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华|这笔钱(小小说)

陈华|这笔钱(小小说)

天刚亮,阿珍摇了摇呼噜呼噜的姚叔,催他快起床,赶早上村长家去,听说他从县城开会回来了。

出发前,阿珍把信封交给老公,一再叮嘱别丢了。

姚家离村长那儿只不过1000米左右,刚走半路,姚叔伸手摸了摸裤袋,里面的2000元是从亲戚处周转过来的。自打家里自留地被圈为征用土地后,亲戚提醒老实的姚叔:征地容易,赔偿难,最好上村长家去表示一下。接连几天,姚叔走家串户了解情况,大伙也这么说:征地容易,赔偿难。姚叔和老伴商量后决定要把事情抓紧办好,这笔钱不能省!原来,姚叔外出打工的儿子恋上了邻村李家姑娘,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姚家正缺钱呢,早就想把儿媳妇娶回来了。

他边走边想,等会见了村长该说什么好呢?那东西如何给他?不觉来到村长屋背后。崭新的不锈钢窗下,里面隐约传来男女的对话声,他顿了脚步,没错,是村长和四婶。村长在读《征地告知书》,已经写得很清楚了,在拟征用的土地上临时抢种是没有赔偿的。四婶说:哎哟喂,我的侄啊,顺水人情啦,又不用花你一分一厘,别忘了当年,是四叔救了你命根子哟。村长连连点头,小侄不会忘记!四婶今后生活有什么困难我会尽力帮助。但你必须放弃抢种念头,征地这事来不得半点虚假,你要老老实实,不能欺骗政府。我们完全依照国家政策和相关条款执行,按章办事。

“哇”的一声,姚叔吓了一跳,踩着石头踮起脚跟往里瞧,果然是四婶在哭哭啼啼:老四啊你这死鬼,什么功劳啊,都被狗吃光了……村长夫人担心吵醒熟睡的婴孩,急忙从房里冲了出来,低声细语,见四婶情绪稍稳定后,往她手中塞了两张红色百元钞票,搭肩拉手,把客人哄到大门口,随手把头天刚买回的一瓶玉米油送给了她。

姚叔慌慌张张躲到竹林,蹲下身,眯着眼,直到四婶从视线中消失,才从竹林里钻了出来,伸手摸了摸裤袋,甩甩头,朝回家方向走去。

见老公回来,阿珍跑上前,悄声问:怎么样?办妥了?姚叔从袋里掏出信封交回老婆,咱遇上好人了,安心等待吧。

不久,姚家领回这笔钱。择了个黄道吉日,带着彩礼,和老伴提亲去了。

陈华|这笔钱(小小说)

首发《梅州日报》,原文标题《这笔钱 》

【作者简介】陈华,常用笔名:若澜,常用网名:梧桐花;广东梅州人,一个热爱文学的客家妹子!业余时间喜欢写生活,写情怀!写感想!梅州文学网(嘉应文学网)特约编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陈华|这笔钱(小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