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贺岁片盗版案侦破经过:寻找“幽灵一号”成关键

新京报快讯(记者 李玉坤)在4月29日公安部新闻发布会上,共发布了10起贺岁片盗版侵权典型案件,记者发现,其实10起案件有一定的关联。

经过警方的侦查,春节档影片盗版片源主要由两个团伙制作流出。在整个案件侦办过程中,一台高清盗版影片制作设备“幽灵一号”成为关键。

揭秘|贺岁片盗版案侦破经过:寻找“幽灵一号”成关键

公安机关缴获的“幽灵一号”服务器和电影放映机。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摄

盗用正规影城密钥

据公安部治安局副局长张佐良介绍,用于春节档高清盗版影片制作的A15591放映服务器,克隆其他服务器数字证书和密钥而隐藏身份长达三年。2017年以来,先后盗版31部院线电影大片,被中宣部电影质检所称为“幽灵一号”,追踪三年而未查到,也被美国电影协会长期关注。

犯罪分子是如何通过幽灵机盗取影片的呢?

扬州专案组民警刘弋为记者科普了正规电影院获取影片的过程。“电影院播放是三合一的过程,需要母版、密钥、服务器。电影母版的获取方式不复杂,网上下载、发行方邮寄到电影院都可以,母版在各个影院可以通用。密钥和服务器对于影院而言是唯一的,二者需要结合。”刘弋说。

但是,二手服务器没有被有效监管,在这一系列案件中,犯罪分子购买了二手服务器,然后通过收买放映服务器厂家离职或在职的维修人员进行克隆刷机,隐藏服务器真实身份,所以一直没有被查到。

河南南阳奥斯卡影城的密钥就被盗用,而犯罪分子从没有去南阳。河南省公安厅副厅长张会中说,犯罪分子通过互联网盗取南阳方城奥斯卡影城的电影播放密钥,从深圳克隆GDC放映机服务器,从而成功盗用方城奥斯卡影城的身份,实现非接触式犯罪。

揭秘|贺岁片盗版案侦破经过:寻找“幽灵一号”成关键

公安机关缴获的部分物证。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摄

主要嫌疑人靠卖盗版养正规影城

扬州专案组民警通过调查,最初发现盗版影片来自姓马的两个人之手,这俩人被称为“二马”团伙。“二马”团伙主要通过发展代理的方式发售自己盗版的影片。

刘弋介绍,“二马”团伙后来产生了分歧。2018年,“二马”最大的代理文某和鲁某分裂出来单干,并且发展迅速。“文某的影片制作主要是在湖南湘潭完成,通过几个比较大的代理销售,这些代理分布在黑龙江庆安县、福建福州、湖南长沙等。”

“文某鲁某集团的客户数量已经超过‘二马’,‘二马’的客户不到100家,文某鲁某团伙以低价的方式,大量发展客户,有几百家。”刘弋说,市面上有两个版本的春节档盗版电影,一个出自“二马”,另一个出自文某鲁某团伙,“不过,‘二马’的技术能做到1080p,文某鲁某的版本清晰度达不到这么高”。

刘弋说,“二马”中的“大马”开过汽车影院,干过直播。他现在还有一家正规影院,把自己通过盗版挣来的钱,投到这家影院中。

盗版片通过供应私人影吧牟利,掌握加密技术

盗版高清电影如何赚钱?形成闭环是关键。

“影片传到网上,就一分钱不值。”刘弋说,为何这么多年只有这两个团伙做了出来,这是因为他们掌握了加密技术。“片子卖给你,但只能在固定的机子上播,播的情况他们知道”。

记者在扬州市公安局看到,警方缴获了大批像U盘一样的加密狗。

揭秘|贺岁片盗版案侦破经过:寻找“幽灵一号”成关键

公安机关缴获的加密狗。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摄

“嫌疑人需要获利,就需要卖给下线加盟影院,但是如何防止下线影院将自己制作的盗版电影流传出去呢?嫌疑人为每个下线影院设计了不一样的水印标记,下线影院如果扩散出去,就会知道是哪家影院干的。”扬州市公安局主办侦查员柯路说,“他们还用到了加密设备,下线影院如果没有安装他们提供的像U盘一样的加密设备,就无法播放。这样就能把影片流传范围控制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内。”

“二马”早期勾结了上海一家科技公司专门为他们的盗版影片做加密。刘弋说,这家公司是“一人公司”,老板员工只有一人。可笑的是,他还为自己的加密技术申请了专利。

但为何春节期间,很多盗版高清片源在网上流传,一些非法APP甚至以此获利呢?警方侦查发现,影片都来自肖某某。

“肖某某是‘二马’的下线。他通过一定技术手段破解了影片的加密,上传到百度云盘,卖给自己的下线客户。后期价格甚至低至1块钱一部。”刘弋说。

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编辑 白爽 校对 郭利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揭秘|贺岁片盗版案侦破经过:寻找“幽灵一号”成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