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都不让“打屁股”了,有一天中国也立法,家长能接受吗?

据《巴黎人报》7月2日报道,经由参议院投票,法国议会正式通过“反日常教育暴力法案”。该法案规定,家长在管教小孩时,不得对儿童使用任何形式的凌辱手段,包括虐待、辱骂、体罚或精神摧残等。无论是打手心、打屁股、甩巴掌、拉耳朵、不给吃饭、用力拉扯、强迫处于不适的姿势等,都是不允许的。

2018年11月31日,这项被俗称为“禁止打屁股法”的法案在国民议会上以51票对1票获表决通过。自此,法国成为世界上第56个完全禁止体罚儿童的国家。

为何法国要立法来禁止打屁股?

实际上,这正是源于一场棍棒教育下酿造的惨案。

立法前夕,法国一名9岁的小男孩因为不做作业被家长用扫帚和其他“钝器”打死,死因正是由于猛烈打击而导致的心脏骤停。

因此,在国民议会及参议院进行讨论时,“反日常教育暴力法案”遭到了法国极右派人士的质疑和反对,他们认为这是在干涉家庭生活。但负责平权事务的法国国务秘书主席亚帕却力主推动该法案实施,她表示,禁止暴力教育在法国势在必行,“没有任何一种暴力教育是有意义的”。

事实上,吵翻天的不止是政府,家长们也难以形成统一的意见。

尽管专家一再强调,暴力行为会使孩子产生紧张、焦虑、抑郁的情绪,但在法国的街头采访中,仍有持反对意见的家长提出疑问:“小时候我父母经常打我屁股让我认错,为什么我不能打我家孩子的屁股呢?”

屁股到底能不能打?

在中国,这个话题同样引起了网友的激烈讨论。作为被打大的一代,关于屁股上疼痛,他们最有发言权。

中国式的教育向来奉承棍棒底下出孝子。对于“皮糙肉厚”的80、90来说,童年回忆起来就是一部挨揍流泪心酸史。

看看各种打屁股神器,有没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扫帚

1

杀伤力70

柔中带刚,狠劲异常,并且随处可取,信手捏来。

拖鞋

2

杀伤力70

攻击范围窄,出手威力大,反应速度快且声音效果好

皮带

3

杀伤力100

方便携带,一抽即有,当爹的用的多,当娘的舍不得

衣架

4

杀伤力70

轻且出击快、接触面窄、痛感十足

鸡毛掸子

5

杀伤力90

防出汗、防磨损,出招时可营造出一地鸡毛的艺术效果

戒尺

6

杀伤力80

居家必备、一尺两用、杀伤力大、留痕久

巴掌

7

杀伤力60

天生自带,力量可调

写错题作业本被撕,练琴分心时被戒尺打,犯了事儿被连珠炮似的花样骂,还有推搡式的男女混合双打……这些粗暴的管教行为,成为许多胆小孩子不愿忆起的童年噩梦。

《旋风孝子》里,陈乔恩曾坦言,自己跟母亲关系不好的原因就是因为小时候母亲对自己太过严厉,总是动不动就打她,从而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镜头里的陈乔恩在阐述这些话时仍然显得紧张,眼睛甚至都不敢直视镜头。而说到妈妈经常打她,声音也几度哽咽。

在具有绝对权威的阶段,暴躁父母们给孩子留下的印象很可能难以磨灭。

小编至今想起母上大人那些“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式的名言,仍具有倒数三二一般的威逼恐吓力。

这种感觉难以形容,但或许能在知乎的提问里找到答案。

毕竟,确认过眼神,都是尝过竹笋炒肉的人。

可能正是源于集体记忆的认同感,“过来人”们常常以自己这一代的忍耐阈值去衡量他人的遭遇。

每当出现家长辱骂、暴打孩子的新闻,就会有一种不以为然的声音:“多大点事啊?谁还没挨过骂呀?”“现在小孩也太玻璃心,怎么那么经不起骂”。

我挨过的喷现在的小孩也得挨,我觉得没什么的事情你也必须觉得没什么,甚至要顺应大流默认某些折辱谩骂都是成长中正常的、必须的东西。

这些看客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就给事情盖棺定论,堵上了对棍棒教育应有的反思。

打不是目的,度尤为关键

世上的确存在一种激将法的教导,当时折磨了心智,贬损了人格,但客观上也促进孩子激发出最大的潜能。

日后的你回想起来混合着畏惧、叹服、释怀等复杂的情绪,而不仅仅是单纯的记恨。

因此,在中国绝大多数地方,激烈的学业竞争促成了虎妈、狼爸式的棍棒教育。他们拿起鞭子抽你,是为了训练你成为人中龙凤从而有更好的前途。

这种“为你好”的责骂在中国式亲子相处上成为难解的死结,久而久之,打骂式的教育也变成集体回忆中的符号,抹上了一笔温情色彩。

正如,一向以铁血硬汉示人的陈小春在综艺节目里谈起父亲也会一度落泪,他坦言,自己的臭脾气正是遗传了父亲的性格。因为忙于生计,父母少有对他的陪伴,怕他乱跑还用链子拴脚。但尽管父亲的脾气不好还喜欢说脏话,对父母,陈小春却没有半句怨言,长大后的他把那理解为父母的爱子心切。

可事实上,他和Jasper参加综艺时上的第一次热搜,正是源于暴躁跳脚的“山鸡哥”对儿子发出的声声怒吼。

所以,中国孩子青春期的普遍经历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会有人认为不打不成器的言语中包含有“恨铁不成钢”的合理性。

但即便“打屁股”的现象我们已经习惯了、经受过,但并不代表它就没有被重新审视的空间,更不意味着这就是社会正常应该有的样子。

被拳头管教的人,长大后,也变成了暴力管教他人者,这是何等的讽刺。

教育从本质上来说是对知识和灵魂的向导,而非建立在支配和畏惧上的不平等关系。“过来人”是经历了很多,但有些事已经、今后也不必这么忍辱负重地“来”。

以暴制暴的方式,让父母和孩子站在对立的两端,天然处于弱势的孩子会对权威的父母感到恐惧但又无可奈何,最终只能与“为你好”的初衷背道而驰。

一方绝望的父母,一方“顽劣”的少年,他们都曾困扰于不知如何平心静气的相处。而那些苦于孩子为什么不听话、却又完全不得要领的家长横亘用着暴力的手段使孩子学会服从。

棍棒也的确可以出孝子。正如电影《狗十三》里的李玩,在父亲的巴掌下终于学会被迫的讨好和妥协。

但父母们却难以由表及里地认识到教育中出现的根源性分歧。本质上,这种打骂的教化方式仍在迎合传统僵化懒惰的思维:不听话的孩子打一顿就好了,实在不行就两顿。

几千年来,我们习惯于把爱奉为高高在上的“神”,默许了父母太多无意间的伤害,殊不知他们的一言一行都能让孩子爱恨一辈子。

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在爱和尊重中长大,屁股可以打,但打不是目的,度更为关键。

新民眼工作室思繁

图片|网络

编辑|杨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法国都不让“打屁股”了,有一天中国也立法,家长能接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