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器晚成的皇帝,六十岁建国,多次死里逃生,轨迹诡异离奇

史上最大器晚成的皇帝,六十岁建国,多次死里逃生,轨迹诡异离奇

尽管前燕已经灭亡,但在王猛的带领下,长安的氐族贵族对俘入长安的鲜卑人一直怀有敌意。晋宁康二年(公元373年),前秦的太史令以对苻坚说:“彗星扫过长空,是燕灭秦之的迹象。”要苻坚诛杀慕容氏,苻坚没有听从。

晋宁康二年(公元374年)十二月,长安城内谣言四起,纷纷传说鲜卑人图谋复国。甚至有人冲到明光殿殿前大呼:“鲜卑儿要吃人了,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了。”

秘书监朱肜等一批大臣都劝苻坚诛杀鲜卑人,苻坚依旧拒绝了。

在长安客居的日子里,慕容垂和他的鲜卑族人,过得提心吊胆,每一日都可能是自己的末日,每一刻都可能掉脑袋。

淝水大战,前秦大军崩溃,而被临时派遣到西线作战的慕容垂却全身而退,所部三万军队没损失一兵一卒。

苻坚带残部千余人前来投奔慕容垂,慕容氏的宗族们无不两眼发光、摩拳擦掌,盛劝慕容垂乘此良机除掉苻坚,兴复大燕。

世子慕容宝说:“我们家国倾覆,但人心思燕。现在秦主兵败,又投奔到我们帐下,这是上天赐予恢复燕国的国统的有利时机,这个时机不可丧失,愿父亲大人不以意气微恩而忘社稷之重。”

慕容垂慨然长叹道:“你说得很对。但苻王以一片赤诚之心而将自身的安全交给我,我怎能害他?如果天要他亡,不用担心他不亡。不如在危难中保护他,以报答他的恩德,慢慢地等待时机,这样既不违背往日的心愿,又能够以道义征服天下。”

史上最大器晚成的皇帝,六十岁建国,多次死里逃生,轨迹诡异离奇

弟弟慕容德再劝,说:“邻国相吞,自古就有。秦国强大的时候吞并燕国,秦国衰弱的时候燕人当然就要图谋它,此为报仇雪耻,非为负心违愿。昔日邓国的君主不采纳外甥的意见,终为楚国所灭;吴王夫差违背伍子胥的进谏,取祸句践。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愿兄长不要舍弃汤、武成功的步伐,而追寻韩信失败的足迹,赶快趁秦国土崩,替天行道,斩除这些为非作歹的氐族人,光复我大燕宗祀,创建中兴之国。如若解除了这数万兵力,将兵权交还了苻秦,那是拒绝天时而等待后害,俗话说,天与不取,反被其咎,兄长不要再犹豫了!”

慕容垂胸怀坦荡,落落历历,说道:“当年我不见容于慕容评,无处安身,逃到秦国,秦王以国士之礼待我,关切备至;后来我被王猛出卖,根本无力为自己辩白,唯独秦王相信我,待我之礼更厚,个中恩情怎能忘却?假如说氐族人的命运必定穷尽,关西之地也不会归我所有,自会有人取代!我现在要做的,是招纳关东的民众,光复先帝大业。君子不乘人之危,不为祸先,我暂且观望形势。”

左右还要继续劝说,慕容垂一概不听,率领大军护送苻坚回关中,沿路上收容了十多万溃兵。

大军走到渑池,慕容垂便不再走了。

在长安的生活,他实在是过够了,那种心惊肉跳的日子,简直是生不如死。

他对苻坚说:“北方边远之地民心不安,听说王师失利,都轻率地互相鼓动作乱。我愿奉诏前去镇抚民众,顺便路过拜谒先帝的陵庙。”将全部军队交还了苻坚。

苻坚得回了大军的兵权,松了口气,答应了慕容垂的请求。

大臣权翼私下劝说:“国家大军新败,四方皆有离散之心,正应当征集名将,安置在京师,稳固根基,安定枝叶。慕容垂勇略过人,世代都是中原以东的豪杰,不久前因为躲避灾祸而前来归附,他的心思难道仅仅是想做一个冠军将军吗!譬如养鹰,饥则依附于人,每闻风声飙然作响,其便有凌云冲霄之志,现在正当紧闭藩笼之时,岂能放纵它,听任它为所欲为呢!”

苻坚若有所思,说:“你说得极是。但朕已经同意了他,一个普通的百姓尚且不能随便食言,何况朕是万乘之君主!如若天命要有废兴的事变发生,本来就不是靠智慧与力量所能能改变的。”加派将军李蛮、闵亮等人带三千兵士护送慕容垂前往邺城。

权翼不甘愿就此轻易放过慕容垂,又派武艺高强的刺客在黄河渡桥附近刺杀慕容垂。

多亏慕容垂长了个心眼,与典军程同交换了衣服和马匹,自己从凉马台扎草筏渡河东去,这才又躲过了一劫。

到达安阳了,镇守在邺城的长乐公苻丕仍然想置慕容垂于死地,只是鉴于慕容垂“反形未著”,不好刀兵相向,但却严兵相向,剑拔弩张。

因为丁零人翟斌在洛阳附近起兵叛秦,苻坚交付了两千老弱残兵给慕容垂,要他前去平叛。

这分明是想借刀杀人。

史上最大器晚成的皇帝,六十岁建国,多次死里逃生,轨迹诡异离奇

慕容垂忍无可忍,终于发兵,在连续几年的杀伐中,成功地将关东七州收入囊中。

晋太元十一年(公元386年)八月,称帝不久的慕容垂亲自率军南下,连取在淝水之战后被东晋“光复”的青、兖、徐等州郡,将势力推进至淮北。

此后,又挥剑北上,消灭河北一带的叛军,收复清河、渤海等地,且征服了强大的贺兰部,一跃而成北方第一大国。

晋太元十七年(公元392年),慕容垂六十七岁,已年近古稀,满头白发。

这一年,倍感时间无多的他,又抓紧了步伐,将西燕慕容永的和河南一带的丁零翟氏彻底从这个地球上清除,达到了其一生事业的颠峰。

然而,后燕称霸天下的大业并未能就此奠定,因为,一个更加强大的敌人已经在后燕的北面悄然兴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史上最大器晚成的皇帝,六十岁建国,多次死里逃生,轨迹诡异离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