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两年养200多条流浪狗,欠下60万贷款!七旬父母打工帮他还债…

成都商报 成都商报

成都男子张凯在国企工作,收入稳定,工作清闲,2017年后他开始收容流浪狗,不断地扩大收容规模,养狗耗资巨大,仅靠捐款和收入不足以维持运转,他开始贷款,为此负债高达60万元。

今年年初,年近七旬的父母得知他资金链断掉,不得已继续打工,拿出养老金为他还债。

“我们两个老人有退休工资,如果他不养狗,我们一家能够过上很好的生活,现在我们全家的人都陷进去了,媳妇甚至跟他闹离婚。”张凯母亲黄明淑说,她希望可以通过媒体呼吁更多的爱心人士参与进来,或者将狗领养回家,以协助张凯度过眼前难关。

01

爱狗

收容速度快

两年从8只到260只

张凯今年41岁,在国企做管理工作,收入稳定,工作清闲,还开了一家旅行社,日子过得不错。与许多人一样,2003年他养了第一只狗。

“养了狗你就知道,狗通人性。”张凯说,13年后狗狗去世,他又在旅行社店面养了两只,不料员工嫌狗影响生意偷偷抱出去丢掉。无奈,他在小区租了一个房子,专门用来养狗,那时狗已经达到了8只。

男子两年养200多条流浪狗,欠下60万贷款!七旬父母打工帮他还债…

张凯喂狗

“小区邻居投诉很吵,只好换地方。”张凯说,2017年,辗转几处,他在离家里10分钟的快活村找到一个厂房,厂房面积400平方米,将50只狗安顿了下来,命名为小天使动物保护中心(基地),到了这里,狗的数量开始猛增。

“除了在基地喂养,我还会到附近田坝给流浪狗投食,如果摸得到的,我就会带来回来。”张凯说,“摸得到(靠近它)”就是“有缘分”,在他眼中,他收容流浪狗不只是因为喜欢,“现在我家里有8只泰迪狗,早就喜欢够了,完全是尊重生命,想给他们一条生路。”

男子两年养200多条流浪狗,欠下60万贷款!七旬父母打工帮他还债…

张凯喂狗

张凯讲了一个小故事,租过房的联工村面临拆迁,他在池塘看到一只蚂蚁,想拆迁后蚂蚁无处安身,手捧这只蚂蚁带回小区放生。此后每去野外投食,他将食物投一张纸上,次日,纸上布满蚂蚁。“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一只狗?”

在路边采访时,一只狗站在路中间,一辆轿车疾驰而过,他大叫”注意狗”,喊声把车主吓一跳。

基地的狗不断增加,今年年初,规模达到顶峰,约有300只,分置在三个场所,这些狗狗有两方面来源,一是快活村附近拆迁,入城的村民往往将狗留下。

“狗狗很念旧情,守着废墟几个月,甚至一两年。”张凯说,另一方面,自称捡狗的人将狗送过来让他收养,他从不拒绝。

“我不收留,狗只有流浪。”张凯说,即便后来有些狗被领养,现在基地依然有狗260只左右。

02

负债

贷款高达五六十万

父母累计帮还10万元

5月16日下午4点,红星新闻来到位于快活林6组的小天使动物保护中心基地,这个点,正是张凯的喂狗时间,一个多月前,工人辞职,他不得不每天亲自喂狗。

看到他来喂食,狗狗一哄而上围着他,叫个不停。“两百多只狗,每天要喂3袋狗粮,40斤装,150元/袋。”张凯说,养狗耗资巨大,他给记者算了每月的花费,三个场所租金3380元,两个工人工资6000元,狗粮13500元。

“保守估计怎么都要2万元,前提是狗狗不要生病。”张凯说,为了省钱,他现在学会了给狗打针。

张凯一个月工资四五千元,有3000元交回家。从去年年底,每个月有几千到1万多元不等的爱心捐款,悉数投入进去,都不足以维持基地运转,2017年,张凯在民生银行贷了第一笔款,20万,用于养狗。

“当时没想那么多,想着很快就能挣钱还上,除了工资不是还有一个旅行社么?”张凯说,没想到资金缺口越来越大,旅行社疏于管理,营业额仅够发员工工资,他不停地贷款,拆东墙补西墙,不仅向银行和小贷公司贷款,还透支信用卡。截止今年年初,他已负债60多万元。

过年期间,面对不停的催债电话,他把手伸向了父母的养老金,偷偷从爸爸卡中取走了2万元,在父亲追问下,他道出了资金链断掉的实情。

男子两年养200多条流浪狗,欠下60万贷款!七旬父母打工帮他还债…

银行发给张凯的催款信息

“我们知道他在养狗,可是不知道他养那么多狗,已经到了贷款负债的地步。”张凯母亲黄明淑说,她今年69岁,老伴70岁,退休前都是国企职工,退休工资每月三四千元,退休后她在中介房产公司上班,而老伴被聘在一个技术公司。

“老伴今年70岁,本来想今年不干了好生休息,可为了还儿子的账只能接着干。”黄明淑说,到目前,两人已经累计为儿子还债10万元。

张凯的一个记账清单显示,他有51万元的贷款,记者在张凯的手机中看到光大银行、交通银行、亚联财、凡普金科等多个金融机构的催款信息。“现在每个月还2万元。”

男子两年养200多条流浪狗,欠下60万贷款!七旬父母打工帮他还债…

张凯记录的还没有还款的清单

黄明淑说,张凯把心思都放在狗上,每晚两三点回家,媳妇跟他闹离婚。“如果不是他养狗,我们一家日子很好过,现在全家都陷进去了”。5月17日,记者拨打张凯妻子电话求证闹离婚一事,不过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03

帮助

有义工帮他发布领养信息

还有会计义工帮他做账

张凯的经济状况不佳,周围的人人尽皆知。

基地的邻居陆女士在快活林住了5年了,狗很吵,气味很大,特别是夏天,味道更难闻。

“那么多狗对我们肯定有影响,但是张凯人特别好,也是搞救助,做好事,听工人说他经济情况不太好,为了养狗把家里都搭进去了。”陆女士说,这些让她一家和狗场和睦相处了约两年的时间。

今年1月,为领养狗,义工小庄进入了“小天使动物保护志愿者”群,了解到基地的狗“只进不出”,她看不下去了,帮张凯在闲鱼上发布领养信息,希望尽快把狗领养出去,可是,基地的狗要不样子不佳,要不成年狗,即便免费领养,想要的人都少。

男子两年养200多条流浪狗,欠下60万贷款!七旬父母打工帮他还债…

发布的领养消息

“可能就送出去三十多只狗,没有人要,没办法。”小庄说,三个月前,她从基地免费领走了一条惠比特狗。

会计义工李臣红基于同样的理由,从去年11月帮张凯做账,在此之前,她推辞了很久。

“他太困难了,经济状况不太好,爱心人士捐了款,想知道钱花在哪里了,我接了过来。”李臣红说,爱心捐款走微信群,她负责收款,再转账给张凯,每笔支出张凯发在群里,她负责记账。去年12月收入支出账单显示,收入捐款1.9万元,支出2.3万元。

男子两年养200多条流浪狗,欠下60万贷款!七旬父母打工帮他还债…

李臣红提供的支出信息

“每个月至少都有几千元的差额,需要他想办法来填空。”李臣红说,张凯贷款养狗,群里人尽皆知,“我劝过他,说这样子不行,这不是长久之计。

04

未来展望

张凯希望更多爱心人士参与进来

贷款养狗,不是长久之计,张凯心里明白。

“从2017年贷款的时候,我就想,等我理顺了空下来我专心挣钱,维持良性发展。”张凯说,可是他却一直在疲于应付基地的各种问题,快活村马上面临拆迁,基地需要再次搬迁。

“我们想通过媒体呼吁,一方面希望更多的爱心人士参与进来,另外希望可以找到一个更大的场地,建立规范的流浪狗救助场所,让收容、救助和领养循环良性进行。”张凯说,尽可能让狗回归家庭,“实在没有人要的,我负责把它养老送终,把救助当成事业来做,做一辈子。”

05

同行说法

不提倡贷款养狗

救助应该量力而为

四川省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的乔伟说,他不提倡贷款养狗,救助应该量力而行,忌陷入“收容癖”。他介绍说,张凯两年内收容那么多狗,明显扩张速度过快,狗均居住面积为3平方米。

“场地不够,救助养殖不规范,没有功能分区,狗聚集在一起,没有办法防疫和消毒,无法控制繁育,狗越生越多,一旦发生疫情,死的可能是十几只甚至上百只。”

乔伟说,贷款养狗,救助人一旦还不上款,信用破产,不仅家庭陷于困难的境地,狗狗喂养福利跟不上,还会影响捐款人对救助的信任,破坏整个收容救助环境。“解决的办法是尽快把狗领养出去,把钱还上,让自己回归好的状态,对狗对家庭都好。”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钟美兰 摄影报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男子两年养200多条流浪狗,欠下60万贷款!七旬父母打工帮他还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