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诈骗公司濒临破产!曾经股价27,如今只剩2.7

又一家诈骗公司濒临破产!曾经股价27,如今只剩2.7

【前文回顾】

1.《卡住中国脖子的35项关键技术(上)》

2.《卡住中国脖子的35项关键技术(中)》

3.《卡住中国脖子的35项关键技术(中)》

5月21日,股价一路狂跌的索菱股份收到了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对于索菱股份来说,这份问询函完全在意料之中。控股股东持股遭轮候冻结,公司深陷债务漩涡,核心高管先后辞职,部分生产线停产停工……上市不到四年的索菱股份正面临“四面楚歌”的境地。

又一家诈骗公司濒临破产!曾经股价27,如今只剩2.7

“姗姗来迟”的年报遭问询

4月30日,拖延了三天的索菱股份2018年的年报终于“现身”。在年报中,审计机构亚太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根据最新下发的年报问询函,深交所对索菱股份的问询内容主要包括审计内控、前期差错更正、财务报表项目和其他事项四大方面共19个问题。

在5月21日的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再度聚焦索菱股份的预付账款问题。

截至2018年末,索菱股份及其子公司通过非金融机构保理业务融资,再由上市公司以预付账款、其他应收款往来款形式支付给锐科塑料、创辉达电子、隆蕊塑胶等多家公司,相关款项期末余额高达10.77亿元。

深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索菱股份说明相关往来款项的收款方锐科塑料、创辉达电子、隆蕊塑胶等是否与公司及公司实控人肖行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关系。

同时,内控也是深交所问询的重点。问询函指出,2018年,索菱股份存在对深圳市索菱科技有限公司的违规对外担保,金额为7715万元,而索菱科技是索菱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肖行亦控制的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鉴于索菱股份出现消极回复的情形,深交所在问询函中专门列出一个问题,要求索菱股份结合本次年报问询函的相关核查工作、会计师对公司进行年度审计的情况以及深圳证监局对公司立案调查的最新进展,在回复本次年报问询函的同时回复交易所前期发出的多份监管函件。

实际上,索菱股份消极应对监管问询的情形是从2018年12月开始的。当时,由于索菱股份持续曝出各种乱象,深交所从2018年12月7日起陆续向索菱股份下发了两份问询函,随后在2019年3月20日再次发出问询函,要求索菱股份对实际控制人肖行亦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情况进行全面核查。

然而,这几份问询函连同2019年发出的一份关注函最终都石沉大海,始终未获得索菱股份的回复。

连亏两年,涉嫌财务造假

资料显示,索菱股份在2015年6月上市。在未调整2017年财务数据前,2017年的索菱股份曾迎来“高光时刻”。

在收购了三旗通信、英卡科技和上海航盛这三家公司后,索菱股份2017年的业绩实现快速增长。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索菱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4.98亿元,同比增长57.64%;实现扣非净利润1.38亿元,同比增长96.92%。

然而,在2018年的年报中,亚太会计师事务所对之前的会计差错进行更正调整后,索菱股份2017年的扣非净利润亏损616.73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变成负值,为-3.20亿元。

同时,年报显示,2018年,索菱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4.3亿元,同比增长1.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14亿元,同比下降15600%。

由于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负值,2019年5月6日,索菱股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索菱股份”变更为“*ST 索菱”。

进入2019年后,索菱股份的业绩继续恶化。一季报显示,2019年前三个月,索菱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57亿元,同比下降59.77%,净利润亏损7181.49%,同比下降352.97%。

需要注意的是,索菱股份的业绩似乎是突然变脸的。2018年10月30日,索菱股份披露的三季报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3.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99.47%。

这一切几乎毫无征兆。在2018年8月9日发布的半年报中,索菱股份的业绩还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2018年上半年,索菱股份的营收同比增长38.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3.05%。

从高歌猛进到掉头向下,连公司的部分董事都无法接受。对于索菱股份的2018年三季报,董事王刚与雷晶都投出了反对票,原因是“信息资料少,尚不能全面了解问题,本董事无法保证财务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2018年三季报显示,索菱股份预付账款、其他非流动资产期末余额分别为3.97亿元和3.53亿元,与年初相比分别增长了461.18%和7601.48%,原因是支付材料采购款和设备采购款增加。

对于预付账款和其他非流动资产大幅增加,深交所火速下发了问询函。而索菱股份对此回复称,截至2018年9月30日,索菱股份向锐科塑料预付账款2.57亿元,向隆蕊塑胶预付账款1.15亿元;至于其他非流动资产,截至2018年9月30日,索菱股份支付给创辉达电子的款项为2.17亿元,支付给锐科塑料1.3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家供应商的预付账款及其他非流动资产都是2018年的新增款项。更为蹊跷的是,索菱股份支付给创辉达电子2.4亿元款项后,创辉达电子随后却注销了,而且创辉达电子的大股东之一是索菱股份实控人肖行亦的弟媳。

另外,工商资料显示,隆蕊塑胶的工商注册电话与索菱股份相同,而且注册地址也在索菱股份的原地址附近。

从已经掌握的各种“蛛丝马迹”来看,创辉达电子和隆蕊塑胶与上市公司索菱股份及实控人肖行亦之间大概率存在交集。

高管集体辞职

除了不断恶化的业绩,索菱股份突然爆发的“离职潮”也令人震惊。从2018年9月5日开始,索菱股份不断发布董监高的辞职公告,公告显示,2018年索菱股份累计有9名董事、监事、高管离职。

进入2019年后,索菱股份已经发布了5份董监高辞职公告。

2019年1月22日,索菱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职工代表监事魏丙奎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监事职务,本次辞职后,魏丙奎仍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2019年2月,索菱股份副总经理邓庆明因岗位调动原因申请辞去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索菱股份内审负责人王遐龄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内审负责人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

2019年3月,索菱股份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钟贵荣、索菱股份证券事务代表缪金狮均因个人原因提出离职,辞职后,两人均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

2019年4月19日,索菱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吴文兴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仍然担任公司其他职务。

又一家诈骗公司濒临破产!曾经股价27,如今只剩2.7

截至2019年5月22日,索菱股份的董秘、证券事务代表、财务总监、副董事长都已经辞职了,所有职务都由董事长兼实控人肖行亦一人承担。可以想象,如果不是担任着实控人,恐怕肖行亦也会选择辞职。

同时,肖行亦一人身兼数职也引发了深交所对索菱股份内控问题的担忧。在5月21日的问询函中,深交所也对索菱股份的内控问题进行了问询。

再陷诉讼泥潭

4月22日晚间,索菱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持有的九江妙士酷、广东索菱、惠州索菱等13家子公司的股权被司法冻结,冻结期都是3年。而股份被冻结的原因是与索菱股份及子公司相关的各种借款合同纠纷案、保理案、仲裁案等。

据不完全统计,索菱股份在这些子公司股权上的投资高达4.45亿元。

除了遭遇司法冻结之外,索菱股份还面临着一系列重大诉讼和仲裁事件,案由包括信贷纠纷、票据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涉案金额合计高达10.69亿元。

又一家诈骗公司濒临破产!曾经股价27,如今只剩2.7

回购计划“食言”

4月17日晚间,索菱股份发布公告称,决定终止之前披露的回购不超过2亿元股份的预案。

资料显示,2018年7月5日,索菱股份发布公告称,为发展后期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拟在未来12个月内,以不超过12元/股的价格,回购公司股份不超过2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回购计划推出前,索菱股份的股价连续三天跌停,7月5日早盘,索菱股份继续跌停,但是不久就有资金撬板,午间休市时,索菱股份发布了这份回购公告,下午开盘后,索菱股份的股价一度从跌停触及涨停,随后更是一路上行。

又一家诈骗公司濒临破产!曾经股价27,如今只剩2.7

然而,市场的热情并未让索菱股份付出实际行动,截至2019年4月17日宣布回购终止,索菱股份共计回购0股,可以说是玩了一把“忽悠式”回购。

更让人觉得无法理解的是,在回购方案公布后不久,索菱股份就有多名高管和股东选择了减持。

减持名单包括索菱股份的原副总经理邓庆明、原董秘、副总经理钟贵荣、原副总经理吴文兴、实控人肖行亦的一致行动人萧行杰,2018年9月18日至12月11日,这些人在二级市场上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合计减持了201.42万股,减持均价在6.2元/股至7.53元/股,远远低于12元/股的回购价格上限。

又一家诈骗公司濒临破产!曾经股价27,如今只剩2.7

事实上,索菱股份“忽悠式”回购与公司背后爆发的诸多“地雷”有很大关系。因为陷入债务纠纷和涉诉事项,索菱股份的银行账户遭到冻结,公司实控人肖行亦的持股也遭到轮候冻结,索菱股份的部分生产线更是出现了停产停工。

随后,财务总监、董秘、证券事务代表等高管更是上演离职潮,实控人肖行亦随即一人兼着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董秘等职务。

同时,索菱股份推出回购计划的另一个背景,是董事长肖行亦当时的股份质押比例较高。截至2018年7月12日,肖行亦质押的索菱股份的股份累计为1.90亿股,占其持有股份数的99.67%,占公司总股本的45.16%。

纵观A股市场,在长达半年时间内对多份监管函件拒不回复的案例十分罕见。投资者不禁要问:作为索菱股份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同时兼任索菱股份的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多项职务的肖行亦,究竟是无暇回复监管问询,还是面对诸多问题疑点已经无法给出让人信服的答案?

不过,深陷业绩漩涡,核心高管先后辞职,审计机构给出“非标”意见,公司资金被莫名转出……面对着扎实的证据和事实,问题缠身的索菱股份对于监管问询的问题可能确实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更何况相关问题责任人直指公司实控人肖行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又一家诈骗公司濒临破产!曾经股价27,如今只剩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