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文/老张在路上

01

下面是一个小孩子的12岁以前的经历:

6岁时能作诗,且诗文构思巧妙,词情英迈;

9岁,读大学者颜师古注的《汉书》后,撰写了《指瑕》十卷,指出颜师古的著作错误之处。

10岁,饱览六经。

12岁至14岁,在长安学医,先后学习了《周易》、《黄帝内经》、《难经》,对“三才六甲之事,明堂玉匮之数”有所知晓。

这一比,不要说未成年儿童,现在的博士生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吗?

怪不得连当时的皇上都为他站台,成了他的粉丝:勃勃粉。

对了,这少年就是王勃。

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02

王勃大约出生于公元650年,这一年是唐高宗永徽元年。他是绛州龙门(今山西河津)人,父亲叫王福畴,在唐朝廷中历任太常博士、雍州司功参军、六合交址二县令、齐州长史,泽州长史等。

除了上边罗列的12岁之前王勃那些牛叉的事外,王勃还有一件让人眼气得不要不要的经历:“未冠而仕”。

还没有戴上成人的帽子(古代男子20岁成年束发戴冠),就走上了为官从政的道路。比现在有些人的履历还牛,不过这是货真价实的,并没有改履历年龄一说。

13岁时(龙朔三年),大概是老师放了他的假,王勃从首都长安回到家乡,给当地父母官大人写《上绛州上官司马书》,开始无师自通,寻找机会,积极入仕。

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14岁(麟德元年),还有京城学医的王勃上书大唐宰相刘祥道,直陈政见,表明自己积极用世的决心,刘祥道读此书,夸其“此神童也!”

15岁(麟德二年),王勃通过皇甫常伯直接攀登顶层,向唐高宗献《乾元殿颂》,在大唱赞歌中极力抒发自己想成为大唐官员的强烈愿望,在皇上那里挂了个号。

十六岁(乾封元年),王勃通过李常伯上《宸游东岳颂》赞歌一首,接着参加大唐高考。应幽素科试及第,金榜题名,被授予朝散郎官职。

如果按这样的进步步伐走下去,从他的年龄优势来看,王勃的未来不可限量。

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03

小呀么小儿郎,当了朝廷朝散郎。

王勃的事迹,让大唐朝那些希望小子们出人投地、光宗耀祖的父祖辈们从此有了教育儿孙的活教材。也让那些想让女儿们嫁个金龟婿的太太夫人们,暗自开始掂量,自家女儿是不是能配得上王勃这小子。

王勃当上朝散郎后,经主考官的介绍,担任沛王府修撰。

这李贤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唐高宗李治第六子,武则天次子,系高宗朝所立的第三位太子,后遭废杀。死后被称为章怀太子。

李贤很看重王勃的才华,让他负责处理王府文字工作。王府里本来就没有官府忙,在王府里当秘书是个清闲的美差,可王勃却惹下了大祸。

唐朝贞观之治,国力强大,百姓富裕,精英们开始盛行斗鸡的游戏。

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有一次,沛王要邀请英王一起斗鸡。

英王也非平常人,他叫李显,原名李哲,是唐朝第四位皇帝唐中宗,唐高宗李治第七子,武则天第三子。

两位王子要斗鸡,本不可当真,可王勃大概是太清闲,又加上满肚子才华直往外冒,他还真当回事,像下战书一样正儿八经地作了一篇《檄英王鸡》。

英王一看,一拍大腿:这篇稿子写得真好?老子就服你!

两个王子斗鸡,王勃还写了檄文。唐高宗李治也知道了这件事情,派人找来这篇檄文看一看,一看麻烦了。说什么“血战功成”、“割以牛刀”,唐高宗马上就联想起玄武门事变中兄弟残杀的情景。这小子岂不是在离间皇子们的关系?

“歪才,歪才!二王斗鸡,王勃身为王子属官,不进行劝诫,反倒作檄文(古代用于征召,晓谕的政府公告或声讨、揭发罪行等的文书,现在也指战斗性强的批判,声讨文章),有意虚构,夸大事态,此人应立即逐出王府。”

皇帝不高兴了,后果很严重。高宗交代李贤把王勃逐出王府,再不得录用。

这回王勃摊上大事了。他想到前些日子刚刚送走一个姓杜的县尉去蜀地任职,还写了一首诗: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一语成谶,老子现在成了游而不宦人。反正还年轻,有资本玩下去。

王勃一路走到川蜀大地。

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04

在蜀地玩了几年,咸亨二年(671年)秋冬,王21岁的王勃从蜀地返回长安参加科选。

他的朋友凌季友当时为虢州司法,说虢州药物丰富,而他知医识药草,便为他在虢州谋得一个参军之职。

王勃任虢州参军期间,又出一件大事,差点毁了他的千秋功名。

王勃在虢州认识了一个叫曹达的官奴,不知犯了什么罪,求到王勃。王勃仍脱不了书生气,一激动,就把曹达藏匿起来。但一个大活人,要吃要喝,总藏着不是事,让他逃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也不是办法。王勃横下一条心,就杀死曹达以了其事,结果因此而犯了死罪。

此事甚为蹊跷,王勃为什么要保护罪犯曹达,既藏匿保护又怎么犯得上将其杀死?据新旧《唐书》所载,王勃此次被祸,是因情才傲物,为同僚所嫉。官奴曹达事,有人怀疑为同僚设计构陷王勃,或者纯属诬陷,不无道理。

在狱中呆了一段时间,遇大赦,王勃侥幸出狱。王勃因杀死官奴曹达,连累了他的父亲王福畴,王福畴从雍州司功参军被贬为交趾县令,远谪到南荒之外。

王勃在《上百里昌言疏》中表达了对父亲的内疚心情:

“如勃尚何言哉!辱亲可谓深矣。诚宜灰身粉骨,以谢君父……今大人上延国谴,远宰边邑。出三江而浮五湖,越东瓯而渡南海。嗟乎!此勃之罪也,无所逃于天地之间矣。”

王勃出狱后在家里停留了一年多,这时朝廷宣布恢复他的旧职,他已视宦海为畏途,没有接受。

上元二年(675年)的秋天王勃从洛阳出发沿运河南下,于八月中旬到达淮阴,又从淮阴到楚州,离开楚州,继续沿运河南下,入长江后折向西行,到了江宁。然后,再前行,到南昌。

中国文学史最美丽神奇的故事开始了。

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05

以下故事为《唐摭言》所载:

那天正逢唐上元二年(公元675年)重阳节,南昌洪州都督阎伯屿刚刚重修了江南三大名阁之首的滕王阁。

趁着秋高气爽之际,阎都督在鄱阳湖畔举行盛大宴会,邀集当地名流大咖和文艺青年登阁揽胜,把酒赋诗,想把滕王阁的卓绝风姿用诗文展示出来。

路过南昌的王勃前往都督府拜见,阎都督早闻他的名气,便请他也参加宴会。

阎都督此次宴客,是为了向大家夸耀女婿孟学士的才学。他让女婿事先准备好一篇序文,在席间当作即兴所作书写给大家看,以便在未来的江湖上扬名立万。

这是一场专门为阎长官乘龙快婿准备好了的主场秀。

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就在所有人都磨蹭着假装才思迟滞,不敢动笔时,一个二十出头京腔京韵的陌生人从末座上站起身,表示自己愿意作文一篇,博大家一笑。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这个不识相的年轻人。有知道情由的人私下告诉不知内情的:这人叫王勃,从京城长安来,南下探父路过南昌。而阎都督正是给他那同朝为官之父的面子,才临时邀请来他来陪坐的。没想到,他却这么不给主人的面子。

但事已至此,阎都督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点头应允。

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好戏开演了:

阎婿抑制着愤怒,装作很大肚,表示愿意和王勃同场竞技,退到一旁展纸研墨,装成现想现写的样子。

王勃也不客气,礼貌性地向他拱拱手后,就立即进入另一个考场开笔作文。

比赛开始,王勃当众挥笔而书。阎都督老大不高兴,拂衣而起,转入帐后,教人去看王勃写些什么。

很快,纸条传来了。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

众人面无表情,认为是通常桥段,都督说:不过是老生常谈。

“星分翼轸,地接衡庐。”

阎长官沉吟不语。

“层峦耸翠,上出重霄”

现场的嘲笑讥讽之声戛然而止,有人开始小声赞叹。阎长官开始点头。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阎都督大声说:“此真天才,当垂不朽!”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阎都督起而立:快拿诗来。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此诗写毕,王勃掷笔而出,扬长而去。

围观的那些书生文人,他们纷纷拍照、点评,上微博、发朋友圈,一篇名叫《滕王阁序》的网红文章立马就被各种社交媒体刷爆了。

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以下为民间传说,不当信史读:

据说,诗中最后一句王勃故意把“空”字空了出来,然后把序文呈上都督大人,便起身告辞。

阎大人看了王勃的序文,正要发表溢美之词,却发现后句诗空了一个字,便觉奇怪。旁观的文人学士们你一言我一语,对此发表各自的高见,这个说,一定是“水”字;那个说,应该是“独”字。阎大人听了都觉得不能让人满意,怪他们全在胡猜,非作者原意。于是,命人快马追赶王勃,请他把落了的字补上来。

待来人追到王勃后,他的随从说道:“我家公子有言,一字值千金,望阎大人海涵。”来人返回将此话转告了阎大人,大人心里暗想:“此分明是在敲诈本官,可气!”又一转念,“怎么说也不能让一个字空着,不如随他的愿,这样本官也落个礼贤下士的好名声。”于是便命人备好纹银千两,亲自率众文人学士,赶到王勃住处。王勃接过银子故作惊讶:“何劳大人下问,晚生岂敢空字?”大家听了只觉得不知其意,有人问道:“那所空之处该当何解?”王勃笑道:“空者,空也。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大家听后一致称妙,阎大人也意味深长地说:“一字千金,不愧为当今奇才……”

上元三年(676年)春夏,王勃至交趾王福畴处,见到了他生活窘困的父亲。不久后,王勃便踏上归途。当时正值夏季,南海风急浪高,王勃不幸溺水,惊悸而死。时年26岁。

上元三年(676年)冬,长安城里都传颂着脍炙人口的《滕王阁序》。一天,唐高宗也读到这篇序文,见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句,不禁拍案,惊道:“此乃千古绝唱,真天才也。”又读下云,见一首四韵八句诗:“滕王高阁临江渚”,唐高宗一扫成见,连声叹道:“好诗,好诗!作了一篇长文字,还有如此好诗作出来,岂非强弩之末尚能穿七扎乎!真乃罕世之才,罕世之才!当年朕因斗鸡文逐斥了他,是朕之错也。”于是高宗问道:“现下,王勃在何处?朕要召他入朝!”太监吞吞吐吐答道:“王勃已落水而亡。”唐高宗喟然长叹,自言自语:“可惜,可惜,可惜!”

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命运给王勃开了最后一个残酷玩笑,一个海浪一瞬间铸成千古之恨。

(本文图片为网络资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命运总是给王勃开玩笑,谁让你是神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