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白鹿原》除了那些年睡过的田小娥 还有什么值得深思?

电影《白鹿原》除了那些年睡过的田小娥 还有什么值得深思?

《白鹿原》电视剧的停播与上映,使得这部跨越近百年的民族史诗大作再度回归,时间跨度之大,人物命运跌宕起伏,《白鹿原》承载了一个民族的兴衰与蜕变。

作者陈忠实历时6年,创作而成。初次观看电影《白鹿原》,除了对剧中田小娥的感情纠葛、多段情爱场面有些记忆,片中的其他人物的关系、命运并未留下太多印象。时隔多年,再次观看电影《白鹿原》,家国百年沧桑的变化,萦绕在心头,犹如风雨欲来的密布乌云,笼罩在每一处生存空间,难以释怀。

电影《白鹿原》除了那些年睡过的田小娥 还有什么值得深思?

土地、麦田和生长在白鹿原上的人们,播种、耕作、辛劳为“活着”提供必不可少的养分。上帝视角下的土地和土地上生活的生命,被牢牢的锁定在一起。白鹿原上的白、鹿两大家族世代繁衍、斗争,在时间的纵向长度和空间的横向维度中探寻各自的命运走向。

电影《白鹿原》除了那些年睡过的田小娥 还有什么值得深思?

影片《白鹿原》集中体现的是原作1912年——1938年之间的故事脉络。重点展现了1912、1920、1926、1927和1938五个时间节点,分别指向辛亥革命、中共成立、国共合作、国共反目、抗战爆发中国近现代史上的重大历史事件。而大事件背景下的小人物的命运则是鹿子霖剪辫出任乡约、鹿兆鹏逃婚、鹿兆鹏建立农协带黑娃打砸祠堂、黑娃、鹿兆鹏逃亡、日本人空袭轰炸白鹿原。

电影《白鹿原》除了那些年睡过的田小娥 还有什么值得深思?

“你方唱罢我登场”影片26年的时间刻度上,家国动荡不安、时局变幻莫测、人物命运起伏,影片开始机会主义者鹿子霖押送皇粮被劫,剪个辫子摇身一变成为与白嘉轩平起平坐的白鹿原乡约。鹿兆鹏新思想激荡,逃婚出走。黑娃奋起抗争,脱离长工的命运。白孝文继任族长,子承父业。围绕在白鹿原的去与留,原本稳固的封建社会逐渐瓦解,曾经牢不可破的宗法权威也日渐衰薄。

电影《白鹿原》除了那些年睡过的田小娥 还有什么值得深思?

武举人、麦客、长工、族长、乡约;军阀、政党、革命;祠堂、宗庙、牌坊。历史的车轮碾过新生与旧物的边界,串联起不可阻挡的时间坐标。

田小娥的命运走向,恰似一个旧时代破碎,新世界诞生的脉络。始于武举人封建附属的残酷境地、转向追求自我幸福的平凡之路、遭遇所托非人的无奈选择、迷失在抗争命运不公的路途。从蒙昧到新知,无法脱离现实枷锁的田小娥,定然不会找到自身命运的出口,哪怕有鹿兆鹏现金思想的启蒙,但终究逃不出封建宗法的桎梏。

鹿三杀死的是她的身体,而白嘉轩镇压的是她的灵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电影《白鹿原》除了那些年睡过的田小娥 还有什么值得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