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特重回16年前那个炒掉CEO的“最坏时代”

福特董事会炒掉了现任CEO马克·菲尔兹,让人想到了16年前同样被炒的雅克·纳瑟尔,甚至也已经预想到了新任CEO的解决办法:维护股东利润,裁员关厂。传统汽车正在将自己变得越来越渺小,这是一颗毒瘤。

福特重回16年前那个炒掉CEO的“最坏时代”

北京时间5月22日,据福布斯消息称,现任首席执行官马克·菲尔兹被解职,接替他的是福特汽车智能移动出行公司CEO吉姆·哈克特。随后福特官方正式发布消息,确认了新的人事任命。

与其说是福特炒掉了马克·菲尔兹,不如说是福特董事会再也无法接受盈利不断下跌的状态。作为福特家族传人比尔·福特曾经最器重的人,马克·菲尔兹接任首席执行官仅2年时间福特汽车股价已下跌约36%,在无法改变企业利润下滑的事实面前,比尔·福特也不得不再次重蹈16年前炒掉CEO的举动。

面对股东和董事会的压力,福特汽车公司执行董事长比尔·福特最终做出了换人的决策。而吉姆·哈克特作为继任者,能否将陷入利润困境的福特拯救出来?与16年前相比,福特似乎又一次回到了那个最坏的日子。

“出尔反尔”的比尔·福特

马克·菲尔兹的福特汽车CEO之路可谓一波三折,早在2006年美国外界就已认定履历非凡并且获得比尔·福特青眼的他是继任CEO的不二人选,然而空降的艾伦·穆拉利将其任命计划延迟了8年才得以成行。

福特重回16年前那个炒掉CEO的“最坏时代”

仅过去两年多的时间,因为任职期间企业盈利一栏成绩不佳,马克·菲尔兹的福特汽车首席执行官任命即将行至终点。以这样的缘由被撤职,不免让外界投资人联想到了16年前与之有着相同境遇的福特前CEO雅克·纳瑟尔(Jacques Nasser),后者因投资一系列豪华品牌耗费了大笔资金,并且推展新业务停滞不前致使公司经营困难,最终被董事会撤职。

如今历史又一次重演,福特重回利润最差的时代。

福特重回16年前那个炒掉CEO的“最坏时代”

福特汽车现任CEO 马克·菲尔兹

和纳瑟尔一样,马克·菲尔兹也忘了传统汽车的弊病,不计利润和效益,在所谓的战略投资上盲目发展,他选择时下最流行的移动出行服务作为解决福特现有发展的道路,结果在花费数十亿美元投资没有任何收益的结果下,其乘用车也出现大幅下滑。

作为福特汽车第四代掌门人,比尔·福特曾一度坚定地支持马克·菲尔兹在自动驾驶和汽车共享领域的创新变革,但是企业相继的巨额资金投入犹如石沉大海没有引发一点波澜。相反,公司传统核心业务持续走低,股价市值被新兴汽车制造商赶超等不争的事实也让比尔·福特的支持变得站不住脚。

来自股东和董事会的双重压力让比尔·福特的立场发生了动摇,毕竟相比一手栽培的得力爱将,家族企业的兴衰才是作为传承人优先考虑的使命。左右权衡的结果就是马克·菲尔兹的黯淡立场。

传统汽车制造商的核心:不看体量要利润

传统车企如何在“取”与“舍”中衡量企业发展的规模和效益?由福特撤职马克·菲尔兹CEO职位的决议,或许可以预示汽车制造商未来企业决策的一个通用模式:不要体量要利润。

福特的老对手通用汽车近期的战略调整同样是一个有力的事例证明。上周通用宣布重组海外市场,旨在针对各个区域市场的特点优化运营模式来提升产品和成本的竞争力,并将资金投放和工作重心聚焦在利润更多的市场。正式对外界宣布放弃全球市场销量第一阵营的位次,转向追求成本控制和企业的利润增加。

反观福特汽车,向“移动出行服务商”转型中,无论是无人驾驶、电气化还是汽车共享出行,这其中的每一个项目均是汽车科技发展的最前沿,不仅前期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而且短时间内难以得到利润回报。这就要求投资企业必须有充裕的资金支持,而福特现在恰恰面临因传统汽车业务下滑造成的企业利润下滑和资金链断裂。

据福特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企业营收为364.75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352.57亿美元,但税前利润仅为22亿美元,下降了近42%。由此得知,虽然营收在增加,但42%的利润下降则更为关键,因为股东的既得利益受到了损失,在此支使下地马克·菲尔兹的首席决策者地位不保,直至职位被罢免。

继任者吉姆·哈克特是谁?

那么接替马克·菲尔兹的吉姆·哈克特是谁?

吉姆·哈克特于2016年3月18日任职福特旗下一家智能有限公司(Ford Smart Mobility LLC)CEO一职,核心业务包括设计制造、营销、融资,服务汽车、suv、卡车和电动汽车等领域。

福特重回16年前那个炒掉CEO的“最坏时代”

与福特前任CEO艾伦·穆拉利一样,吉姆·哈克特并非根正苗红的汽车人出身,前者曾在波音公司任职37年,投身民用飞机波音787的制造。后者则在高端办公家具公司工作了20多年。

相比2006年穆拉利刚被外界获悉任职福特汽车CEO所面对的排山倒海的反对声浪不同,同为“跨界”进入汽车行业的哈克特或许会获得一个相对宽容的环境,甚至是被寄予厚望的期待。因为正是穆拉利一系列的裁员关厂举措,带领福特成功渡过经济危机,扭转了福特汽车的家族事业被政府接盘干预的命运。

穆拉利用行动在铺天盖地的质疑声中证明了自己,证明了一位汽车产业的门外汉改造一家汽车公司的手段,绝不会是循规蹈矩的在百年钢铁领域里继续深挖,而是用一个全新的角度改变公司业务的运作方法。

无独有偶,哈克特作为全球办公室家具行业的焦点人物,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因把办公家具公司从传统制造商转型为行业创新者而被认为是引领行业发展的功臣。

福特此时大胆任命哈克特为CEO或许正是期待再一次利用“跨界”带来的创新思维帮助企业走出利润泥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福特重回16年前那个炒掉CEO的“最坏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