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写在前面:春季猛禽迁徙季已过,但是猛禽观测之心不可丢,逆时推送,承上启下,酷暑正在暴走,秋天即将来临,两个月后,数(第三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大猫每每讲起当年在上下班路上看猛禽、拍猛禽的故事时,语气里总是有一种蛋蛋的幸福。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蛋蛋的幸福长这样

那是八九年前,看鸟和关注自然的人远没有现在这么多。当时,重庆有一个年青人叫飞猫,他在网上看到大猫拍的猛禽照片,羡慕不已并感叹为什么我们这边没有这样看猛禽的好地方呢?

大猫猜想应该不能,毕竟自己就是上下班的路上随随便便就能看到,并怂恿飞猫你去找找,肯定有。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大猫上班路上拍下的普通鵟

后来,飞猫不光找到了重庆的猛禽,发现了平行岭这个鸟点,还找到了暴太师。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平行岭和猛禽。

暴太师这样描述当年自己和猛禽的初次相遇。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我第一次看到猛禽迁徙是在1999年,那时候的我并不知观鸟为何物,更不知道这些叫做猛禽,我只记得天空上有密密麻麻的老鹰,现在想来,肉眼能看得那么真切,兴许便是凤头蜂鹰了。

当时正值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不久,心里嘀咕着十九世纪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关于1999年世界末日的预言,不计其数的猛禽在肉眼可及的高度集结盘旋,可想而知给一个当年生态知识贫乏的少年所带来的心理恐慌。虽然1999年还是顺利度过,不过这个谜团却一直埋在心底,直到我真正开始进入观鸟领域以后。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大猫上班路上拍下的白尾鹞

逐渐熟悉了中国的猛禽,仔细回想起来,我学生时代所经历的,正是一场猛禽迁徙的现场。迁徙一般在白天进行,相对集中,而且有一定固定的路线,它们会年复一年沿着相同的路径南北迁徙,这些固定的路线被称为猛禽迁徙通道。正是猛禽的这些迁徙习性和迁徙通道的存在,使得我们能够有机会可以每年在这些通道上对迁徙途经的猛禽进行观赏和监测。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梦想能够再次经历儿时的壮观景象。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猎隼,鹳总摄

(如今的暴太师已经是什么什么什么,听他讲讲平行岭猛禽监测这件事)

猛禽选择了平行岭

中国作为横跨东亚一直到中亚的地理大国,毋容置疑地成为猛禽特别是东亚的猛禽迁徙绕不过去的地方。这些猛禽迁徙通道的观察点,则成为我们观赏和监测迁徙猛禽的绝佳之地。

如辽宁大连的老铁山、台湾垦丁等等,多是大陆深入海的尖端,由于地理地貌的限制,猛禽在这些狭窄的尖端聚集出海,在这些观察点形成易于观察的相对集中的迁徙群,从而形成猛禽迁徙的壮观景象。然而在中国内陆,却始终缺少相对集中的猛禽迁徙观察点的发现,直到重庆的观察点浮出水面。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老铁山特殊的地理位置使之成为猛禽聚集并飞跃渤海海峡的必经之路,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从2005年第一次从科学的角度了解到了重庆的猛禽迁徙,开始逐渐地收集重庆猛禽迁徙相关的信息。但是,我们真正地了解重庆在整个东亚猛禽迁徙路线中的重要地位,却是从日本科学家的口中得知,2012年,日本的鸟类学家通过卫星跟踪,发现所有被跟踪的蜂鹰在春季几乎全从重庆飞过,在此之前的2003年,日本就已经开始通过卫星跟踪在日本繁殖的凤头蜂鹰。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日本对于凤头蜂鹰的跟踪监测

时隔十年,从2013年开始,重庆观鸟会组织重庆的猛禽爱好者对飞越重庆上空的猛禽进行监测。

谈到重庆的猛禽迁徙,就不得不说地貌对猛禽迁徙的影响。作为一个内陆城市,显然不具备探入海中的地理和地貌,猛禽又为什么要从这里经过呢?这里有一个地理名词,我们不得不提,它就是平行岭。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地处墨西哥东部韦拉克鲁斯的科迪勒拉山系和韦拉克鲁斯河。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地处美国东北部宾夕法尼亚州阿巴拉契亚山脉的全球著名猛禽迁徙监测和研究胜地——鹰山。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地处中国西南部重庆市铜锣山脉的南山。

可以非常明显地发现这三张卫星图片中山岭的共同特征,从以上的三张图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图中的山脉走势,多条山脉沿着几乎相同的方向平行排列,形成了我们所说的平行的山岭。这三个地点,分别地处全球的三座褶皱山,科迪勒拉山系、阿巴拉契亚山脉和川东平行岭谷,由于褶皱山的特征,我们都把它们通俗地称为平行岭。这三大山脉并称世界三大褶皱山系,其中以重庆的最为集中和明显。而地处重庆的平行岭也有自己的一个专有的地理名称,我们将其称为川东平行岭谷。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川东平行岭谷包括重庆市区的每一座山,猛禽迁徙会沿着山脊线飞行

川东平行岭,在大多数人印象中也可能会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地理名词。其实,我们一直就身处其中,重庆市区的每一座山,都是川东平行岭谷的一部分,它是由包括南山、歌乐山、缙云山等一系列西南、东北走向的狭长山脉所构成的一个地理单元。作为重庆最重要的地理组成单元,山城之名也因此而来。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平行岭自然环境,图片来自飞猫

重庆境内的平行岭谷南北连绵上百公里,每条山岭分别有一到三公里的宽度,山岭相互之间的水平距离从10到20公里不等。这些古老的山脉在每年春秋两季都在上演着猛禽迁徙的盛况,数以万计的猛禽会沿着这些山脉从印度尼西亚、马来半岛、中南半岛的越冬地经过重庆飞往夏季的繁殖地新疆、内蒙、东北、俄罗斯、日本……

千千万万的猛禽从纵跨两江的山脉之上飞过,千百万年,生生不息,延续至今。

猛禽监测这件事

猛禽监测是一项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工作,首先,监测人员需要具备基础的猛禽辨识基础。猛禽和大部分全球分布的鸟类类群一样,大多数分布在中低纬度地区,重庆作为亚热带的城市,猛禽种类超过30种,特别是亲缘近似种比较多,而亲缘相近的种类形态也比较类似。比如鹰属就有赤腹鹰、松雀鹰、凤头鹰、日本松雀鹰、雀鹰、苍鹰等六种,它们之间的差别细微,辨识难度大,为我们的监测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前期的准备工作非常的重要,大量的在线培训和实地实践,为我们的监测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猛禽监测员是怎么炼成的,图片来自重庆观鸟会

而猛禽监测点的选择,更是极为重要的工作。选择好的观察点,易于发现南来的猛禽,同时能够保证途经本条山脉的猛禽大部分都会从这里经过,可以尽早地发现并尽量完整计数途经此条山脉的猛禽。

由于重庆处于内陆,没有地理上的聚集位置,我们只能选择山脉较窄的位置,这样猛禽的聚拢效应更明显,减少漏数的几率。同时南向和北向也是极为重要的影响因素,猛禽从南往北和从北往南的迁徙都对观察点的朝向和所处地理环境有不同的要求。同时观察点的可到达性,也是我们每日上山监测所需要考虑的关键问题。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一头顶的猛禽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图片来自重庆观鸟会

猛禽监测告诉我们的答案

我们关于重庆猛禽的不少问题也得到了初步的解答。这些猛禽的迁徙大军包括了30多个种类,以凤头蜂鹰、雀鹰、普通鵟、日本松雀鹰、灰脸鵟鹰、黑冠鹃隼等为主要构成。除此之外也不乏一些甚为罕见的过客,如褐冠鹃隼、短趾雕、靴隼雕、白腹隼雕、乌雕、草原雕等难得一见的珍稀濒危猛禽。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靴隼雕,鹳总摄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乌雕,鹳总摄

我们了解到每种猛禽的迁徙种群数量,知道了哪些猛禽是我们最容易见到的,哪些却是难得一见的罕见种类。

我们了解到了哪些种类是迁徙的排头兵,最早快马杀到,哪些是姗姗来迟的断后者。我们了解到了哪些种类是急促的过客,哪些种类却拉着长长的迁徙阵线长达一月之久。

我们还了解到了更多隐秘猛禽的生态与分布信息,迁徙猛禽的监测,为重庆增加了三笔鸟类的历史新纪录,这些猛禽,可能只会在迁徙季节出现在重庆的境内,如果没有进行监测,我们很难在适宜的停栖地记录到它们,我们也预测在今后的监测中,我们还能够在迁徙的猛禽大军中发现更多的重庆猛禽新纪录。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游隼,鹳总摄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雀鹰,鹳总摄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灰脸鵟鹰,鹳总摄

猛禽监测怎么玩

猛禽监测还不仅仅是观察这些,在通过监测搜集原始数据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数据分析的同时,重庆平行岭谷猛禽监测点的特殊地理特征也给我们的监测员带来了别样的乐趣。由于每条山岭的互相平行,我们在做同步调查的同时,还能像平时参加观鸟赛一样,每个观测点比赛谁看的种类多,谁看的数量多。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苍鹰,鹳总摄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鹊鹞,鹳总摄

而通过以前的观测数据,每条山岭的数量每日或有差距,但并没有绝对哪条多哪条少的规律,更多可能由当日每条山岭的小气候所带来的随机性,因此,每条山岭的数量和种类都可以在当日的同步监测中夺魁。

而平行山脉的西南-东北走向,使得我们可以在同一条山脉上选择南北纬度不同的监测点,通过微信实时通报,南北监测点可以测算出一些少见种类的迁飞速度,而对于大群的凤头蜂鹰,我们还能通过南北的群体数量的差异,来判断我们监测点的视野好坏,监测中统计的遗漏误差,甚至可以推算出这些猛禽是否自始至终都沿着同一条山岭迁徙。可以说,好玩的多多,只要你能想得到。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凤头蜂鹰,鹳总摄

监测鹰飞平行岭,需要更多的力量加入

通过近几年重庆观鸟会的不懈监测,在平行岭谷,我们一天监测到超过5000只的猛禽,整个迁徙季节所记录到的猛禽接近30000只,其中凤头蜂鹰是迁徙的主力军,数量超过20000只,在迁徙的高峰时节每天都会有上千只凤头蜂鹰掠过山城的上空,其情景蔚为壮观。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金雕,鹳总摄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黑耳鸢,鹳总摄

由于平行岭谷的特殊性,我们还暂时无法在所有的山岭上进行持续的全迁徙季监测,因此整个迁徙经过平行岭的猛禽数量是肯定超过30000只,我们根据经验初步估计可能在50000到100000之间。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集结中的黑耳鸢,鹳总摄

但更为准确的数字,还需要投入更多的监测力量来进行更多的同步监测,接近100000的猛禽迁徙总数,是全球任何一条猛禽迁徙通道都不可能忽略的数字,因此,重庆西部的平行岭地区可以说是全国乃至亚洲的猛禽迁徙版图上极为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重庆的猛禽是自然界给予山城的一笔宝贵自然财富,我们对它们的了解还知之甚少,还有更多的惊奇留待我们在发现和探寻。我们也欢迎全国的观猛爱好者能够加入到我们的同步监测中来。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鹰飞平行岭 飞猫 摄

PS:暴太师此文写于平行岭春季迁徙季监测时,白天带着志愿者数猛禽,晚上数着字儿写,终于,数到27000只猛禽过境后,他写完了。怀抱着秋季迁徙季的蛋蛋期待,希望更多观猛爱好者一起坚守平行岭。

危骞:朱雀会秘书长,重庆观鸟会扛把子,他有一颗IT之心,却将观鸟视作后半生的起点,从爱好者到博闻强识的观鸟太师,他正在与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影响中国观鸟版图。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欢迎扫码赞赏

暴太师苦心孤诣两个月

掏出来的(拖稿)代表作

就等你收藏并打赏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

大猫 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两个月后,数万只猛禽飞掠山城……