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来到未来时代,一柄同时代古剑出现,我的心里有了一点线索

故事:来到未来时代,一柄同时代古剑出现,我的心里有了一点线索

乔阳城处在十地南边,挨着交通要道,算得上繁华热闹。

三年前,我来到了这个时空,好在当初师父给我的灵石颇多,勉强能在乔阳城里租个小商铺,做着回收二手法器以及帮人修复法器的生意。

这几天,我总是整夜做梦,忆起过往,心神难宁,悲如秋风。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有些我不了解的事情,可能要来了。

当年,九天十地独尊圣地,我乃边家独子,出生之后还没享受母亲的怀抱,就被父亲送进圣地,拜在大长老卜长云门下。

我六岁时,圣地高手齐出,以边家背叛九天十地、勾结天外魔族的罪名血洗边家。

在师父的庇护下,我是边家唯一存活下来的人,但也被圣主下令斩去修为,禁止修炼。

从其他人的口中,我知道边家罪有应得,他们勾结天外魔族,欲图颠覆九天十地的秩序,这是背叛九天十地的大罪。

即便他们是我的亲人,但我依然觉得罪有应得,而我只是一个侥幸逃脱的罪人罢了。

师父总教我不要听人言语,自己心里应该有数,不可人云亦云,但也不要心存仇恨,一切自有命数。

其实我心里没有什么仇恨,或许是我太理智,或许是我从小就离开了边家。

不能修炼的我只能跟着师父学些炼器、炼丹、布阵之类的知识,用师父的话说,以后离开他,我自己也能过得不错。

我十五岁时,圣地出现异象,日月倒转,星河如瀑,霞光漫天。

那天晚上,师父一直陪着我,跟我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但我听得出来,他似乎在担心我,有一种即将分离的感觉。

他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带着我悄悄潜入圣地的禁地之中。

“当年你爹把你交给我的时候,跟我说了很多!今天,我就送你去未来!我希望你爹没有骗我,希望你真的是那一线希望!”

师父不知道施了什么法,天地间陡然失色,漫天霞光忽然如狂风呼啸,卷动苍穹星辰。

一轮青铜古镜自天上陡然显现,如明月一般,内里星海沉浮,流光如箭。

我甚至无法拒绝,便被师父一掌打入那古镜之中,隐约间听到圣地在震动,是圣主愤怒的声音。

我只见到许多高手齐齐飞来禁地,各般法术如同灭世一般砸落下来。

师父仰天长啸,一头黑发忽然如白雪飘絮,声音瞬间苍老许多:“圣主,老夫也想知道,您究竟在做什么?”

我没有看到更多的情况,被古镜散发的光辉吸纳过去,陷入沉睡之中。

醒来时,我便身处乔阳城外。

我费了好些天时间,才弄清楚,我是真的来到了未来时空,这确实不是我以前所在的那个时空了!

我不确定的是自己究竟跨越了多少年,也不确定师父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他让整个圣地都震怒了!

为了搞清楚自己究竟跨越了多少年,我开始研究历史,回收二手法器以及帮别人修复法器只是为了维持生活。

这生意很清闲,我有的是时间来查阅各种典籍。

因为没有圣地的束缚,我可以修炼,这算是我除了查阅历史之外的唯一活动了!

三年时间,我堪堪达到当初六岁时的境界。

修炼分为六重境界,由低到高为凤初境、琴心境、腾云境、晖阳境、乾元境、无相境。

这个时代的天地灵气实在太稀薄,当初我在圣地修行六年,其中五年在打根基,只一年时间便踏入凤初境大成。

而今三年,我也不过刚步入凤初大成,距离破入琴心境,还有一段路。

我脑子里的谜团很多,没有人可以为我解答。

当初边家也是响当当的大家族,除了圣地,基本上没哪个势力敢招惹,为什么会去勾结天外魔族,做这种叛族之事?

明明权势已经站在巅峰,人家圣地也不是随意欺压其他势力的组织。

当初爹为什么要把我送到圣地,我听师父说,我爹是最看不起圣地的功法,为何还要让我跟着圣地大长老师父修炼?

最关键的是,师父送我走那天,他说我是什么一线希望,说想看看圣主究竟在做什么,为此不惜面对圣地无数高手围攻,把我送到未来,这是为何?

我感觉这一切就是一张网,而我是一条鱼,出不去也看不全这张网的样子。

“在想什么呢?最近搞了一件古器,不知道什么来历,你给我看看,若是能修复,你看着开价。”

铺子里来了一个二十上下的男子,我跟他还算熟识,毕竟他来我这里不少次了。

他真名我不知道,只让我叫他皮子,干的是地下活,刀口舔血的日子。

我起身接过他手中递来的一柄锈迹斑驳的长剑,一股熟悉感传来,不过我并没有在意,还是先招呼他要紧。

“皮子,这又是在哪家祖坟挖的?你说你缺德不缺德,也不怕人家查到你,赚再多灵石也得有命花不是?”

说实话,我不太理解他们这个行业。

天天去挖人家祖坟,缺德不说,还容易被追杀,一不小心就得掉脑袋。

缺灵石也不至于拿命去换啊!

皮子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这东西完全可以祛除,但他保留了下来,用他的话来说,这是他死过一次的证明,也是一个男人的面子。

他笑起来有点吓人,阴森森的,估计是常年在地下谋财的缘故,接触的活人不多。

“我可不像你,学了那么多本事,可以开着个店子衣食无忧。我们这些没本事的人,总得活下去不是?”皮子笑道。

说起本事,我觉得他们挺有本事的。

他们盗墓,肯定都是选有来头的大人物的墓,这些大人物的墓,通常都是机关重重,各种夺命阵法跟蜘蛛网一样。

能盗这些墓,没有点本事不行!

他似乎还有事,并没有留下来喝杯茶的意思,只吩咐道:“看看能不能修复,起码样子不要这么难看,不好出手!”

他离开之后,我便拿着长剑来到铺子后院。

现在这个时代不止灵气匮乏,连资源都很匮乏。

一般来说,古器很贵,越古老越贵。

因为炼制法器的材料通常能熬得住漫长的岁月,在这个资源匮乏的时代,就算一件古器不能用,把其中的材料提炼出来,说不定也能重新炼制一件好的法器。

而且许多古器都有其独特的炼制技巧,也许已经失传,若是能研究出来,比之古器材料本身更有价值。

我所会的炼器技巧,就跟这个时代有很大差异,这其中巨大的差异让我觉得……或许这个时代跟我所在那个时代相隔很远。

我希望自己只跨越了几千年的样子,因为按照师父的实力,若是养生有道,或许能活几千年,我也许还能见到他。

但其实我很清楚,不太可能,绝对不止几千年这么短时间。

我这三年查阅很多古籍,都没有找到关于我那个时代的记载,只有两个可能。

一,那个时代太短,在时间长河中没有多少影响,没有记载。

二,太久远,久远到一切记载都已经消失了!

那个圣地独尊的时代不可能没有记载,从来没有哪个势力如圣地一般能独霸九天十地,没道理那个时代不会被人记载下来。

所以,只可能是年代太久远了!

还有一个问题我想不明白,如果我跨越了几万年甚至几十万来到这个时代,为什么我没死?

按道理来说,我虽然来到了未来,但我的寿元也应该减去相应的时间,可我的身体没有任何变化。

那只可能是师父帮我付出了本应该由我付出的寿元!

一个人不可能有那么多寿元,他一定是借助各种增长寿元的宝药来抵消这个消耗。

可他哪来那么多宝药?他明明很清贫!

手中的长剑掉落在地,让我惊醒过来。

这柄剑实在太破旧,剑身满是锈蚀的痕迹,剑刃锈蚀得特别严重,当初应该是经常使用。

我目前看不清长剑本身的样子,也就无从探究它究竟是哪个年代的产物。

但那种熟悉感让我很疑惑,就像是我离开这个铺子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再回来看到我铺子里这些物事的感觉。

难道这柄剑跟我是一个时代的产物?

这个想法一产生,我的心就开始砰砰跳动。

如果这柄剑跟我是同一个时代的产物,我或许能知道自己究竟跨越了多少年。

只是皮子不在,暂时是没办法了,只能等他再来,我且问他从哪儿弄来。

除锈是一个繁琐的过程,不像普通铁器之类,法器的材料还有炼制手法都很复杂,稍有不慎就会毁去长剑本身的材质,只能一点点来。

随着长剑本身的面貌一点点露出来,那种熟悉感愈发浓厚,同时伴随着沧桑悠远的古老气息。

这就是我那个时代的法器,不管是炼制手法还是风格,都没有任何差异。

虽然与我的炼制手法有一点点不同,那也是因为每个炼器师自己独有的习惯所造成。

除了锈,接下来是根据长剑的制式开始修复,这涉及到阵法,因为每件法器内部都有许多阵法,我需要根据其原有阵法来修复被损坏的阵法结构。

刚准备开始,就听院墙后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而后一个轻灵的身影坐上墙头,摇晃着纤细的小腿,一手提着酒壶,醉醺醺对我说道:“呀,策哥儿,你在忙啊?”

这是隔壁丹药铺老板柳言胜的女儿柳韵,其实年纪比我大一点,约莫二十了。

她生得挺好看,但有一点不好,特别喜欢喝酒。

而且她总是爬上墙头,在那里胡言乱语,打扰我工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故事:来到未来时代,一柄同时代古剑出现,我的心里有了一点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