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重科的突围 –聚焦主业还是断臂求生

最终存活下来的不是最强壮的物种,也不是最有智慧的物种,而是那些对环境变化作出最快反应的物种 ----- 达尔文

中联重科的突围 –聚焦主业还是断臂求生

钢铁君在几篇文章中均谈到中联重科的战略是2+2+4,即制造+互联网,产业+金融,工程机械,农业机械,环境产业,金融服务四大板块。

钢铁君曾认为环境产业是中联重科多元化的突破,而在2016年中,因为环境产业业务的大幅增长,而勉强保持总体营收的大幅下滑。

钢铁君曾质疑中联重科的巨量应收帐款,以及如何收场,以及赢弱的工程机械表现,并认为可能中联重科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环境产业。

但打脸总是在毫无防备时,中联重科把环境产业卖了。

中联重科的突围 –聚焦主业还是断臂求生

5月21日中联重科公告,中联重科以116亿元的价格转让80%的股份,受让方包括盈峰控股,粤民投,绿联君和,弘创。转让比例又如何呢?看下图。

中联重科的突围 –聚焦主业还是断臂求生

在2016年年报中,环境产业不论是营收大幅增长23.91%,还是毛利26.56%的毛利,在制造产业中都是当前最有的资产。

中联重科的突围 –聚焦主业还是断臂求生

而在最新的关于环境产业的模拟汇总财务报表公告中,环境产业更是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别录得6.92亿和7.55亿的利润,是四大业务中最赚钱,也最有前景的业务。

那么出售环境产业的目的何在?

聚焦主业?

中联重科以工程机械起家,前身即是长沙假设机械研究院,其混凝土机械和起重机械在国内一直占据领先位置。基于此,中联重科拓展推土机,挖掘机等其他机械。

在2016年报中,工程机械营收达105.6亿元,仍占总营收的52.7%左右。其中拳头产品混凝土机械和其中机械合计应收83.5亿 元。其他机械和产品营收在22亿元。此处其他机械和产品应该指中联重科拓展的推土机和挖掘机业务。

但在此次大衰退中,其核心产品混凝土机械和起重机械的下降幅度惊人。在2011-2016年年度中,中联,三一,徐工的混凝土机械和起重机械变化情况如下。

中联重科的突围 –聚焦主业还是断臂求生

中联重科的突围 –聚焦主业还是断臂求生

由此可见,在混凝土和起重机械领域,中联重科在2011年和竞争对手相比,不相上下。但在大衰退中此两类产品却遭遇比竞争对手更大的跌幅。

其中混凝土机械由212亿下跌77%至48亿元,而同期三一混凝土机械由260亿,下跌64%至95亿元。由此拉开差距,规模仅为三一的50%左右。

起重机械由156亿元同样下跌77%至35.4亿元,而同期龙头徐工由157亿下跌65%至54.8亿元。也由此来开差距,规模不及徐工的70%。

如若聚焦主业,销量提升至2011年与龙头的类似规模,那么2016年的营收将为131亿元,大幅提升47.5亿元,或 提升56.8%,将大幅改善其营收和利润。

在基建的强烈预期下,混凝土和起重机械的需求也一定会爆发,虽然延迟于挖掘机。有朋友在5月初曾和钢铁君讨论起重机械的二手价格暴涨,月租金也水涨船高。接下来应该是泵车/搅拌车等混凝土机械需求的强烈上涨。

因此,如若中联重科此刻开始聚焦主业,混凝土和起重机械,仍有一定机会。

但对于工程机械其他产品,中联重科可能将不再有机会。中联的其他机械产品中主要包括挖掘机和推土机,其中挖掘机连年下滑,幅度远大于市场调整,而装载机虽然下降幅度在市场平均水平,但山推一家独大,中联重科销量和山推的销量是数量级差距。

中联重科的突围 –聚焦主业还是断臂求生

中联重科的突围 –聚焦主业还是断臂求生

因此在挖掘机和推土机市场,中联重科并无太多机会。

环卫机械是中联重科的拳头产品之一。横向拓展,中联重科进入环境产业,包括垃圾处理,污水处理等。

钢铁君曾有幸了解过一些环境产业,包括水处理和土壤处理,也阐述一些观点。

环境产业有其特殊之处。除去垃圾车,清扫车等可以标准化产品外,其他环境产业更是定制化产品。而其更加特殊之处在于,环境机械的销售往往是伴随环境项目而产生。举个栗子,一个污水处理项目,那么水处理设备仅仅是污水处理项目中的一部分,需要先提出污水解决方案,成本等,中标污水处理项目,继而有污水处理设备的需求,而设备是定制化的,基于污水处理项目的大小而不同。其中污水处理设备的厂家并不和终端客户接触。

由此可见,环境产业的商业模式和工程机械有巨大的差异。虽然分属不同的事业部,但其特殊的运营和财务处理可能还是面临极大的挑战。

但环境产业是一个欣欣向荣的产业,中联重科的投入当前也取得不错的进展,现在放弃确实可喜。或许更好的选择是独立核算,分拆上市。

那么,中联重科放弃赢利客观,快速增长的环境产业是仅仅为聚焦主业吗?混凝土机械和起重机械需要百亿的投入吗?仅仅依靠混凝土机械和起重机械,可能支撑起中联重科的复苏吗?

断臂求生?

在此大衰退中,以混凝土和起重机械为核心的中联重科遭受极大冲击。而其新拓展的挖掘机,推土机等业务亦毫无进展。

应收账款一直高高在上,货币资金消耗惊人,虽然在2010年巨量增发和香港IPO融资近200亿元,但在2016年货币资金已消耗至91.9亿元。

中联重科的突围 –聚焦主业还是断臂求生

而同时巨量应收账款一直紧紧压迫着中联重科,让其难以施展。相比三一,徐工,柳工等,中联重科的应收账款相比营业收入严重过高。

中联重科的突围 –聚焦主业还是断臂求生

如若应收账款调整至营收的100%,那么将有100亿元的缺口。而同时另有近150亿的融资租赁应收记录在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资产和长期应收款中。

也因此,2016年,在营收与2015年类似情况下,大幅记提坏账而暴力亏损-9.3亿元,扣非亏损高达16.8亿。

那么问题有二,巨量的货币资金哪去了?为什么会有如此巨量且与营收不符的应收账款?

在中联重科的2016年年报解读中,曾分析现金流,进而猜测货币资金以及经营现金流或许用来归还借款,筹资活动2016年流出高达63.5亿元。

由此可见在现金流量上,中联重科面临很大压力,一为归还高额借款,一为面对应收账款可能的巨量计提。

而在中联重科三大实体业务中:

工程机械占据半壁江山,但应收账款巨大,市场艰难复苏,出售可能很难找到受让方且卖出一个好价格,且极大削弱中联重科规模;

农业机械毛利较低,且增速缓慢,也很难卖出一个好价格;

只有环境产业体量适中,毛利较高,增速客观,可以在市场上卖出一个好价格,且不对中联重科规模产生致命的冲击。

这或许是中联重科在出售业务时的最终考量。

有人评论说,出售环境产业的百亿现金可能用来回购,可能用来分红。我对此的评论是,中联重科当前要解决的是业务问题,而不是股价问题。

中联重科的突围 –聚焦主业还是断臂求生

Smart-Iro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中联重科的突围 –聚焦主业还是断臂求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