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灭准噶尔——乾隆帝的乾纲独断

族灭准噶尔——乾隆帝的乾纲独断

大功垂成之时又生新乱,使得乾隆心乱如麻,但毕竟已经当了二十多年皇帝,他稳住心神,继续驳斥那些庸懦王公大臣们息兵的建议,频发谕旨,坚持继续进军,下狠心要把厄鲁特四部彻底解决。

特别是当乾隆帝得知先前那些接受清廷无数赏赐的准噶尔贵族们再次反叛的消息,更让他杀心顿起,于乾隆二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诏谕军机大臣:

“厄鲁特等似此辜恩背叛,必应尽行剿灭!”(《清高宗实录》卷527)

大起杀心是一方面,乾隆帝对于厄鲁特四部的战后处置,态度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初征准噶尔之时,他并未想完全改变厄鲁特四部旧有的制度,一直想在四部分封四汗,仿照内扎萨克、喀尔喀四部之例,把这些部族纳入清朝版图后,还允许他们保持相当大的内部自治权,对他们的管理和统治,与清朝的州县大有区别。但是,如今眼看准噶尔各台吉、宰桑降而复叛,大肆杀害清军清将,因此乾隆帝在决议剿杀的同时,决定日后必须把准噶尔部众直接辖属于朝廷之下,设立厅府州县来进行管理,取消准噶尔部族一切自治权力。

当然,既然那么多准噶尔贵族都叛清了,“以准攻准”的旧策再不敷用,乾隆帝开始主要依靠清军本身进行平叛。于是,乾隆帝连下谕旨,调兵遣将,拨发帑银,以喀尔喀亲王成衮扎布为定边将军,统领大军由北路珠勒都斯进攻;任兵部尚书舒赫德、鄂实等为参赞大臣,户部尚书阿里衮、一等公明瑞等人为领队大臣,命定边右副将军、领侍卫内大臣兆惠和参赞大臣富德领军,从西路额林哈毕尔噶进行征讨。

这两路大军,共7000名锐卒士,骨干都是满洲索伦、汉军绿旗以及蒙古兵。旌旗高举,前锋军于乾隆二十二年二月初十日起程,主力大军于十一日出发。而且,考虑到以往大军进攻后准噶尔人逃往哈萨克或潜匿山谷躲避,待清军一撤又回去作乱的情况,为了一劳永逸平定准噶尔,乾隆帝命令随军的绿旗兵丁屯垦田土,同时广泛招募维吾尔族农民进行耕种。如此一来,既有利于解决清朝军队粮食的供应,又使得先前反叛的准噶尔台吉、宰桑再无归路。清廷相信,一直帮衬准噶尔部族的哈萨克部族,日后也会因马匹给养问题逐渐和准噶尔叛军互相攻击相戕。如此一来,有条不紊地步步为营,定可永绝根株,彻底平定准噶尔。

准噶尔虽然地方大乱,贵族们纷纷叛清,但毕竟经过几轮内讧和清军的征剿,其内部已经元气大伤,人心涣散,凋敝已极。为此,乾隆帝判定,一旦清朝大军深入,准噶尔之乱不难平定。

果如乾隆帝所料,由于此次清廷任人得当,赏罚严明,加上所委任的将军、大臣和三军官兵奋勇向前,一时间,清军势不可当,取得节节胜利。

与清军相反,厄鲁特四部的台吉、宰桑们却开始了互相残杀。首先,绰罗斯汗噶勒藏多尔济被他侄子扎那噶尔布弄死,阿睦尔撒纳又袭掠扎那噶尔布,尼玛也想乘间谋害扎那噶尔布。各自心怀叵测,这些人就开始互相攻伐杀掠。不久,又赶上天花疫症蔓延,准噶尔部族人员死亡无数。

族灭准噶尔——乾隆帝的乾纲独断

清军平定准噶尔

趁着敌人内部互相攻杀和瘟疫蔓延的当口,清军迅速开进,很快重新收复了伊犁。先前叛清的车布登多尔济、普尔普、德济特、巴雅尔、达什车凌、尼玛、扎那噶尔布等人,或被生擒,或被斩杀,哈萨克的依喇也大败逃遁远去。至于阿睦尔撒纳本人,在济尔噶朗猝遇清朝大兵,计穷力尽之余,心神顿失,再次逃入哈萨克地区。

穷寇必追,清将富德马不停蹄,领兵紧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族灭准噶尔——乾隆帝的乾纲独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