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傻”盗墓贼,盗了个大墓,真品一件没拿

史上最“傻”盗墓贼,盗了个大墓,真品一件没拿!

水缸口大小的盗洞,

向人们控诉着盗墓者的罪行;

散落在现场的被撕碎的绸缎,

向人们讲述着盗墓者的狂妄;

劈裂的棺木和裸露出的人骨,

诉说着盗墓者的残忍……

这就是1992年被盗墓者洗劫后的耶律羽之墓留给人们的第一印象。

耶律羽之是何许人也?

耶律羽之墓志铭

墓室中用灰色砂岩做成的题为“大契丹国东京太傅相公墓志铭并序”的墓志中,用1210个楷书文字记载了耶律羽之属皇族近支的显耀世系,及其生平事迹。耶律羽之正是大辽王朝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的堂兄弟,属皇族显贵。

耶律羽之曾跟随耶律阿保机平定当时的渤海国,设立附庸于大辽王朝的东丹国,并出任东丹国中台省右次相,后由于太子耶律倍出走后唐,耶律羽之因抚民有方升为东丹国左大相,后又出任东京太傅相,成为东丹国的实际统治者。

墓室建造如地下宫殿

耶律羽之墓,位于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罕苏木苏木古日板呼舒,村东北为朝克图山,该山主峰峰尖鬼斧神工般地形成一个大沟堑,远远看去就像一个裂缝,当地人称之为“裂缝山”。墓地三面环山,形如簸箕。

在耶律羽之墓南约400米处有两座土丘,与东、北、西三面的环形山脉及山脉凹处的石墙,形成了一个布局严谨的封闭式墓群。墓群前排正中是享殿基址,20余座墓葬就分布在其两侧及其两侧后方,构成了气势非凡的耶律羽之家族墓群。耶律羽之墓位于整个家族墓群的西南,同整个家族的人比起来地位更加显赫。

说起耶律羽之墓的发掘,时任领队之一的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盖之庸回忆:“当时拿着手电筒进入耶律羽之墓时,借着微弱的手电光,眼前出现了一个绿莹莹的琉璃世界,原来耶律羽之墓墓室的砖全为绿色琉璃砖,这在以往发现的众多贵族墓,甚至历代皇帝陵中都是未曾见到过的。”盖之庸略带兴奋地告诉记者。在盖之庸眼中,整个墓室建造豪华,结构、精细考究,犹如地下宫殿。

惨遭盗墓者破坏

可惜的是,耶律羽之墓因地处偏僻虽躲过了女真人的铁蹄,却没能逃过盗墓人的魔掌。

当墓葬被发现的时候,考古专家发现墓葬里面有水缸口大小的盗洞,表明此墓已经被盗掘过了!现场散落着被撕碎的绸缎,以及劈裂的棺木和裸露出的人骨诉说着盗墓者的贪婪残忍。

墓门前有两扇一人多高的石门,可惜一扇石门已被拆下,并成为盗墓者出入墓室的“梯子”,上面的色彩已被踩得无一点痕迹。另一扇完好无损的墓室石门上有彩绘的门神,如真人般大小,披甲执剑,怒目虬髯,威武骠悍,由黄、黑、红等色彩绘成。

按照辽代墓葬的风格,进入甬道,两边东、西耳室通常会放有瓷器和马具,但考古人员发掘时,这里已被盗劫一空,只剩下许多绘有几何图案的木器残块。主墓室地面用两层砖铺设,上面为带有花卉图案的方形琉璃砖,下面为大红方砖。上面的方形琉璃砖已被人盗走,只剩下下面一层大红方砖,地面上还残留有大量的丝织品残片。

墓主人生前所穿的衣物绸缎,已经被急于寻找财物的盗墓贼撕的七零八落,看来这伙盗墓贼非常着急,可能是心虚,急于寻找宝物然后脱身,所以墓室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

真品竟一件未丢

看到这种场景,考古专家心中发凉,别又是一座空墓?

但考古人员继续深挖下去,惊喜越来越大,盗墓贼毁坏的只是外室的一小部分而已,此墓距地表10.2米,全长32.5米,里面还有数之不尽的国宝级文物,金银铜铁,文房珍宝,琥珀玛瑙,刀枪战剑,还有非常多的金饰,出土文物之多,被称为当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

耶律羽之墓精美随葬遗物:

五瓣花形金杯

金器按用途可分器皿和饰品两种,有杯、戒指、手镯、耳坠、坠饰、镂空金球等。

卧马形金牌饰

辽代圆口花腹金杯,内蒙古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耶律羽之墓出土,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辽代鎏金双凤纹银盘,内蒙古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耶律羽之墓出土,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辽代双雁折枝金花渣斗,内蒙古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耶律羽之墓出土,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金戒指

人形金牌饰

银器按工艺分为金花银器、鎏金錾花银器和素面银器三种,类别上以器皿数量为最多,还有砚盒、渣斗、碗、粉盒、簪、把杯、盒、盘、罐、盆、匜形器、勺等文房用具与饰品。

双狮纹鎏金錾花银盒口径14.6、通高8.9厘米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耶律羽之墓出土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万岁台”金花银砚盒盒长18.4、宽11-13.6、通高7.6厘米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耶律羽之墓出土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铜器多为日常用具、装饰品及构件、马具、带饰散件等,有灯盏、镜、饰片、构件、铃、铜泡等,马具有鞍桥包片、鞧带饰片、节约、带扣、带箍、带銙、带饰等。

赤峰阿鲁科尔沁旗耶律羽之墓出土,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藏,辽代海东青纹鎏金铜饰件。

铁器占有一定比例,种类丰富,分容器、工具、车马器、武器等几类,有鼎、执壶、镐形器、斧、锤、刀、削、蒺藜、镞、车輨、锁等。

陶器数量较少,只发现瓜棱壶、绿釉陶瓶两件。

瓷器为随葬品大宗,器类丰富,窑口众多,涉及邢窑、定窑、越窑、耀州窑等,器形有鸡冠壶、盘口瓶、盖罐、罐、钵、碗、粉盒等。

白瓷皮囊壶

褐釉皮囊式鸡冠壶

黑瓷瓶

盘口白瓷瓶(高37.3厘米)

木器均为装饰器具,有鎏金木雕狮、彩绘小门扇等。

丝织品数量众多,品类丰富,有锦、绢、绫、罗、绮、纱等。

另外,还出土有玉带銙、玛瑙管、玛瑙璎珞、玛瑙臂饰、水晶球、琥珀串饰、琥珀璎珞、玻璃器残片等。

这些遗物制作精美,工艺十分考究,堪称精品。

仿制马镫壶

事后,盗墓案告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盗墓贼只拿到了一小部分金饰,还有仿制的民用品马镫壶,提梁壶,真品一件没拿!等于是金山上扣了几块小渣子,实在是好笑,不过考古学家仍表示,耶律羽之墓最大的遗憾是彩棺被盗墓者劈碎,许多玻璃器皿和丝织品也被破坏,确实令人扼腕叹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史上最“傻”盗墓贼,盗了个大墓,真品一件没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