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变油”重演?青年汽车获利40亿,老板黑料多,骗煤赚10亿

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

编辑丨朗明

“It’s very good”。

日前,一则《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与质疑。

实际上,这极有可能只是20年前“水变油”骗局的重新演绎,而青年汽车集团,可以通过这个项目拿到40亿的政府资金。

对于此事,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水氢燃料汽车技术已成熟,不会延缓南阳项目进程,并声称“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

市界发现,庞青年造车“黑历史”不断,不仅在2017年,申请补助资金7417.98万元,周边风险多达1728条。还曾多次以为当地造车为由,获得煤矿采矿证,并靠出售煤炭资源获利。

20年前把戏重演拿到40亿元资金

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发布一则《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报道。该报道称,水氢发动机在当地工厂下线,可实现通过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作为汽车的燃料。当地市委书记张文深还在体验时称,“It’s very good”。

据悉,这个项目的推出时间是在去年12月28日,不到半年便取得“巨大”进展,速度的确过关。据南阳网当时报道,青年汽车集团董事局主席庞青年在介绍项目概况时称,该项目规划产能为单班10万台/年,三班30万台/年新能源乘用车,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利税超百亿,项目建成后可实现产值300亿元。

当然,该项目的花费也同样巨大,总投资需要83.16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不过,时隔5个月,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在“It’s very good”的称赞中,这意味着庞青年或许如愿拿到南阳市政府的40亿元。

实际上,早在在2017年8月,青年汽车就宣布全球首辆水氢燃料车正式线下,并宣称“不加油,不充电”。但有趣的是,同年8月24日,南方网便发布《20年前的“水变油”惊天骗局,青年汽车有样学样疯狂行骗?》一文打假。

文章称,“水变油”事件是20多年前的一出闹剧,始作俑者是王洪成,他的理论是配制出一种母液,按一定比例兑上普通的水便变成“水基燃料”,这种燃料完全可以替代汽油用于汽车的燃烧,成本仅为汽油的千分之一,没有污染。

后来,“水变油”被认为是一场骗局。王洪成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该骗局还曾经被编剧搬上《我爱我家》加以讽刺。青年汽车集团宣称发明这款水氢燃料车,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加水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只要稍微有点“能量守恒定律”知识的人,都应该知道这是骗局。

“水变油”重演?青年汽车获利40亿,老板黑料多,骗煤赚10亿

生产新能源汽车一年拿到7417.98万补贴

如果是骗局,庞青年的目的是什么?

庞青年一方面需要大力宣传自己的“新技术”,让大家相信并投资,一方面还要处理各种各样的官司。

市界发现,庞青年的青年汽车集团,在2017年曾多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而庞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看来,庞青年是没钱了。

“水变油”重演?青年汽车获利40亿,老板黑料多,骗煤赚10亿

青年汽车集团成立于2001年,但在2008年左右,才开始崭露头角。当年因母公司通用汽车财政恶化,旗下子公司萨博被抛售,其间多家中国车企竞相参与竞购,包括北汽集团、汽车经销商庞大集团和青年汽车均有意收购,但青年汽车失败了。

2014年,青年汽车将方向瞄准新能源汽车,庞青年表示,从2008年奥运会以后,青年汽车就开始研究电池。庞青年曾介绍道,与常规的锂电池相比,青年汽车研发的纳米碳锂物理电池,不但不易起火不易爆炸,还能在5分钟内快速充满电,寿命长达10年以上,使用成本极低。

与此同时,青年莲花工厂逐渐停产,经销商陆续退网,产品在市场上也销声匿迹,不断增加的只有拖欠供应商的货款和利息。2015年青年莲花尝试转型向新能源业务,将位于济南和杭州的两个生产基地改为电动车生产基地,虽然从政府拿到数亿元补贴,但是很快工厂却因为长期处于停滞状态被列为“僵尸企业”,毫无进展。

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对金华青年汽车等7家骗补车企,撤销这生产骗补产品的公告,取消其相关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暂停这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的资质。

2017年7月,青年莲花的一家供应商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作为债权人之一收到浙江青年莲花破产清算一案的通知,将于8月11日前申报约964.99万元的债权。庞青年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时称,“现在解释不清,目前的重心都放在了发展氢能源汽车上。”

随后不久,青年汽车宣称光大金控财金资本有限公司设立50亿基金,支持青年新能源汽车发展。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光大金控财金资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15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实缴资本仅310万元,与设立50亿基金这个概念似乎靠不上边。

“水变油”重演?青年汽车获利40亿,老板黑料多,骗煤赚10亿

另一方面,青年汽车仍向政府申请巨额补贴。据浙江省科技厅公示,2017年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申报资料车辆信息显示,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2017年的申请数量为343辆,申请补助资金7417.98万元。

造车“黑历史”周边风险多达1728条

据天眼查显示,庞青年名下共有73家公司,但周边风险多达1728条。其名下公司被法院强制执行56次,行政处罚5次,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74次,158次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涉及的法律诉讼多为买卖合同纠纷。

“水变油”重演?青年汽车获利40亿,老板黑料多,骗煤赚10亿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06年,青年汽车宣布投资28.32亿元,在山东泰安新建产能15万辆的生产基地,可直到2009年才投产首款莲花轿车,短短5年后,便因经营不善而停产。

2010年,庞青年实际控制的浙江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与宁夏石嘴山政府达成协议,计划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车项目。青年汽车进入石嘴山多年后,汽车项目毫无进展,但由于得到拥有采矿证的煤矿,青年汽车靠出售煤炭资源获利10亿元。

在鄂尔多斯,庞青年再次上演类似的戏码。2011年8月18日,鄂尔多斯市政府、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政府与青年汽车签订投资协议,青年汽车承诺在鄂尔多斯投资莲花乘用车,计划投资90亿元,计划总共年销售548亿元,利税200多亿元,而鄂尔多斯市将配置给青年汽车6亿吨煤炭资源。

如此看来,以项目圈地、圈资源、套取国家补贴、政府资金,似乎是庞青年的“惯用手段”。

只是这一次,庞青年“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或许并不能像往常那样如愿。

5月24日,南阳工信局针对水氢发动机紧急“辟谣”,相关负责人称,此事系记者报道信息不准确,目前已要求涉事集团负责人庞青年写情况说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水变油”重演?青年汽车获利40亿,老板黑料多,骗煤赚1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