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车祸醒来后行为诡异,去趟寺庙回来我发现人不对

丈夫车祸醒来后行为诡异,去趟寺庙回来我发现人不对

楔子

“都怪你,赶不上飞机肯定要你好看。”沈蔚看了眼手表,一边打开出租车后门,一边喋喋地抱怨着丈夫杭书则。

杭书则在车后和司机一起把行李箱搬到后备箱,看了眼气呼呼的沈蔚后,低头无奈地笑了笑。

待杭书则坐上车,沈蔚把头扭到一边,故意不理睬他,杭书则立马赔着笑脸揽过她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来得及的。”

“你还说!还有半个小时飞机就起飞了。”沈蔚打了一下杭书则的肩膀,余怒未消,“错过这班机,国外预定的住宿景点什么的都泡汤了。”

沈蔚和杭书则平时工作都忙,这次是趁着结婚七周年,忙里偷闲请了假,打算去国外度过这个结婚纪念日。

没成想早上杭书则临时接到一个重要的电话会议,一下子把时间打乱了,等出门时,离飞机起飞只有半个钟头了。

沈蔚素来是个火急火燎的性子,而杭书则是典型的慢性子,口头禅永远是“慢慢来”。或许也正因为如此互补的性格,两个人从恋爱到结婚,才得以恩爱地走过了十几个年头。

不过有时候两个人在一起久了,难免会有看对方不耐烦的时候,比如现在的沈蔚,横竖看杭书则碍眼。

“师傅,麻烦你开快些好吗?我们赶时间。”沈蔚坐直身体,语气有些焦急地对司机道。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眼这对小夫妻,心里明白发生了什么,笑着说:“放心,一定把你们送到!”

说罢,一脚油门几乎踩到了底。

一路上,眼看着离机场越来越近了,沈蔚悬着的一颗心才慢慢放下来。

杭书则握着她的手,宠溺一笑,而沈蔚犹是有些嗔怪地瞪了他一眼。

在最后一个岔路口时,司机半扭过头对二人说道:“出去就是机场了,这条路平时没啥车和人,一般碰到赶时间的客人,我都抄这条近路。”

“麻烦师傅了。”沈蔚由衷地说。

只是沈蔚的话音才将将落下,便见一辆货车从岔路口快速行驶过来,竟是没有半分减速地闯了红灯。

司机飞速打过方向盘时,沈蔚的瞳孔里映出了货车司机惊恐到扭曲的脸孔。

在沈蔚最后的记忆里,只剩下被径直撞过来的货车压变形的车头,以及杭书则本能反应般将她护在身下的余温。

杭书则,别丢下我......

1.好好陪着你

变形的出租车,惊恐的货车司机,还有血肉模糊的杭书则的脸。

这一切,都让沈蔚无比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而已。

梦醒,杭书则依旧在她身边,听她唠叨,听她抱怨,听她勾勒未来十年、二十年的他们在一起的日子。

沈蔚挣扎着,挣扎着想要醒来,意识渐渐回归——眼前的一切景象,开始的时候像是浮在空气中的冰霜,逐渐凝固,然后化开,直到都消失了踪影。

“书则!”沈蔚尖叫着惊醒,脸色煞白,冷汗涔涔。

原来真的只是一个噩梦。

然而,入眼的纯白加护病房以及父母焦急的神色,又无一不在提醒着沈蔚,那场车祸,不只是梦......

“蔚蔚,你终于醒了,吓死妈妈了。”母亲仿佛苍老了十岁,满脸憔悴。

“妈,书则呢?”沈蔚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念头,于是紧紧拉着母亲的衣角,急出了眼泪。

母亲握住她的手,摸着她额间的发丝,安慰道:“别担心,书则没事,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说着,母亲也几欲落泪,“倒是你,昏迷了七天了,医生说你再不醒来,有可能......”

母亲没有再说下去,沈蔚却是知道的,无非就是变成植物人。

听到书则没事,沈蔚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不过像是想起什么,又皱着眉问:“妈,你没骗我吧?书则真的没事吗?那种情况他不可能伤得比我轻啊。”

明明货车撞过来的时候,是书则将她护在了身下。

“书则真的没事,你爸爸已经去通知他了,过会儿你就能见到书则了。”母亲拍着她的手,再次宽慰。

看着母亲不似作假的神情,沈蔚长舒一口气。

幸好,幸好她和书则都没事。

过了约十分钟,病房门便被推开,公婆和父亲搀扶着杭书则走进来。

视线相对的那一刻,杭书则眼睛里是掩盖不住的欣喜,他一把甩开他们,拄着拐杖就这么跌跌撞撞地朝沈蔚疾步走来。

这是沈蔚第一次看到慢性子的杭书则如此急切。

“蔚蔚。”杭书则俯下身,一把搂住她,声音里全是劫后余生的后怕和喜悦。

“书则,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沈蔚立马哭出了声,声音呜呜咽咽,让人听着就满是心疼。

“不会的,我会一直陪着你。”

杭书则的眼睛闭了闭,睁开时眼里已满是清明,然后他逐渐柔和了嘴角。

“蔚蔚,你和书则都要好好休养,这次大难不死,回头我一定要先谢过列祖列宗。”

婆婆声音里带着颤音,双手合十,然后十指交握,眼里满满的泪光。

沈蔚看着眼前的丈夫,还有父母公婆,心中全是满足。

多好啊,她爱的人,爱她的人,都还在她身边。

沈蔚抱紧了怀里似乎轻如一阵风,随时都要凋零的杭书则。

两个人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才出院,而杭书则回家后第一件事,便是辞了工作。

起初听到这个消息,沈蔚根本不敢相信,因为杭书则虽说性格温和,却是个有野心的工作狂,年初才刚刚升职做了主管。

虽说因为这次车祸疗养了一个月,但是作为公司里的技术型人才,杭书则的职位一直为他保留着,所以沈蔚怎么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辞职。

可是杭书则却说:“蔚蔚,这次车祸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

杭书则将沈蔚拉过来靠在他怀中,握着她的手,语气温柔:“我们在一起十几年了,可婚后的七年里,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我根本没时间好好陪你。”

“车子撞过来的那一刻,我只有一个想法,我想好好陪着你。”

沈蔚眼里开始泛起晶莹的泪光,她吸了吸鼻子,捶了他一下,然后破涕为笑:“杭少爷,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煽情了,IT男的开窍吗?”

杭书则吻了吻她的额头,声音很轻:“就当是吧,只要你开心。”

说罢,杭书则突然拉过沈蔚走向书房。

“怎么了?”沈蔚被他牵着跟在身后,疑惑地问。

直到到了书房,杭书则才松开她,让她坐在椅子上,从旁边拿过一支笔放到她手里。

“蔚蔚,我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才能让你开心,所以,把你希望我弥补你的,写下来。”

沈蔚看着半跪在她身侧的杭书则,心底突然掠过一丝异样,但转瞬即逝,随后便被翻涌而来的欣慰淹没。

她捧着他的脸,笑靥如花:“你对我已经很好了,真的。”

杭书则抚上她的手,语气有些苦涩:“还没有最好,所以写下来,蔚蔚。”

沈蔚一脸“真拿你没办法”的样子,一边说着:“怎么这次车祸以后你性子比我还急了,想到什么便要做什么,可真不像你。”

一边倒也老老实实拿过纸笔,开始沉眉思考。

“书则,我写几件呢?好像有很多呢。”说着,沈蔚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先写七件吧......先做完七件......”

沈蔚应了声,然后埋头开始写起来,写到第七件时,她有些苦恼地仰起小脸道:“最后一件我一时想不起来,先欠着吧?”

杭书则抽过那张纸,勾起唇角:“好。”

岁月冗长,阳光正好,所爱在眼前,杭书则却那么力不从心。

不可平的从不是山海,而是他对沈蔚无穷的爱意。

2. 第一件小事

沈蔚要杭书则为她做的第一件事,是给她做一次饭。

杭书则很宠沈蔚,在外赚钱养家负责沈蔚的貌美如花,在内家务全包唯恐沈蔚手上起一丝茧子。

但是看似完美的杭书则依旧有他的弱点,那就是——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厨房白痴。

刚结婚那会儿,沈蔚一点不在意,表示虽然自己厨艺平平,但一顿饭还是可以做好的。但是杭书则却一度对沈蔚很抱歉,在好几次看到沈蔚对着油烟不住咳嗽后,几乎是难得强硬地请了钟点阿姨。

久而久之,两个人都习惯了没有半点烟火气的厨房。

“怎么想到要吃我做的饭了?”杭书则拿着那份清单,挑了挑眉,转头问沈蔚,“你也不怕吃坏肚子?”

车祸后,两个人反倒是越发腻歪了,被婚姻一度消磨得剩下柴米油盐的爱情,大有回春之势。

沈蔚搂着杭书则的手臂,娇气地哼了一声:“我才不怕,我要好好记住你为我洗手作羹汤的样子,老了才有回忆啊。”

杭书则揉了揉沈蔚的头,半句都没有反驳。

“那现在先去超市买菜?”杭书则问。

“好。”

看着沈蔚蹦蹦跳跳跑进更衣间换衣服的样子,杭书则微微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他一定要让沈蔚每天都高高兴兴的,这样即使哪一天又必须分别,沈蔚至少还能带着这些回忆继续走下去。

两个人从超市买完菜回来,已经将近六点了,但是看着流理台上这些瓜果蔬菜和各种肉类,两个人几乎是大眼瞪小眼地一筹莫展。

“别看我啊,是你给我做饭。”沈蔚说着便有些心虚,“而且,我好多年没做饭了,已经手生了......”

杭书则瘪了瘪嘴,有些委屈地扭过了头,心里突然对这顿饭起了必胜的傲气。

“没关系,我无所不能!”

杭书则像是给自己打气似的说着,然后从袋子里抽出一根胡萝卜,端详片刻后,又道:“要不然,胡萝卜切一切,炖个排骨汤?”

“想法是美好的。”沈蔚环臂,毫不留情说出事实。

站在一旁的沈蔚,看着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苍蝇的杭书则,觉得似乎又见到了十几岁的那个稚气满满的杭少爷。

高中那会儿,杭书则是一中里的风云人物杭少爷,也的确当得起“无所不能”四个字,但是高三那年两个人的早恋被沈蔚的母亲发现,沈蔚半夜溜出来和他一起商量对策时,她第一次发现眼前少年的肩膀还很瘦弱。

但那时候的杭书则也是用这种视死如归的表情,眉头皱得紧紧的,对她说:“蔚蔚,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开你的。”

好像就是那个瞬间,沈蔚决定以后不管是万难当前,还是一切顺利,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余生她都要跟着杭少爷混了。

拉回思绪,杭书则已经洗完胡萝卜开始切了,手法一看就生涩得很,厚一块,薄一块,各种歪瓜裂枣模样。

沈蔚“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杭书则却一直岿然不动的样子,那肃穆虔诚的模样,若是不看菜板,必定以为是哪家米其林餐厅的主厨。

是了,杭书则永远这样,不管做什么,就算心里早已是惊涛骇浪,却依旧能做到面色上波澜不惊。

她陪着他从男孩长成男人,他永远是她最好的杭书则。

沈蔚从后面抱住杭书则的时候,他切菜的手顿了顿,然后笑着问:“怎么了?”

“书则,我真怕这一切只是梦。”沈蔚搂着他精瘦的腰,不知为何,眼下越是幸福,越是忐忑不安,担心未来会有变数。

也不知是不是那场车祸的后遗症,毕竟那片血腥是因为爱过于沉重。

点击此处看本篇故事精彩大结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丈夫车祸醒来后行为诡异,去趟寺庙回来我发现人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