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走新场古镇

新场古镇是位于上海南汇的一个小镇子。去了之后,觉得很值得,心里感觉满足。回来之后,才明白,原来很多的发现都需要自己的刻意而为。以为随意随性,结果多半是浑然不知。说起来,这要谢谢一位并不认识的头条号读者,她推荐给我的。她看了我写的召稼楼,觉得要把更好的古镇推荐给我。

独走新场古镇

虽然我倒了两次公交车,到达新场古镇的时候已近中午,人却真的很少。我顺着导航的指路,在一座桥边的入口进去。我竟然有些困惑,也许是人们忙于准备午餐,所以才无人在此闲逛吧。

那条小巷唤作洪西街。喜欢那种标配的石板路,扫得很干净,略微有些潮湿。两边都是旧宅子,很少有张扬的新,显出古朴的怀旧气息。

独走新场古镇

旧宅子有些是住家,围墙的门里通常是院子,大小不一,但都有绿植;有些则辟为商用,直接的街面屋子,也有前铺后居的,相当便利。门口的招牌不大,就是简单的木牌写上楷书或是隶书。有些小到A4纸那样大小,比较简陋,或者干脆就没有,反正小小的店面卖什么都一目了然。

我喜欢看到的东西,在我的记忆中已经消失了很久的旧门面赫然出现,心头还是默默惊喜了一下。那木门木框早已旧得退了颜色,残存的漆也已起壳剥落,不过倒擦抹得干净。那门是我还很小的时候,看到过的,其实不是我们现在常见的卷帘门或者大铁移门,而是一块块的“排门板”,尺把宽两米来长,开门的时候,先将拦腰的门栓条解开,然后将门板一块块卸下来在一旁堆叠好,打烊关门时再一块块上好,栓紧上锁。麻烦是麻烦些,但一下子就把人拉回了安静而缓慢的旧时光里。仿佛眼前有花布衫、羊角辫的小姑娘,踮起脚,手攀上帐台,买几颗糖果或是豆子。

独走新场古镇

这些记忆一过就是四五十年,怎不叫人恍然如梦。原来这小镇上还留着儿时的记忆,除了感怀,哪里还有第二种情绪?

在长长的巷子中又时不时出现交叉的横巷子,往往更加的窄,一两人的容身,吸引我的,是斑驳沥沥的白墙和幽幽的黑门,是古宅无疑了。走进横巷,有时候就是另外一个洞天,大院子里面有不少大树和花草,有清新的气息,然目睹的全部是岁月痕迹。在墙上一块小方牌子,指示着这屋子是清朝时期的宅院,属于受保护文物。抬头看到青黛色瓦片整整齐齐,间或也有小处的裂损,并不碍全局。肉眼能看出来的还是片片旧瓦,有些还能看见正脊,两边的翘角,带着雕花垂沿的主瓦。

独走新场古镇

独走新场古镇

这时一位略微佝偻的老者从我身后走过,我叫住问他,这宅子是否依旧是原来主人的后人在居住?老人并不理我,木然向前,拐入弯曲的走道不见了,我愣在原地。

他耳聋,听不见你说话。这时旁边院子里的老妈妈突然开口对我说,他是外来的人。我这屋子是我太祖父的私宅,我这一辈已经修过两次,今年我已八十二岁。里面的旧屋基本上都是外来人在住着。我暗自惊叹于老人精神的矍铄和清晰的思路。纵然有很多问题,心道也不该打扰老人家,问她可否往里面的走道进去看看,她说可以的,都通的。

我于是便向深处走去,看到一扇扇紧闭的门窗和弃置院落的旧家什,有带镜子的旧式五斗柜,照一照,人脸灰蒙蒙的模糊。不少门窗框还有颇为精致的雕花。我这样走着看着,两个一拐,竟出了小巷,可是一看,并不是我来时的路。我不禁哑然。

独走新场古镇

独走新场古镇

我买了一个荠菜饼,不如想象中的好吃、油墩子也味道平平,但总是一种回忆,市区这种儿时的小吃早已不多见了。我的尝试招来五六个客人,倒也不赖。一对貌似刚退休不久来逛的夫妻和我搭话,说粽子不错。我说等下就去尝。

走着走着,发现游人又不见了,岔道出来便看见了小河,前面的桥边一丛丛鲜花开得正艳。走上桥远眺,方知古镇是如阡陌纵横的一块方形,河道在其中围绕着。寻思这便是古镇的“丰盈”之处了。

我走下桥,到古镇的另一边,看到一个旧店铺门前玻璃上贴着女演员汤唯的照片,另外一家铺头是专门做字画裱幀,但不知为何,少了书卷气。走不久,又碰到了那对中年夫妇,他们高兴地向我推荐一个小饭馆的菜饭套餐,说一人食最实惠,味道不错,被电视台大力推荐过。于是我便循着他们指的路走去,不久真的到了食肆街了。生意不错,感情人都聚在此地。餐馆有室内室外,外面临着小河,看河上架着石桥,多了不少诗意。虽没有满座,大多是三五成群的,也算热闹。门口的服务生朝我微笑,做了个请入座的手势,却并不来拉我,想是觉得一个人的生意没啥意思。

独走新场古镇

我终究是没有找到菜饭套餐的地方,走过那个大门匾石牌坊的广场,进入洪东街,人才多了起来。热闹是另外一种气氛,我在年轻老板娘的店里叫了一份油炸臭豆腐,这是我父亲的心头好,可惜不是他的年纪可以随意吃的,我也不过为了歇歇脚而已。听老板娘在和另外一对小情侣聊天说哪个巷口是电影《色戒》的拍摄地。想起了那张汤唯的照片,却怎么也想不起电影里在此地的场景了。可是这些纵横四向的小巷又怎么可能走遍每一条呢?热闹的街头有介绍古镇历史沿革的博物馆,有再现昔日繁华的市井民俗。我想这才是有意义的,几百年前的小镇,繁华盖过姑苏,如今暗隐在市郊依然是江南古镇文化传承的代表之一。小桥流水人家,老店茶楼,迎来送往,它是安静而不张扬的。边走边看,再次遇见那对夫妻,便觉得或许古镇不大,或许真有缘分。

再走过两条街,却没有寻到想看的寺庙,时间倒已经不早了。我于是开启采购程序,粽子、袜底酥(我们儿时称之“脚底板”,有各种馅味)、三鲜烧卖。说实话,真沉。

独走新场古镇

独走新场古镇

独走新场古镇

独走新场古镇

独走新场古镇

离开之前,我老想总结一下古镇之行给我的印象,最好挑出几点深刻的。然而并没有。远远望过石牌坊和旧宅楼,倒是喜欢上了这古镇的样貌和状态。不管你听说过还是没听说过,它就在那里,也不管你去过或者没有去过,它就在那里,不喜不忧。不打广告,不作宣传,有缘就去看看,无缘也不强求。

上车之前,再次碰到那对夫妻!我们都笑了,世界真小。

坐在车上,我想起曾经有一次从无锡返城,开车不小心误走,上了绕城高速,经过千灯。后来知道那也是一个古镇,就像南边的乌镇西栅、西塘,西面的周庄、锦溪、甪直、同里。江南有很多的古镇,就等着有缘人的择日探访,可以喫茶、写生、漫步、发呆,怎么都是相宜温婉的。

末了的一个惊喜,便是,沉甸甸带回家的东西,都很好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独走新场古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