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到“绿”“江南煤都”这样破解发展困局

从“黑”到“绿”“江南煤都”这样破解发展困局

六盘水旅游业崛起,滑翔伞等项目深受游客欢迎受访者供图

在西南腹地的乌蒙山区,有一个叫六盘水的地方。那里,是远近闻名的“江南煤都”。过去,六盘水“吃煤饭”“念煤经”。然而,粗放型的发展模式,非但没能带动六盘水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还让六盘水陷入了困境。转型发展,迫在眉睫,六盘水进行了艰难的突围。

绿色,是充满希望的颜色,亦是六盘水转型的方向所在。满山的“致富果”“井喷”的旅游业,为当地的脱贫攻坚屡建奇功,也让六盘水渐渐摆脱了对煤炭的单一依赖。日前,在脱贫攻坚进入决战决胜的关键时候,科技日报记者走进六盘水,解码其转型发展之道。

“夜郎国”面临转型压力

《史记》里说“夜郎者,临牂牁江……”据说,此中的夜郎者就是六盘水。那时的夜郎国,是汉帝国邻近的一个小国家,位于今天的贵州省西部,包括六盘水及其周边的一些区域。由于交通不便,跟外界基本没有交流,所以它的国君还闹出了“夜郎自大”这样的千古笑话。

以前,说起六盘水,可能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煤炭。六盘水的煤炭远景储量达844亿吨,探明储量220亿吨。长江以南,江南缺煤,独富贵州。而贵州的煤炭,三分之一集中在六盘水,所以六盘水得到了一个叫“江南煤都”的美誉。

上个世纪60年代,六盘水因煤而兴,成为国家“三线”建设时期发展起来的一座能源原材料工业城市,“吃煤饭”“念煤经”成就了六盘水往昔的辉煌。传统上,煤炭、电力、钢铁以及建材四大支柱产业在六盘水的经济发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随着市场起伏,六盘水的经济发展也变成一条“波动曲线”。更让人揪心的是,粗放型的发展模式让六盘水陷入了困境。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重工业的快速发展和对生态环境的人为破坏,六盘水的森林覆盖率最低时曾跌至7.55%,空气总悬浮颗粒物最高时超过当时国家标准的四倍以上,中心城区的酸雨率超过50%,当时六盘水生态环境的糟糕程度可想而知。

“肚皮”与“脸皮”的矛盾似乎不可调和。再不转型发展,六盘水没有未来。可是,往哪转呢?六盘水喀斯特地貌突出,山高坡陡,人多地少,土地破碎,土层瘠薄,农业生产条件相对较差。全市耕地中97%是山地,当地百姓大多只能种植土豆和玉米满足基本生活需求,农业机械很难应用。

六盘水面临的转型压力,可想而知。

贫瘠山地上兴起绿色产业

希望还是在山地。

分散的不仅是土地等资源要素,还有资金和农民。六盘水决策层形成共识:“三分散”是阻碍农村发展的顽症。

2014年,六盘水正式推出“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三变”改革,从过去包产到户的“裂变”升级为资源聚集的“聚变”。简言之,就是通过“联产联业”激活沉睡的资源,在资源“聚”“散”之间演绎着自己的转型逻辑。经过3年多的探索,“三变”改革不仅被写入了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还成为全国脱贫攻坚、农民增收的一个样本。

“三变 产业”正在改变着老百姓靠天吃饭的局面。如今,六盘水的刺梨、猕猴桃和茶叶等山地特色种植业都取得了新突破,“三变”改革在六盘水走出了一条差异化和特色化的发展新路。

2014年,六盘水开始大规模种植刺梨,5年间全市新增刺梨种植面积100.48万亩,2018年全市刺梨产业总产值达4.13亿元,辐射带动农户15.82万户、53.73万人增收。六盘水刺梨产业已初具规模,形成了产业链和品牌效应。六盘水市农业农村局局长李明表示,将通过3至5年的努力,到2021年新增刺梨种植面积50万亩,全市刺梨基地面积达150万亩;到2022年刺梨产量80万吨,综合产值达100亿元,将刺梨产业培育成为六盘水市农业产业转型升级的支柱产业。

六盘水市委副书记、市长李刚或许是当地最忙的“推销员”,这些年,利用接受媒体采访的机会,他不遗余力各种推销。在某年的全国两会,他那句“水城春,喝着喝着,春天就来了”叫响了全国。

六盘水的茶叶面积虽然不大,但有自己的特色,“我们是早春茶,春节之前就可以出第一锅茶,所以我们这个茶叫天下第一春,春节之前就能够拿到第一锅茶是非常宝贵的,春节就可以尝到春天的味道。”李刚说。

李刚还历数了六盘水猕猴桃的种种之好:第一因为海拔比较高,猕猴桃容易得的病在高海拔地区发病率就降低,这样就保证了整个产业的安全发展;第二六盘水昼夜温差大,对于水果来讲糖分积累就比较好;第三是喀斯特形成的土壤里面富含很多微量元素,品质肯定要好一点。“所以吃过我们猕猴桃的人都说好,现在已经卖到了东南亚,卖到了加拿大、台湾,我们做成的猕猴桃酒通过美国FDA认证并出口到美国。”

无中生有的旅游何以井喷

“百里乌蒙千仞壁,一地锦绣万树花。”地处乌蒙山区,万亩杜鹃竞相开放的场面固然壮观,世界最高的北盘江大桥固然雄伟。但论及六盘水的旅游资源,相比贵州其他地区来说,确实有点“寒碜”。

旅游,可算是六盘水在转型发展中“无中生有”神来之笔。而水城县政协副主席杨昌华,就是其中的探路者和先行者。

2010年的时候,杨昌华还是玉舍林场的场长,他苦心经营的玉舍森林公园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森林大火烧没了。为了让林场重新站起来,杨昌华多方调研和考察,立足玉舍特殊的气候条件和自然环境,结合贵州等南方省区冬季旅游资源匮乏的实际,他大胆提出了建设玉舍滑雪场的设想。

在北纬26度的亚热带建滑雪场,最初这个设想不仅不被看好,还被嘲笑为异想天开。杨昌华虽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倔脾气,但也不是信口开河,他已经和气象专家、旅游企业认认真真地提前做了功课,连造雪机都跑去实地考察好了。经过充分准备,玉舍森林公园开辟出8万平方米区域建滑雪场。

场地规划好了,各项设施到位了。可当年的雪量偏少,翘首期盼的进口造雪机却“水土不服”无法产雪,大家的心都揪到嗓子眼了。杨昌华不信邪,在现场守了三天三夜,随时掌握气候、风速各种数据的变化,不断调试造雪机。终于,皑皑白雪铺天盖地,四方游客纷至沓来。

杨昌华想出了少量投资、收益后再投入扩建的“滚雪球”式运营,作为全国纬度最低的玉舍滑雪场,2010年试营业门票收入3万多元,2011年达到15万元,2012年达到76万元,到2015年滑雪场收入突破2000万元。

从策划开始就被看作一个笑话的滑雪场,演变为西南几省小有名气的冬季旅游目的地。如今的玉舍,成为贵州全年全域旅游的好去处。春夏秋,森林洗肺养眼、休闲旅游;冬季滑雪健身、泡泉休养。

玉舍滑雪场仅仅是六盘水旅游的一个缩影。近年来,“中国凉都”的旅游品牌形象日益深入人心,六盘水还创新打造温泉、索道、山地运动、低空飞行、水上娱乐等新业态新产品,旅游业开始呈现“井喷”势态。2017年,六盘水接待游客超过3000万人次,旅游总收入突破200亿元,分别是2013年的4.3倍和4.5倍。2018年前三季度,全市接待游客超过3300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超过26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2.3%和47.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从“黑”到“绿”“江南煤都”这样破解发展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