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女儿考研自己却先考上,华中师大55岁"学霸妈妈"毕业,她还想读博

陪女儿考研自己却先考上,华中师大55岁

陪女儿考研,自己却先考取了研究生。6月20日,华中师范大学校长赵凌云在2019年研究生毕业典礼上为55岁的硕士毕业生周亚松点赞。

“这么大年纪了,还读研不是闹笑话吗?”对于一些不理解,周亚松说,自己并不是迷恋学历,而是崇尚活到老学到老的信念。

52岁考上华师研究生

生于1964的周亚松来自湖南,热爱音乐,喜欢唱歌。而女儿吴悠从小学习舞蹈、钢琴,她便坚持伴随女儿学习,两人还会一起跳舞、演奏四手联弹。尽管周亚松年轻时未能进入与艺术相关的学校学习,但爱好多年未变。

周亚松原在当地某机关从事档案管理工作,只有高中学历的她,后通过函授、自考,取得了大学本科文凭。

陪女儿考研自己却先考上,华中师大55岁

几年前,女儿打算考华师研究生,她陪女儿备考时也萌发了考研的念头。当时,亲朋好友中有不少反对的声音;对年过五旬的她来说,备考尤其是复习英语并不轻松。

周亚松几乎是从零开始学英语,每日恶补,捧着习题册做真题、背范文。说着虽很简单,但这个过程却是相当苦,一直能够坚持下去的动力便是想要为女儿做好榜样,周亚松也希望女儿能在这样的陪考氛围中轻松应考、金榜题名。

陪女儿考研自己却先考上,华中师大55岁

2016年,52岁的周亚松考上了华师音乐学院研究生。她提前办理了退休手续,走进大学校园专心学声乐,先后师从孙静梅、周希正两位教授。周希正教授只比她大两岁,而她的同窗大多是“90后”。

“在网上看到录取信息的时候,我非常惊讶,也很高兴自己的梦想实现了。”周亚松笑言,亲戚、朋友很惊讶,自己的决心与结果对他们触动很大。

次年,吴悠考上同一专业,成为妈妈的学妹。

“我孩子不来,是我住这里”

当时开学,周亚松一个人来到学校报到,旁边的家长都帮着孩子整理行李,也以为她是家属中的一员。直到晚上,寝室里其他家长都要离开了,有人问她:“你孩子怎么还没来呢?”

周亚松有些尴尬回答:“我孩子不来,是我住这里。”一下子,周亚松就成为了一栋楼的焦点,家长和学生们都围了过来,纷纷感慨:“太励志了!”

陪女儿考研自己却先考上,华中师大55岁

女儿也考上华师后,母女俩人同住一栋学生宿舍,妈妈住一楼,“90”后的女儿住五楼。吴悠和妈妈并不经常见面,在学校里两人就像普通的同学:“妈妈学习很勤奋,虽然住在一起,我们也不能天天约饭。不过,我争取每天下楼时经过她的寝室。”

在学校里,周亚松成为最勤奋的学生之一。上课总是坐在第一排,从未迟到、早退、请假。每天早上6点起床,一天的时间总是安排得满满当当:进行形体训练,时常练一字马、下腰,练声、练琴,上专业课、学英语,去图书馆看书。有时,还会去导师的琴房加练两小时。

她的同窗们几乎都是“90”后。平时她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都会向年轻人请教。她认为,“90”后积极向上,有很多地方值得自己学习。这几年的学习,带给她的熏陶、变化非常大。

不过,周亚松感叹:“之前我觉得考研难,其实读研更难,不仅要消化老师讲授的内容,还要合理安排自己选择的课程。”除了刻苦学习,周亚松还经常参加艺术实践活动。她参加了《歌从黄河来》《越战越勇》《妈妈咪呀》《星光大道》等电视节目,成为“网红”。

希望能攻读声乐专业博士

现在,经过三年努力,周亚松成了华中师大声乐专业的一名硕士毕业生。

6月20日的华师毕业典礼上,赵凌云讲述周亚松母女的故事时说,周亚松用亲身实践生动地展示了“学无止境”的道理,证明了学习从来没有时间和年龄限制。周亚松的求学经历,赢得了全场师生的掌声。

陪女儿考研自己却先考上,华中师大55岁

周亚松参加班里最后一次点名

毕业当天,周亚松参加班上最后一次点名时坐在教室里若有所思,充满着对校园生活的不舍与留恋。即将离汉返回湖南的她告诉记者,在武汉求学的这三年,不仅让她的专业水平有所提高,更拓宽了自己的视野。

对于毕业后的去向,她透露,如果有机会,希望能攻读声乐专业的博士。

陪女儿考研自己却先考上,华中师大55岁

此前,5月4日晚,在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厅,周亚松举行了毕业音乐会,献上10余首独唱曲目。她以自己的励志经历告诉学弟学妹们:要敢于有梦,勇于追梦,勤于圆梦。

音乐会现场观众中就有她的女儿吴悠。明年这个时候,“90后”吴悠也将在这里举办毕业音乐会。她提前向妈妈发出邀约:“明年,您就是我的特邀嘉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陪女儿考研自己却先考上,华中师大55岁"学霸妈妈"毕业,她还想读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