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南派三叔,吴邪就像一个闯入者,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藏海花》:南派三叔,吴邪就像一个闯入者,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藏海花》:南派三叔,吴邪就像一个闯入者,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其实,青铜门的秘密,十年的秘密,很简单。从前有一个张家人养了一些蚰蜒当宠物,后来养腻了,就把蚰蜒锁在家里,每十年回来一趟喂食。 后来实在喂腻了,又找不到宠物托管所,张家族长就找到老九门:“喂,帮个忙一起喂吧?”可惜老九门喂动物的目的就是为了吃,想了想不忍心,张家决定继续自己守门;

《藏海花》:南派三叔,吴邪就像一个闯入者,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后来,想到和尚喇嘛不会吃荤,张家又找到了吃素的德仁喇嘛:“记得啊,我不在的这十年,如果它撞门了,你就进去给它煮蘑菇吃。一定要大火煮一个小时煮烂了再加上味精他才吃哦,切记切记。” 再后来,蚰蜒带出了一系列秘密;后来胖子和天真炸进青铜门内,没想到那个门是后门,直通蚰蜒的厕所。胖子说,这是神的地盘,腹泻神。

《藏海花》:南派三叔,吴邪就像一个闯入者,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记得南派三叔曾经说过,老九门其实跟整个盗墓笔记以及藏海花的最大悬念没有关系。那么跟吴邪的爷爷是怎么扯上关系的呢?回想一下盗墓笔记整个八本,黑金古刀是三叔给闷油瓶的,每一次也总是以三叔的名义夹喇嘛夹到小哥。再联想他们从上一个张起灵的棺材中偷出的可不仅仅是黑金古刀,还有两个玉环。

《藏海花》:南派三叔,吴邪就像一个闯入者,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藏海花里又写到,看到邪神图画时,吴邪觉得那是来自于“另一个文明体系”,进而联想到“如果软体动物修炼成了神,我们是否能理解它们的价值观”,种种一切似乎都在暗示青铜门背后可能就是万奴王这些蚰蜒的世界。也许蚰蜒是一种有智慧的生物,甚至发展了自己的文明也不一定。而且还有一点值得注意,云顶天宫的蚰蜒都存活了上千年,都很长寿。张家人的长寿,是不是跟蚰蜒、跟万奴王有关?

《藏海花》:南派三叔,吴邪就像一个闯入者,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吴邪从一开始就是棋子,他是备用的,不到万不得以,吴家不会把他放到棋盘上。身边的人有的想害他,有的想护他,所以从来没人对他说真话。他追寻着一个个谎言,直到身边重要的人都离开了,他还是没有看清迷雾,但却要承担这些已经离开的人肩上的重担。他从天真吴邪变成了真正的吴家小三爷。可能他早就想放弃了,但他太善良,他逼着自己往前走,逼着自己苏醒吴家血液里的兽性。

《藏海花》:南派三叔,吴邪就像一个闯入者,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吴邪就像一个闯入者,和这个圈子里的所有人都格格不入,就像小白兔掉进了狼窝。因为命运一次次与吴邪同行,因为本能一次次救吴邪于险境。不知不觉中,小哥也发现了吴邪的不同,可能自己都惊讶会因吴邪而笑。小哥又一次失忆,这一次他醒来的世界不再那么可怕。在张家古楼里,他选择了放血,让自己尽量活得久,第一次选择了等待,他知道吴邪会来救他。

《藏海花》:南派三叔,吴邪就像一个闯入者,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藏海花》最大的特色在于吴邪心智和思想的成熟,我想起第二季某本书的腰封上写的“吴邪的反击”,我觉得这《藏海花》才是真正的“吴邪的反击”,一提醒,天真发现了自己入套之后的所设计的小计谋,让人刮目相看啊!处事更加老辣、沉着,吴邪的最大优点是心善和心细,正如他跟张海杏说的,我们这些小人物能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下来,靠的无非是些小计谋小聪明。

《藏海花》:南派三叔,吴邪就像一个闯入者,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关于《盗墓笔记》系列其实更多是享受阅读之中的过程,算上“藏海花”,暂时十本,这样的系列中,虽然我们可以看到南派三叔的商业化痕迹,但我们仍能看到那个真诚的作者,依然东拉西扯,不顾坑越挖越大,扯出越来越多的似是而非的线索和解释不了的事情。这不仅让我们的眼界视野越来越宽,而且有很多的幻想空间和精神旅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藏海花》:南派三叔,吴邪就像一个闯入者,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