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生晓梦迷蝴蝶,解读庄子的“蝴蝶梦”,人生如梦,梦如人生

《齐物论》的结尾,有一个流传久远的故事,便是庄周的蝴蝶梦: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庄生晓梦迷蝴蝶,解读庄子的“蝴蝶梦”,人生如梦,梦如人生

庄子借蝴蝶的梦觉,以引发其思想。从这短短的寓言中,可导出四个重要的意涵:

一、庄周蝶化的含义;二、蝴蝶本身所代表的意义;三、人生如梦的说法;四、物化的观念。庄生晓梦迷蝴蝶,解读庄子的“蝴蝶梦”,人生如梦,梦如人生

一、庄周的蝶化,乃象征着人与外物的契合交感。人与外界是否能融和交感?其间是否有必然的关系存在着?这是哲学上的一个老问题。如以认知的态度来研究,这在认识论上,西洋历代有不少哲学家都持着相反的见解。然而,这一见解如果掉到不可知论的范畴时,人与外界的割离便无法克服。

这问题到了庄子手上,便转了方向,他不从认知的立场去追问,却以美感的态度去观赏。人们在观赏外物时,发出深远的同情,将自我的情意投射进去,以与外物相互会通交感,而入于凝神的境界之中,物我的界限便会消解而融和,然后浑然成一体。这全是以美学的感受来体会,绝不能以科学的分析来理解。庄子透过“美感的经验”,借蝶化的寓言来破除自我执迷,泯除物我的割离,使人与外在自然世界,融为一大和谐的存在体。

庄生晓梦迷蝴蝶,解读庄子的“蝴蝶梦”,人生如梦,梦如人生

二、庄子将自我、个人变形而为蝴蝶,以喻人性的天真烂漫,无拘无束。反观现代人,饱受重重的约束。这种情形,在现代文学家卡夫卡(F.Kafka)的寓言《变形记》中表露无遗。寓言说,有一天,格里戈从梦中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变为一只大甲虫,躺在床上。格里戈是个旅行推销员,他每天要在清晨四时起床,赶搭五时的火车,到公司去听命往各处推销棉布。

上司的面孔和呆板的工作使他非常厌恶这份差事,但是为了替父亲偿还债务,不得不忍受下去。这天,格里戈在噩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已不是原来的人形,竟变成一只硕大的甲虫。他想爬出卧室去赶早班车,但却感到自己行动吃力、言词含糊……

庄生晓梦迷蝴蝶,解读庄子的“蝴蝶梦”,人生如梦,梦如人生

这寓言之所以受人重视,因为它隐含的意义很多:卡夫卡以格里戈的遭遇,代表了现代人所承受的时间压缩感、空间囚禁感、与外界的疏离感以及现实生活的逼迫感……

如果我们把眼光移视现在,我们立刻就会感到现代人发明了庞大的机械,又使自己成为机械的奴隶,这种作茧自缚的情况,正如卡夫卡在《洞穴》中所描述的那样:“个人显然变成某种动物,在洞穴中,掘建一个出口又一个出口,以保护自己;但却永远不能走出洞穴。”这是现代人最深沉的悲哀。从这里,我们可以更深一层地体会庄子蝴蝶所象征的意义。

庄生晓梦迷蝴蝶,解读庄子的“蝴蝶梦”,人生如梦,梦如人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庄生晓梦迷蝴蝶,解读庄子的“蝴蝶梦”,人生如梦,梦如人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