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金社CEO暴雷玩出新高度,终于明白为什么急得骂娘

米金社CEO韦鹏良在公开信中写道,“7月8日,我和大股东又去一趟金融办,我们得到了明确不可能备案的消息,应该说几乎所有杭州平台都不存在备案一说了,同时我们也体会到‘不清退,则犯罪’的官方意思”。

随后,米金社官微主动配合,发布了良性退出公告。

米金社真的是满满的套路,雷风觉得“不清退,则犯罪”的言论内心独白是:“我台阶都找好了,投资人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按照韦鹏良的逻辑杭州网贷平台全都得爆,挖财、微贷、铜板街……都只有死路一条,雷风觉得未必。

连年亏损,米金社何来的底气?

在杭州,米金社的知名度远远低于鑫合汇、草根这些大平台,昨天韦鹏良这番骂娘言论,雷风才了解到这家平台。

平台规模较小,网上信息的披露不多。

运营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11月7日,平台累计交易金额38.58亿元,借贷余额1.58亿元,当前借款人2128人,当前出借人2732人。

据了解,米金社平台于2015年7月正式成立,隶属于杭州银米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银米金服成立于2015年7月22日,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法人韦鹏良持股20%,朱建清持股80%。据米金社披露的2017年财务审计报告显示,2017年净亏损672万元,2015年净亏损1181万元。

根据以上数据,可以得出的结论:连年亏损,米金社的日子并不好过。尤其是2018年暴雷潮之后,相信米金社过的日子更加煎熬。

一家举步维艰的平台,何来骂娘监管层的底气。为清退找借口,雷风想不出别的原因。

相反雷风觉得,监管层为了化解风险,对这些没有稳定收入的平台进行劝退,当然是有必要的。

涉嫌假标自融,会否是下个小九金服?

为什么在这提到已被立案平台小九金服,因为直到2016年10月,韦鹏良都担任小九金服副总裁,负责平台的风控。

可以说小九金服的种种自融、假标,韦鹏良也难辞其咎。

但没想到,他把这种庞氏骗局的套路,在米金社又玩了一遍。去年雷潮初期,就有投资人质疑米金社的标有假标嫌疑。

车贷宝月享4994B,车辆来自浙江嘉兴,标的发布于2018年7月4日,但车辆的质押合同却是签订于2017年的8月28日。

我们其实都知道,P2P车贷平台下款其实是很快,类似网金社这样的情况很难发生。

有两种解释比较令人信服。第一种,这套借款资料被重复利用了,从去年夏天一直用到了现在,重复借款的事情在不少车贷平台都有发生。

第二种解释就是这种资料原本就是伪造的,那么出现错误也就能理解了。

无论是哪种解释,都无法掩盖这些标的的问题。

杭州平台,清退不是唯一的出路

其实对于这些小平台而言,现阶段仿佛头顶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可能从半空中掉落,但也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很多小平台可以让大平台主动接盘。通常为拥有庞大体量的大平台为合规备案,试图找到一个干干净净的“壳”装入资产,这种关系就好比红岭创投和亿钱贷。

但前提是,小平台必须是优质的,就是大家眼中的“小而美”。

剧雷风了解,杭州平台确实都不存在备案一说,也就是未来杭州不会出现一个网贷平台。

那对于像微贷、挖财、铜板街这些杭州的大平台难道也会被清退?

其实清退是万不得已的选择,更多平台会选择转移注册地或者转型。据雷风身边的一些资深网贷人士分析,微贷的注册地就会变更至上海,而车贷业务也在转型中。

但无论大平台还是小平台,雷风还是提醒大家,进入2019下半年雷潮又有蔓延之势,希望各位能够早点下车。关于米金社,雷风会持续跟进,米金社的投友可以加入微信群,方便沟通交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米金社CEO暴雷玩出新高度,终于明白为什么急得骂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