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他的出现,对方运气越来越好,这个计划得逞简直是一种嘲笑

故事:他的出现,对方运气越来越好,这个计划得逞简直是一种嘲笑

  “顾北清,你可真是我的幸运星啊!”

唐安宁忍不住激动地叫道。

不得不说,自从这个男人出现后,她好像真的转运了!

不仅躲过了唐安宁的算计,免于被拍不雅视频,虽然代价是,她付出了自己宝贵的贞洁。

  现在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居然还有,能证明她清白的视频!

这意外之惊喜,导致唐安宁一时忘了形,竟隔着办公桌,伸手圈住男人的脖子,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顾北清被她这神来一举给惊得,整个人都石化了。

他貌似,被这个小狐狸,给强吻了?!

脸颊上传来一阵温润柔软的触感,属于女人的气息在鼻翼间萦绕不息,甜甜腻腻的,让人忍不住心猿意马。

顾北清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女人已经松开了他,专注地盯着电脑。

此刻,两人的距离依然很近,这么仔细一看,才发现她的皮肤极好,凝白如脂,细腻到连毛孔都看不见。

  鼻梁小巧秀挺,一双灵动狡黠的眸子,亮晶晶的,如最璀璨的钻石,耀眼,夺目。

  现在的她,身上少了沐浴露的清香,但那股子隐约而又极淡的奶香味,却更加清晰了。

  这个味道,给了他罂粟般难以抗拒的蛊惑魅力,让人深深迷恋,无法自拔。

  一股说不出的舒适感,如开春暖阳,迅速蔓延全身,渗透到四肢百骸的每一个角落。

  顾北清有些陶醉地,闭上了眼眸,鼻翼轻轻往前靠近,想要离那奶香的来源地更近一些……

  “顾北清,快,把这个拷贝一份给我!”

  女人激动的声音,惊醒了他,睁开双眼,就见唐安宁正伸出奶白奶白的小手,兴冲冲地抓向鼠标。

  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他一把抢走鼠标,完了又觉得不保险,再把电脑抱走!

  “放心,我不是要偷看你的文件,只要这段视频就可以了。”

唐安宁被他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却也没有深想。

她其实迫不及待想要拿到视频,但没敢冒然去抢电脑。

  经过短短两天的相处,她已经深刻体会到,这个男人容易炸毛的性子。

  雷区太多,不得不谨慎些。

  “真的想要?”

顾北清边说,边把窗口给关了,轻薄的唇角,因为某个计谋即将得逞,而微微翘起。

他竟有点迫不及待地,想看这只小狐狸炸毛的样子了。

因为电脑屏幕是竖起来背对着唐安宁的,她看不到他的操作,但见他薄唇微勾,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莫名有股不祥的预感。

可偏偏,她对视频势在必得。

  咬了咬牙,终是豁出去了:“这个视频我要定了,你开个价吧!”

  钱虽然是个问题,但名誉清白,更重要!

“身份证带了吗?”

“呃?啊,带了!”

唐安宁满心狐疑,不明白在这个时候,他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那好,下午跟我走一趟。”

顾北清合上电脑,放进抽屉里,淡声说道。

“去哪?”

唐安宁莫名地生起警戒,总觉得这个男人在前面挖了个坑,正等着自己跳。

但顾北清是那种会耐心解释的人吗?

直接挥手,示意她退下。

唐安宁虽心有不甘,也只好退出办公室。

至少,他们这样算是达成共识了吧。

好不容易等到下午,两人一起离开大厦,刚坐上他的悍马,就扔过来一摞的文件夹。

“把这些都签了!”

什么东西啊,神神秘秘的。

唐安宁翻开文件夹,立刻,就被台头上的几个大字,给震惊了。

“婚前协议?!”

她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看,仍是那几个字。

下面清楚写着:甲方顾北清,乙方唐安宁!

“等领完结婚证,视频就给你。”

男人神情自若,仿佛是在说一件极其普通的事。

唐安宁惊悚了!

“你,没发烧吧?”

她忍不住伸手,想去摸他的额头,却被对方一个充满杀气的冰冷眼神,给吓得缩了回去。

喵呜,好凶啊。

“你有十分钟的时间。”

从NT集团大厦到民政局,正好十分钟的路程。

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唐安宁又惊又疑,连忙翻开手里的资料。

因为时间关系,她一目三行,快速阅看一遍。

真正的协议内容只有两页纸,后面全是关于男方财产的公证。概括出来,就三个意思。

一:他的财产,跟她没半毛钱关系。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

二:领证后,女方不得公开顾家太太的身份,更不能利用这个身份,谋取任何利益。

换句话说,就是要隐婚。

很彻底的那种。

三:在男方不同意的情况下,女方不得以任何理由,提出离婚。

看到这里,唐安宁忍不住撇嘴。

无可救药的直男癌,居然刚好把她的小计谋,给拆解了。

原本,她还想等拿到视频后,立刻找借口离婚呢!

顾北清一直在留意她的表情,一会扬眉,一会抿唇的,现在又满脸鄙夷,忍不住凑过去瞄了瞄。

看到那行字后,终于明白了,这个小狐狸妄想在婚后逃离他的五指山。

狡猾!

不过很遗憾,她面对的是他。

抬腕看了看表,好整以暇地弹了弹西装衣摆上不存在的灰尘,悠悠说道:“五分钟。”

唐安宁立刻忿忿瞪他,这个臭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其实他早就打定主意,以视频要挟她结婚,却故意在上车后才告知。

目的就是逼她在十分钟内,做出决定。

不,根本就没有十分钟,因为她还要花几分钟签完这些文件!

可是,她有拒绝的余地吗?

喵呜,人心险恶,为毛她的世界有这么多的坑!

“是在暗无天日的监狱里,悲惨度过余生。还是在本小爷的照拂下,安安分分地当个顾太太。小宁宁,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顾北清依旧神色漠然,声音淡淡,不自禁轻扬的薄唇,泄露了内心的愉悦。

看着唐安宁明明恨得咬牙切齿,那黑漆水润的眸子都快要喷出火来了,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他莫名开心啊。

只可惜,她不是一只真正的狐狸,否则把尾巴揪起来,一定很好玩。

顾北清忍不住,脑补了下那个画面,竟忍不住,嗤得一声,笑出了声。

声音极轻,但正好落入了唐安宁的耳朵里,顿时觉得,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嘲笑!

尤其他一句小宁宁,叫得她鸡皮疙瘩都掀起来了。

好恶寒啊,有木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故事:他的出现,对方运气越来越好,这个计划得逞简直是一种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