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市场上有那么多“便宜又好骗”的大学生?

为什么市场上有那么多“便宜又好骗”的大学生?

资料图

最近,在安徽芜湖,40多名大学生在一个兼职群里找工作,却被骗子诱去做小额贷套现,结果留下不良征信记录,只得求助警方。帮助他们的公安人员说,大学生们情绪很激动,因为“在系统里成为失信人员,对工作生活产生很大影响。”

骗子都是打着“招兼职”的幌子,取得大学生信任后,拿他们手机下载APP,又找种种借口获得他们的身份证信息。学生往往是在被要求拿着身份证照相时,才隐约觉得不对劲,但是很多同学“没好意思拒绝”,直到偷偷去查征信系统,才发现骗子已从多个网贷平台以他们的名义贷了款。

回头来看,这些年以大学生为目标的诈骗犯罪数量始终在增加,兼职和求职市场上不断发生的新骗局,不过是诈骗者在同一种价值逻辑上的形式演化而已。

房产黑中介抓住刚毕业的大学生或在校生租房时心情急、经验少的弱点,不断挖坑设陷。

黑心老板和吸血企业,看到年轻人渴望奋斗也知道找工作不易,欺骗甚至胁迫他们,榨取近似于血酬的暴利。

诈骗团伙和传销组织,这些游走于非法经营领域的灰色黑色力量,最近几年引发了多起致大学生死亡的严重刑事案件,同时也像黑洞一样将更多大学生吸入违法犯罪的泥潭。湖南大二女生林华蓉、山东青年张超、东北大学李文星,都是在身为在校生或毕业未满一年时,在求职中遭遇欺诈,经历非法拘禁之后,殒命传销组织。事件平息后,骗子容身的网络职介平台耻感不足,惩戒不严,仍傲慢而粗暴地维护着人才市场上一种显著的信息不平等关系,可谓助纣为虐。

随着网络新经济发展,蔓生出多种多样的针对大学生的骗局。至于它们抛出的诱饵,像前述诸案一样,也是“工作机会”“增加收入”等当代大学在校生和毕业生最渴求的目标。今年早些时候,“京东白条案”中多名大学生被判诈骗罪,令人扼腕叹息。这既有主观认识糊涂的原因,也与兼职求职环境恶化、毒化,个人在遭遇欺诈后维权渠道不畅,于是选择随波逐流有很大关系。

“便宜又好骗”,是许多走过大学毕业前两年生活煎熬的过来人,对自己曾经的心态与状态一种自嘲式总结,也是骗子把贪婪目光投向这一群体的重要原因。

渴望独立;渴望减轻家庭负担;渴望在自己教育上做了太多投入与牺牲的父母为自己感到骄傲……太多正在校园或者刚刚走出校园的大学生们,对“自我”如此自然而然地要求和设计着。但是,他们在激烈的人力市场竞价中,在残酷崎岖并隐藏着各种骗局与丑行的求职险途中,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资源”吗?

不多,也许根本没有。

他们年轻天真、善意满满,对人生和人性充满信任,他们觉得付出一点牺牲一点都不怕,那不正是让父辈和社会认可他们勤奋、认可他们“有出息”的表现吗?正是这正常的逻辑,如果在一个价值混乱的职业市场上,反而成了贴在身上让骗子一眼看见他们“便宜又好骗”的标签。

在西安车主维权事件中,那位被网友赞为“三观极正”的年轻女车主说,“我觉得你们是在侮辱我十多年所受的教育”。这番话,让无数人开始反思学校教育与所谓“社会教育”之间,业已形成的关于“讲道理”的鸿沟。

骗子得逞,天真者成为猎物,饱经沧桑的“社会人”懒得反思权益保护的短缺和乏力,只是教导他们:社会复杂啊,人心复杂啊,吃一堑长一智吧。

善良干警面对受骗的芜湖大学生,由衷地提醒“以后离社会上那些人远一点”。警察可以把损失的金钱追回来,却无法帮助他们判断谁是“社会上那些人”,也很难教会他们今后与形形色色骗子交手之时,如何保护自己。

满怀“兼职挣钱”憧憬而最终殒命传销黑手的贫困大学生林华蓉,在接到家人短信问询学习了哪些内容时,回复了四个字“人情世故”。如果这四个字真是她在传销组织严密监视中敲下的,请想象一下当时她的心里该多么痛恨多么绝望。

总是被教育要“成熟一点”的大学生们,早晚都要“从社会这所大学‘毕业’”;但是,他们将带着怎样的认知成为社会发展的参与者,他们今天吃过的亏受过的罪,最后会向谁讨回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为什么市场上有那么多“便宜又好骗”的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