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嫡子,杀死3个吓死1个,王莽为何对待自己的子孙如此残酷?

建平二年(公元前5年)以前,王莽尚未掌握最高权力,不过是一个有声望的高官而已。那时,他有着良好的社会声誉,不但工作业绩突出,而且家庭幸福。

王莽的正妻王氏出身名门,是宜春侯王氏之女,知书达理。早年王莽做儒生时,两人相濡以沫,恩爱相守,她总共给他生了四个儿子,按照齿序依次是:王宇、王获、王安、王临。

王莽长兄王永早死,留下一个遗孤王光,王莽夫妇对之视如己出,将其照顾的十分周到,将他从小由他抚养成人。此外,他还有个年幼的女儿,尚未成人。足见,此前的王莽一家庭院之内,夫妇和睦,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过着正常人家的生活,从未传出任何不谐之声。

但就是从这一年起,因为残酷的政治斗争,让眼前的这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

也正是从这一年起,经历了近十五年的血雨腥风,王莽从一个相对单纯的书生型官僚,逐渐变成了一代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枭雄。后来他又通过操弄各种手段,登基当上了皇帝,又度过了十五年的帝王生涯。最终虽说是身死国灭,也算是享受过人间的荣华富贵了。

但是,正是为了这帝王至尊的荣耀,王莽也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六个儿子被王莽逼死杀了三个,还有一个被他活活吓死。两个儿媳也都死在监狱里。他侄子和嫡长孙也被他逼死,孙女和孙女婿也被他弄死。此外,他还用毒药弄死了自己的女婿,其女对他恨之入骨,终身不跟他相认,也不再跟他说一句话。呜呼!一个人活到这个份上,就算他是正牌的真命天子,这能算成功的人生吗?

这一切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4个嫡子,杀死3个吓死1个,王莽为何对待自己的子孙如此残酷?

大义灭亲

建平二年(公元前5年)夏,作为朝廷首辅、新都侯的王莽被新即位的汉哀帝刘欣下诏贬出了长安,被迫带着妻子儿女来到了他此前从没去过的封国——南阳郡新都县就封。

因为被哀帝派人严密监视,身处险境,王莽十分忧虑。为了防止给人落下把柄和口实,他严禁家人随便外出,而且告诫所有人必须遵纪守法,安分守己。但王莽的次子王获因骄纵不法,却给他惹下了大祸——他失手打死了一个家奴。 

王莽听说老二杀了人,沉默不语,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一夜,谁也不见。次日,他便断然做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决定:让王获自杀谢罪!

王氏夫人听说丈夫竟要逼儿子去死,苦苦哀求,声泪俱下,希望丈夫给他一个机会。王莽只说了一句:“我给他机会,谁给我机会?”

王获无奈,只好引剑自杀。 

王莽的“大义灭亲”,终于使王家躲过了一场塌天大祸。通过这次“危机公关”,王莽用牺牲一个儿子的生命为代价,换来了自身安全,保全了名誉。

三年后,也就是元寿元年(西元前2年)正月初一,长安的天空中发生了日食。汉哀帝迫于政治压力,不久被迫同意让王莽召回京师。通过三年的隐忍,王莽终于赢得了东山再起的机会。

在新都蛰居期间,为了迷惑朝中政敌,他装出了一副胸无大志的样子,将两个婢女增轶、怀能暗中收为侧室,完全是一副打算要在这里颐养天年的意思。

不久,二人就给他生了两个儿子:王兴、王匡。

到了返回长安之时,也许是为了政治需要,又或是两个新生的庶子王兴、王匡年龄太小,王莽并没有把这两个孩子带走,而是让他们的母亲增轶、怀能留在新都照顾。

王莽的心理很奇怪,虽然增轶和怀能这两个女人出身微贱,甚至很可能在王家没有正式的名分,但与四个嫡出的儿子相比,王莽似乎更喜欢这两个庶出的儿子。这种微妙的态度,也就为他后来的家庭悲剧埋下了伏笔。

4个嫡子,杀死3个吓死1个,王莽为何对待自己的子孙如此残酷?

再杀长子

又过了近三年,到了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六月,汉哀帝刘欣忽然病死。王莽被太皇太后王政君恢复了大司马职务,并且录尚书事(就是负责主管尚书台),重新掌握了大权。

因哀帝无子,必须另择人选。王莽为便于弄权,不肯立长君,在王政君、王莽姑侄俩的操纵下,于七月中迎立汉元帝刘奭之孙刘箕子为新君,改名刘衎,年仅9岁,是为汉平帝。次年,朝廷改元元始,西汉政治翻开了新的一页。

为了吸取哀帝朝傅太后势盛、导致王氏家族被驱逐的历史教训,在王政君的默许下、王莽对小皇帝刘衎采取了极为严格的管控,立下了严厉的规矩,不许汉平帝的生母卫氏以及一切卫家的外戚亲友与之接触。

几年来,虽然王莽的权势在不断加盛,但他的家庭矛盾也一天天地激化。因为次子王获的被杀,他的妻子王夫人与三个儿子都对王莽意见很大。尤其是王宇,他虽身为王莽的嫡长子,但一直讨不到父亲的欢心,所以他在暗中结交卫氏,想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他多次对父亲建议,要求王莽放松对小皇帝的控制,允许他的母家卫氏与之来往,以免将来遭到皇帝的政治报复。但王莽对此一直不为所动,坚决不同意。

到了元始三年(公元3年),汉平帝本人已经十二岁了。也多次对王莽提出要求与母亲见面,他甚至说:“哪怕见一面也行!”但王莽基于过去的教训,坚决不肯松口。王宇出于对未来前途的考虑,暗中与平帝的舅父卫宝、卫玄联系。 

元始三年(公元3年)春,王莽又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平帝,就这样,当朝天子就成了王莽的女婿,进一步加强了对小皇帝的控制。此事过后没几天,王宇再次写信给卫宝,令其转告卫姬,请她上书谢恩,顺便要求回京。卫氏按照王宇教的法子上书,把意思讲了一遍。王宇自以为与卫氏的来往天不知、地不知,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但他暗中和卫氏来往的事,王莽早就知道了。但他出于多重策略考虑,一直佯装不知。

元始三年的一个夏天,王宇在其老师吴章的策划下,命他的大舅子吕宽趁着夜黑风高,带着一桶猪血,准备涂抹在王莽家的大门上,想要假借上天示警,逼迫王莽就范。不料,却被早已埋伏在附近的王氏家丁们一举擒获。王莽下令严刑拷打,吕宽熬刑不住,最终供出了主谋王宇以及他们的计划。 

事发后,王莽宣布了处理结果,除了平帝生母卫姬一人之外,夷灭卫氏三族。王宇、吕宽、吴章等涉案人等,一律处死。王氏夫人请求王莽留王宇一条命,但王莽坚决不同意。王宇在狱中仰药自杀,他的妻子吕焉因有孕在身,后来在产子之后死在狱中。

王家最可怜的是那王氏夫人,眼睁睁低看着儿子一个又一个死于非命,却是毫无办法。自从次子王获被丈夫逼着自杀后,她的精神就出现了问题。这回再次遭遇家庭惨剧,儿媳妇产子后也死在牢中,王氏因思念儿子成疾,眼睛给哭瞎了,精神也彻底崩溃了。

嫡子死绝

始建国元年(西元9年)正月初一,王莽登基称帝后,下诏册立第四子王临为皇太子,第三子王安为新嘉辟(读音为bì,就是皇子的意思)。

4个嫡子,杀死3个吓死1个,王莽为何对待自己的子孙如此残酷?

按理说,在长子王宇、次子王获被王莽亲手逼死后,三子王安应为太子,但因为王安不贤,素不受王莽喜欢。为了长远考虑,王莽只能是越过了老三王安,改立老四王临为储君。为了安抚王安,特封其为新设官号——新嘉辟,即“大新朝洪福齐天的皇子”。为了安抚长子王宇的后人,王莽下诏赐封王宇的六个儿子皆为国公。

地皇元年(西元20年)七月,大风摧毁了未央宫前殿(王路堂)。这件看似偶然的事,却触动了隐藏在王莽心中已久的心事。王莽匆忙下诏,封三子王安为新迁王,而皇太子王临迁往洛阳就封,改为统义阳王。此诏一出,朝野大哗,引发了很多猜测,议论纷纷。 

其实,外人不知道,王临的突然被废,幕后有着重大的隐情。王临被废的真正的原因是他企图要下毒弄死父亲王莽!

地皇二年(西元21年)正月,王莽的结发妻子皇后王氏病重,眼看不行了。太子王临因时常入宫探望母亲,遂与王氏身边的侍女(也是王莽的侧室)原碧勾搭成奸。二人合谋,准备杀死王莽。王临要原碧下毒,只要事成,他就立原碧做皇后。此外,王临的正妻——太子妃刘氏也参与了此事。太子妃是国师公刘歆的二女儿,跟着父亲学过一些占星术。她告诉王临,她夜观天象,一切都对王莽不利,还说曾用“天眼”看见,未来某日皇宫中会举行“白衣会”——即所有的人都穿着白色丧服!王临大喜,以为此事必成。

但王临的频繁入宫尤其是不断与原碧的接触引起了王莽的怀疑,政治斗争经验极为丰富的王莽渐渐起了疑心,逐渐怀疑太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他决定先用调虎离山之计,先把王临弄走再说,然后进行秘密调查。最终结果真相大白,王莽极为震怒,也很伤心。

过了几天,大限已到的王皇后撒手西归,王莽再也没有任何顾忌,碍于皇家尊严,他不动声色,决定秘密处理此事,他先处决了原碧,然后杀光了所以处理原碧一案的司命、属官,尸体就地掩埋!又传诏给刘歆,痛责刘歆教女不严,太子妃刘氏不得已,只好自杀谢罪。 至于王临,王莽派人送给儿子一副毒药,让他自己看着办吧。

王临自知罪孽深重,拔剑自刎。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王莽偏喜欢在自家地里刨食绝种,真无法理解王莽哪来的那么大的勇气。王临夫妇被逼自杀后,王莽前四个儿子中只剩下了老三新迁王王安。王安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好,病病秧秧的,王安听说四弟王临夫妇都死在了老爹手上,他担心自己也难逃一死,竟然生生给吓死了。

至此,王莽和原配王氏生的四个儿子全部死在了他的手上。

但王莽本人为此却没流过一滴眼泪,他似乎不在乎死了四个儿子,因为他还有两个更讨他更喜欢的儿子王兴、王匡,也许是应了“手上有粮,心中不慌”那句话吧。

王临死后,王莽随即派人去新都县,将王兴和王匡都接到常安,封王兴为功脩公,王匡为功建公。王莽要让天下人知道,他的大新江山,还是后继有人的!至于嫡子们死亡殆尽,由此引发的后遗症和留下的烂摊子如何收拾,他当时已经焦头烂额,早已顾不得许多了。

逼死嫂侄

除了直接、间接逼死四个嫡子,出于政治原因,王莽还逼死了他的嫂子和侄子。

自从王莽掌握大权后,他变得六亲不认,做事乖戾。不仅儿子们对王莽怀恨在心,就连他的隔辈人和侄子们都对他心怀不满。家中不断出事,多少与王莽做事太离谱,太悖情理有关。

始初元年(西元8年)秋,王莽刚处理完母亲的丧事,还没等王莽喘口气,就接到了大臣陈崇的奏报:王莽的侄子衍功侯王光杀人了! 

王光是王莽早死的长兄王永之子,是王莽夫妇从小抚养长大的。王光长大后,娶妻、做官,都是身为叔父的王莽一手包办的。王莽与王光名为叔侄,实则亲如父子。王莽闻报大怒,把王宇招来一顿大骂:“杀人?你胆子不小啊!现在,大家都在盯着呢!如果饶了你,天下人如何心服!如何治国?予不杀你,你自己看着办!” 

王光愁眉苦脸地回到家中,将此事告诉了母亲——即王莽寡妇嫂子。王光央求母亲在仗着长嫂的身份,在王莽面前求个情,饶了他这次,下次他保证再不会做出这等事了! 

听了儿子的话,王光的母亲面无表情,沉默良久。最终,她冷冷地说了一句:“王光,你觉得你与叔父的关系,能比得上长孙、仲孙么?”(长孙是王宇的表字,仲孙则是王获的表字)王光一听顿时面如死灰。当夜,母子二人抱头痛哭,双双自杀身亡。

王氏族人听说王莽逼死了寡嫂孤侄,全都寒了心。与杀两个儿子不同,逼死这两个至亲真是令人齿冷。要知道,王莽当初正是靠着供奉寡母、寡嫂、善待抚养孤侄而取得高名的。客观说,若是没有她们母子俩,也许没有王莽的今天。

家门不幸

居摄三年(西元8年)秋,身为“假皇帝”、承担摄政职能的王莽家中还发生了一件大事。

这年九月,王莽的老母亲功显君王渠去世了,享年约七十余岁。世人都认为,无论是按礼法还是论感情,王莽一向以纯孝闻名,如今其母过世,他一定会风风光光地送母亲下葬。 但王莽却以自己是“假皇帝”、代为承祀刘氏宗庙为由,拒绝为母亲服大丧。

因嫡长子王宇已死,王莽只能指定丧主由王宇的长子王宗,事完后,还要由王宗代替自己为王渠服丧三年! 

消息传出,天下大哗。自古以来,哪里有曾孙为曾祖母做丧主的道理?除非祖父、伯祖父、叔祖父、父亲、叔伯们都死绝了! 

身为人子,“母死不服大丧”,实在让人不可理喻。王宗本来就因为父亲的死对祖父身怀怨恨,这种奇异的安排又是如此的不伦不类让人匪夷所思。

但是通过这件事,作为王莽的嫡孙、功崇公的王宗,他的心彻底凉了,对祖父的痛恨也达到了顶点,他一直想要报复祖父。

天凤五年(西元18年),身为嫡长孙的王宗在惆怅之中,百无聊赖。他私下找了个自认为可靠的画师,让画师画一幅自己穿着皇帝法服的画像,他还私刻了三枚皇帝印玺,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王宗自认为此事机密,神不知鬼不觉。不料府中出了内鬼,有人把这事捅给了王莽。王莽听说孙子居然敢如此大逆不道,再次逼迫孙子自杀谢罪。王宗无路可逃,只好自行了断。 

几乎与王宗出事的同时,王宗的姐姐王妨也被人告发私祷鬼神,图谋不轨。王妨是卫将军王兴的老婆,因为婆母生病,她请了几个巫婆神汉在家中私设祠堂祈祷祭祀。 

当时,朝廷法令严禁巫蛊之术,这些都是绝对隐私,万万不能拿上台面的事情。王妨千算万算以为不能出事,没想到她身边的婢女却想通过揭发此事获得自由,王妨担心事情败露,杀了婢女灭口。不料这事又被婢女的亲属揭发,这下可麻烦了。 

王莽没想到连自己的嫡亲孙女都这么不成体统,气的浑身发抖,王莽让孙女自尽。王妨一样无路可逃,只能和丈夫王兴自杀谢罪。

就这样,王莽不但逼死了四个儿子,又搭上了孙子、孙女的性命,悲夫!

毒杀女婿

对待王氏至亲骨肉都是如此,王莽对于外人如何,那就可想而知了。下一个被他弄死的亲属,正是他的女婿、当朝皇帝——汉平帝。

4个嫡子,杀死3个吓死1个,王莽为何对待自己的子孙如此残酷?

平帝虽然痛恨王莽,但与王莽的女儿——王皇后感情倒是不错。平帝这几年亲眼目睹了王莽是如何残杀政敌的,最让他刻骨铭心的是,王莽族灭了自己的娘家卫氏。虽然生母卫姬侥幸免于一死,但天各一方,孤苦伶仃,比死了还难受。刘衎一想到王莽的所作所为,就恨的咬牙切齿。王皇后很同情他的遭遇,也对父亲的残忍很是不满,两人的心灵产生了共鸣,逐渐走到了一起,关系很亲密。

本来,王莽把女儿嫁进宫,是让女儿肚皮争气,给汉平帝生个儿子,这样的话,可以至少保证王氏家族五十年的富贵。王莽也相信女儿一定能满足自己的这个愿望,为了祈祷上天降福,王莽下令在秦岭中修一条栈道,从杜陵县穿过终南山,直通汉中郡,这就是历史上大名顶破天的“子午道”。 

可王莽的美好愿望很快就化为了泡影,他这个身为皇后的女儿居然站在了平帝那一边,公然和自己做对。王莽已经不指望这个傻姑娘了,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平帝没有亲政前就铲除他,断绝此人日后亲政清算王家的可能性。 

王莽的心思,被泉陵侯刘庆等一些善于投机钻营的小人窥探到了,上书朝廷,说什么皇帝太年轻,没有治政经验,当由安汉公代行天子之权,一如当年成王年幼,周公辅政。不出意外,这个建议遭到了平帝的强烈反对。 

当14岁的汉平帝看完刘庆等人的奏疏后,他的愤怒彻底爆发了,他愤然当场驳回了群臣的奏议,他冷冷的扫了王莽一眼,告诉群臣:“谁说朕年幼无知!朕已成年,当主天下之政!” 这下,王莽也是彻底慌了。看平帝今天这副歇斯底里的架势,再过几年,那还得了?所以,他被迫抢先对平帝下毒手了。 

元始五年(西元5年)十二月腊日,王莽借着大臣们向平帝敬酒的机会,在椒酒中下了慢性毒药。刘衎在喝了椒酒的当天,就感觉腹痛如绞。他大声呼救,却没有一个人上来救他。宫里内外全是王莽的心腹,主人不发话,谁敢出来? 

倒是王皇后听说丈夫患上了腹疾,急忙赶来探视,看到平帝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吓得花容失色。她赶紧通知父亲王莽,命他立刻派御医入宫诊治!直到皇后发话了,宫人们这才敢通知王莽。

刘衎中的是剧毒,根本没法救。几天后,他就含恨死在了未央宫,年仅十四岁。王莽又让人散布消息说刘衎得急病暴死,他还亲自到场哭奠。

王皇后站在刘衎的遗灵旁边,那张悲愤的脸上写满了对父亲的鄙夷之色。她与刘衎在一起生活满打满算不足两年,但两人的感情却很深厚。根据她对父亲的了解,丈夫的暴死,父亲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自平帝刘衎被王莽毒死后,王皇后对父亲恨之入骨。王莽举行登基大典那天,她硬是顶住压力,坚称身体有病,拒绝出席典礼。以后无论大新朝举行任何典礼,她一概拒不参加。从此,女儿对父亲王莽恨之入骨,在此后的十几年里,她与父亲再没说过一句话。

地皇四年(公元23年)九月,当绿林军杀入长安城中,四周火光冲天,王莽的女儿——平帝王皇后、新朝黄室主的住所就在掖庭、承明殿附近。当她看到汉军攻入皇宫,心情很复杂。她是汉朝皇后,可也是覆灭的贼臣之女,身份的矛盾让王皇后痛不欲生。王皇后已经对人生彻底绝望了。该到了上路的时候,她痛哭一场,慨然长叹一声:“何面目以见汉家!”自投火中而死。

4个嫡子,杀死3个吓死1个,王莽为何对待自己的子孙如此残酷?

千秋评说

王莽奋斗了一辈子,最后落得众叛亲离,两手空空,身死国灭。也许是他的残暴不仁,在地皇四年(公元23年)新莽王朝覆灭时,包括他自己在内的王氏家族所有人全部被杀,无一幸存,成为历史的大悲剧。

一个人有理想是好事,对自己要求严格也是对的。但是如果假借理想的名义作恶,为了一己之私欲而不顾一切代价,那就很是可恨可恶了。为了显示自己的公正无私,王莽先杀了两个亲生儿子,逼疯了夫人,也让儿媳吕焉惨死在了狱中!为了保证自己的权力,又杀死了王临夫妇,吓死了王安,导致嫡子们死绝了。

为了伟大而高尚的道德名誉,导致寡妇嫂子与侄子的死亡。这还不算,又害死了孙子、孙女,还搭上女儿、女婿的性命。 圣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王莽却是“己之所不欲,既要施于己,又要施于人”,其用心真是何其惨酷!实在是有违“忠恕之道”。揣测其心,除了政治权谋的考虑之外,王莽无非就是想把自己打扮成为一个没有缺点的道德圣人。 

当初,王莽孝顺母亲,善待寡嫂,抚养长兄遗孤,不能不说确实是出自真心。但“彼一时,此一时”,当年的王莽是个落魄穷儒,而今他却是天下第一人! 

社会地位的变迁,早就改变了一个人。尤其是权力对人的异化,犹如高等阶元素对人的辐射一样,早就把人变异的不成样子,其人自堕迷途之中,而犹不自觉。真是何其不幸,何其悲哀。

历数古代的那些帝王将相们所作的事,岂能都用民间常理来揣测?如果用纯粹的民间常理来衡量,除了极个别的几个善人,其他的几乎可以用衣冠禽兽来形容,有的甚至是禽兽不如。 

被权力异化的王莽,实际上早就变了质。他被权力所吞噬,他掌握了权力,唯一的理想就是推翻汉朝江山,建立属于他自己的帝国。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他爬向金字塔最顶端的过程,谁敢跳出来捣乱,哪怕是骨肉至亲,王莽绝不手软。 

“无情最是帝王家”,古往今来,又有多少英雄豪杰为了一时之权力,为了登上至尊宝座,不惜伤害手足,屠戮至亲骨肉!

参考资料:《汉书》、《后汉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4个嫡子,杀死3个吓死1个,王莽为何对待自己的子孙如此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