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豆不来自荷兰,拿铁不是咖啡,数数那些名不副实的食物!

夫妻肺片里没有夫妻,老婆饼和老婆也没有关系,这当然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可是菠萝包里没有菠萝,荷兰豆不来自荷兰,拿铁不是咖啡……就让人很费解了。今天我们就来聊聊那些实际和名字不符的食物。

荷兰豆不来自荷兰,拿铁不是咖啡,数数那些名不副实的食物!

原料类

“鱼香肉丝”有鱼字,菜里却看不到鱼。蟹棒里没有蟹肉,就是外形像罢了!枇杷膏里没有枇杷,这又是为什么呢?

第一次听到“鱼香肉丝”这个菜名,都会想到这是一盘有“鱼”的菜,其实并不是这样。国家高级中式烹调师张彩玲介绍,鱼香肉丝里并没有鱼,只是一种做法。它之所以能具有鱼香味,并不是来自“鱼”,而是多种食材共同作用的结果,包含了甜、咸、酸、辣、鲜、香和浓郁的葱、姜、蒜味的特色,因此,鱼香肉丝以鱼香调味而定名。

枇杷膏就是枇杷做的吗?其实并不是,枇杷膏里没有枇杷,真正有止咳作用的枇杷膏,主要原料是枇杷叶,而且真正具有止咳、化痰作用的是枇杷叶,在古代,枇杷肉是很少入药的。

很多人吃菠萝包就是冲着菠萝去的,结果从第一口吃到最后一口都没吃出菠萝,很失望。张彩玲解释,菠萝包并没有菠萝,面包中间亦没有馅料,菠萝包外层的脆皮一般由砂糖、鸡蛋、面粉与猪油烘制而成,外形呈网状,像菠萝,所以才称为菠萝包。

这件事,蟹棒也躺枪。曾有一个“好事”的日本节目组,采访了很多群众,是否了解蟹棒的原料。80%的人都说:“蟹棒当然是螃蟹做的啊!你是不是傻,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蟹棒吃起来真的是鲜甜啊,而且有肉的纹理啊,真的不是螃蟹做的吗?解放军302医院营养科宫雪认为,我们熟知叫做蟹棒的食物,其实跟螃蟹一点关系都没有。蟹棒的配料表里从主到次分别为鱼糜、饮用水、淀粉、大豆蛋白、糖、盐和食品添加剂,没有任何与螃蟹有关的成分。蟹棒,本来就是鱼肉模拟蟹肉的传统加工成品,基本上与蟹无关,只是吃起来有蟹的口感罢了。

和蟹棒同属一类,虾片虽然叫虾片,但是其中并没有虾,传统生产方法是用虾汁加淀粉制成的。如用马铃薯制作虾片方法有两种:一种是用马铃薯全粉代替10%~20%淀粉,另一种方法是用鲜马铃薯经一系列加工过程制成类似于虾片的产品,称作薯片虾片。但是总体来说,里边并没有添加任何虾的成分。

荷兰豆不来自荷兰,拿铁不是咖啡,数数那些名不副实的食物!

产地类

去巴西一定要吃松子,去夏威夷不能错过夏威夷果?你错了,这些东西在当地很少甚至都找不到。

我们常吃的荷兰豆其实并不来自于荷兰,最早栽培荷兰豆的地区是大约12000年前沿着泰国-缅甸的边境地带,之所以被称为荷兰豆,是因荷兰人把它从原产地带到了中国台湾地区。荷兰人一般称“甜豆”,甚至有网友称“不少荷兰人认为应该叫‘中国豆’”,可见荷兰豆和荷兰也没多大关系。

常吃的一些坚果也是,据果壳网“吃货研究所”文章《夏威夷果居然不是来自夏威夷,巴西松子也不是来自巴西》介绍,巴西松子不来自巴西,而是来自西藏白皮松,分布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和我国西藏等地。夏威夷果不来自夏威夷,而是来自澳大利亚,它本是澳洲土著果腹的食物,只是十九世纪传到夏威夷后得到了充分研究和培育。

还有一些菜品,也对它们有误会。首先要说的是新奥尔良不出烤翅。

所谓的我们在快餐店里吃到的新奥尔良烤翅跟新奥尔良这个地名没有关系,新奥尔良在中国是对烤翅味道的一种叫法,实际上它是一种烤制方法,一般都简称“奥尔良”,所以下次到了新奥尔良可不要追着吃烤翅。

那海南鸡饭总应该是属于海南的吧?准确来说,也不是。海南鸡饭源自海南“文昌鸡”,然而地道的海南鸡饭,并不在海南,而在新加坡,而且是“国菜”。

一份地道的海南鸡饭通常是拆骨鸡肉切块整齐码放碟中,佐黄瓜、圣女果切丝。一碗鸡饭和一碗鲜香四溢的鸡汤。另外三个小碟子分别放姜茸、黑酱油和辣椒酱,这才是正宗的新加坡海南鸡饭,和海南的“文昌鸡”差别也很大。

如今在街上看到的“重庆鸡公煲”中的“重庆”不是指“重庆”这个地方,而是指鸡公煲的创始人王重庆,和重庆这个地方也没有关系。

荷兰豆不来自荷兰,拿铁不是咖啡,数数那些名不副实的食物!

翻译类

拿铁就是咖啡的一种?可是你有没有遇到过在餐厅点了“拿铁”,结果上来的却是一杯牛奶的情况。如果有,也可以理解。

“拿铁”是意大利文Latte的译音,原意是牛奶,而所谓的拿铁咖啡应该是Coffee·Latte。现实是,有些店里写的拿铁确实只是牛奶,金瓜拿铁其实也就是一杯南瓜牛奶饮。而还有一些店铺写着意文Latte,卖的却是拿铁咖啡。

所以,下次点饮品的时候,看到拿铁,要先问清楚它们说的“拿铁”到底是指“拿铁咖啡”还是“牛奶”,然后就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来选择了。

还有,到了大饭店,有时候会点一道菜,叫鹅肝。而鹅肝在法文中的全称是Foie Gras Goie,而鸭肝则是Foie Gras Du Canard,但很多餐厅通常只写Foie Cras(肥肝),所以有很多人都误以为Foie Cras就是鹅肝了,殊不知还可能是鸭肝,两者有差别。

鹅肝中所含的油脂比较丰富,因此口感细腻而且绵密,入口即化。而鸭肝和鹅肝相比,在口感上差了一些,没有绵密感,但是味道却比鹅肝要浓重一些。所以,鸭肝适合香煎,不过很考验煎烤的技术。而鹅肝由于味浓则更适合用来做酱。

如果菜单上有英文对照还容易仔细分辨,Duck Liver是鸭肝,Goose Liver才是鹅肝。

如果没有英文对照,写的只是Foie Cras(肥肝),可不要认为Foie Cras就一定是鹅肝,还可能是鸭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荷兰豆不来自荷兰,拿铁不是咖啡,数数那些名不副实的食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