实际还需进一步衔接,重建设轻管护的问题仍需解决。

据悉,“十三五”期间,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将进入提升阶段。

对农村人口饮水安全工程的审计,只是山东省审计厅近年来开展的重大政策跟踪审计中的一个专题。2015年至2016年,按照审计署统一部署,结合地域实际,该厅共组织开展政策跟踪审计项目42项,2017年列入计划13项。

财政审计处副处长苑小巍介绍,山东省重大政策跟踪审计几乎都涉及民生,仅2016年,山东省财政投入民生资金量占比达76%。

2017年3月,山东省政府关于2015年度审计查出问题整改情况报告显示,省审计厅与司法、纪检监察等机关加强协作配合,加大对审计查处重大违纪违法问题问责力度。其中,严肃查处侵害群众利益问题,202人和4个单位受到处理;64名基层干部或工作人员因不作为、乱作为、渎职等受到处理。(魏小题 黄雯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这个水好着嘞”——山东农村人口饮水安全问题政策跟踪审计掠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