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病重,不堪重负他抛弃妻儿,十年后回来,家里多了一陌生男人

在所有人眼中,于谷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儿子小小3岁那年得了重病,他们几乎成了医院的常客,很快家里积蓄所剩无已。为了给孩子治病,于谷晚上陪床,白天工作,什么挣钱干什么。

儿子病重,不堪重负他抛弃妻儿,十年后回来,家里多了一陌生男人

就这样,他坚持了两年。这天一早,他把妻子许丽和儿子送到康复中心,抱着儿子亲个不停,他说:“乖小小听妈妈话,晚上爸爸来接你们,我们一起去吃好吃的。”

这话他经常说,小小早已习惯,嘟起小嘴:“爸爸又骗人。”

“爸爸这回不骗你,真的。”他举起手发誓。

可是,他这一次还是骗了儿子。先去单位办了辞职,然后回家拿了几件衣服,去了长途汽车站,买了一张路途最远的车票。

这一离开就是十年,十年里于谷辗转走了几个城市,但他的逃避却并没让他得到解脱,越来越多的恶梦纠缠着他,让他苦不堪言。

一个朋友的孩子去世,深深地触动了他,他心痛得拧在了一起,让他无法呼吸。他想家了,很想很想。

他决定回家了。

庆幸的是他的家还在,那些胡同已经不多了,又旧又破,却又那么亲切。他拿出钥匙,试探着去开门,没想到竟然打开了。

于谷心里说不出的激动。正要开口说话,却听到屋里有人先说了:“回来了?饭马上就好,你和小小先去洗手。”

听到陌生的声音于谷愣住了。他看了看四周,难道换人了。说话的男子见半天没人回应,从厨房走了出来。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难道我忘关门了?”他用锅铲指着于谷。

于谷心里早就慌了,没想到家里多出一个男人。

“你是谁。”于谷反问。

儿子病重,不堪重负他抛弃妻儿,十年后回来,家里多了一陌生男人

那男人笑了:“你闯进我家却问我是谁?”怎么就成了他家里?

就在这时,门开了,刘丽和一个大男孩走了进来,他们看到于谷都楞住了。

片刻,刘丽的眼泪去如开闸洪水般流出。她冲到于谷面前又锤又打。于谷一动不动,任他发泄。

打够了,刘丽说:“你走吧!这个家里早就当你死了,儿子现在只有一个父亲。”说着,她看向屋里的另一个男人。

另一个男人心里明了,他问:“你当年为什么离开?”

于谷一顿,在来之前,为了面子他心里编了几个理由,可此时面对他们,这些理由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他说了实话。

那男人听后,狠狠地给了他一拳:“你真不是男人。”刘丽惊呼,下意识的上前去拦。

她抓着那男人的胳膊对于谷说:“你走吧!这个家早就习惯了没有你。”

于谷不甘心,说:“我们还没离婚你就把男人领进家,就这么迫不及待……”话音未落,男人的拳头又挥向他。刘丽拦都拦不住了。她朝儿子喊:“小小,把他轰出去。”

一直没动的小小拉着于谷就往外走。出了胡同才停住。

“儿子。”于谷愧疚的看着小小。

“你误会妈妈了,刘叔只是房东,当年妈妈为了给我治病把房子卖给了刘叔,他看我们可怜收留了我们。还阻织同事给我们捐钱。这些年亏了他,否则我和妈妈也活不到今天了。”

小小给他讲了于谷刚离开那会儿,刘丽的天都塌了,几次想带着小小一起自杀。可当看到儿子眼中的期盼,没忍心下手。

直到遇到刘叔,他们才算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刘叔不是我爸爸,可在我心里,他就是唯一的父亲。妈妈已经答应嫁给他了,过两天我们就搬走了,新房子不会再给你钥匙。”

……

她可以给他留十年的门,不搬家不换锁,可心不行,一旦伤了,就再也留不住了。

于谷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儿子病重,不堪重负他抛弃妻儿,十年后回来,家里多了一陌生男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儿子病重,不堪重负他抛弃妻儿,十年后回来,家里多了一陌生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